第一五零章眼界狭窄的张国凤

第一五零章眼界狭窄的张国凤

“东西全部交上来!”

张国凤吐出一口浓烟之后斩钉截铁的对李定国道。

“这是我们的钱。”李定国有些不愿意。

“处理这种事情是我这个副将的事情,你放心吧,有了这些东西如何会没有钱粮?”

“云昭好像不怎么看重这些东西的样子。”

“借给孙国信让他上缴就不一样了。”

“神棍很可靠吗?“

张国凤瞪着李定国道“你能增补进三十二人委员会名单,人家孙国信可是出了大力气的,要不然,就你这种肆意妄为的性子,怎么可能进入蓝田皇廷真正的领导层?”

“不是你提议的吗?”

李定国的眼睛瞪了起来,觉得有些丧气。

“兄弟——我提议没错,可是总要超过六成以上的人同意才成啊,孙国信与我们属于西北边军一系的人马,他的建议非常的重要啊。”

李定国摇摇头道“让他领功劳,还不如我们兄弟上缴呢。”

张国凤瞅着自己的兄弟笑了一声道“我来问你,我们为何不建立一个新的帝国,而非要继续称作大明呢?”

李定国笑道“云昭脑袋坏掉了。”

“错,是因为我们要继承整个大明的整个疆域,你再说说看,当年朱元璋为何一定要把蒙元列入我中华正史呢?难道说,朱元璋的脑袋也坏掉了?

兄弟,这就是朱元璋留给我们的财富——昔日蒙元在世界建立的政权,我们其实是有继承权的。

你弄来的这十二顶王冠,我们修缮打磨一下就会变成新的王冠,找一个合适的人戴上,然后在大兵压境的情况去去找他们谈判,虽然不大可能当人家的国王,不过呢,便宜总归是有一些的。

我们也不能说这东西是抢来的,必须是牧民们进献的,一定要说进献的不是什么破王冠,而是王冠代表的土地!

所以才说,交给孙国信最好。”

名正言顺对于一个帝国来说非常的重要,这表明,这个帝国是准备按照规矩行事的。

而一个遵章守钜的帝国,远比一个肆意妄为的帝国要受欢迎。

蓝田帝国自从兴起之后,就一直很守规矩,不论是作为蓝田县令的云昭,还是后来的蓝田皇廷,都是遵守规矩的典范。

因此,蓝田皇廷遵守老规矩了,那么,别人也一定要遵守老规矩,如果不遵守,老子就打你,打的让你遵守为止。

张国凤与李定国是完全不同的。

李定国就是一个强盗,这辈子可能都改变不了这个毛病了,张国凤不同,他已经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家了,玉山书院当年在教书育人的时候,已经对学员的可塑性做过一番调研了。

像张国凤这种人,虽然不能独当一面,可是,他们的政治嗅觉极为敏锐,往往能从一件小事中看到非常大的道理。

所以,李定国是一个纯粹的军人,他考虑事情的方式完全是军人的思维。

张国凤就不一样了,他慢慢地从纯粹的军人思维中走了出来,成为了军队中的政治家。

拔都的十二件王冠,在李定国的心中就是一笔财富,在张国凤的眼中,就远不是财富这么简单,在政治家的眼中,财富往往是最下层,最不需要动脑筋的事情。

听了张国凤的解说,李定国顿时对张国凤升起一种高山仰止的神秘感觉。

不过,钱粮他还是要的,至于中间该怎么运作,那是张国凤的事情。

十二顶王冠出现在张国凤面前的时候,草原上的盛会已经结束了,醉醺醺的牧人已经结伴离开了蓝田城,内地的商贾们也带着堆积如山的货物也准备离开了蓝田城。

再过一个半月,这里的秋草就开始变黄枯萎,冬日就要来临了。

在北风还没有吹起来之前,是草原上最富庶的时光。

苍鹰在天空鸣叫着,它们不是在为食物发愁,而是在担心吃不光天葬台上抛飞的人肉。

即便这些尸骨被酥油浸泡过得糌粑包裹过,还是没有那些美味的牛羊内脏来的好吃。

每年这个时候,寺庙里积攒的尸体就会被集中处置,牧人们相信,只有那些在天空翱翔,从不落地的苍鹰,才能带着那些逝去的灵魂落入长生天的怀抱。

连兀鹫苍鹰都不肯吃的尸体必定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这些人的尸体会被丢进河里,如果连河里的鱼儿对他的尸骨都不屑一顾,那就说明,这个人罪孽深重,以后,只能去地狱里寻找他。

孙国信的面前摆着十二枚精美的王冠,他的眼皮子连抬一下的都没有,这些俗世的宝物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吸引力。

张国凤说的舌灿莲花,依旧打动不了不动如山的孙国信。

此时,孙国信的心中充满了悲怆之意,李定国这人就是一个战争的瘟疫之神,只要是他踏足的地方,发生战争的概率实在是太大了。

“你要从草原进攻建州人?”孙国信将一杯酥油茶放在李定国的面前,轻声道。

“摩天岭那边进攻已经不合时宜了,如果我们想要减少伤亡,那么,从草原直接进攻建州将是最好的选择。”

‘陛下似乎并没有在短时间内解决李弘基,以及多尔衮集团的计划,你们的做的事情实在是太激进了,据我所知,陛下对朝鲜王的惨剧是喜闻乐见的。

每到一地先摧毁地方的统治,最好让我们的敌人先摧毁地方统治,然后,我们再去重建,这样,在重建的过程中,我们就能与当地百姓融为一体,他们会看在好生活的面子上,轻易的接受我们的统治。

在国内我们是这样做的,百姓们已经认可了自己有一个强盗出身的皇帝。

我想,朝鲜人也会接受大明皇帝成为他们的共主的。

我们晚一些进攻建州,不过是让建州人把哪里的本土势力多清除掉一些。

国凤,你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军中,对于蓝田皇廷所做的一些事情有些不了解。

朝鲜国王的使者已经去了玉山不止一波,两波,那些把大明话说的比我们还要字正腔圆的朝鲜使者,愿意付出所有,只希望我们能够清除掉建州人。

陛下一直没有同意,他对那个一心向着大明的王朝好像并没有多少好感,因此,眼看着朝鲜遭殃,采取了冷眼旁观的态度。

这个态度是正确的。

我们过于轻易的答应了朝鲜王的请求,他们以及他们的国民不会珍惜的。”

张国凤皱眉道“难道就眼看着建奴与李弘基盘踞在那里,我们却永远的等待下去吗?”

孙国信摇头道“时间对我们来说是有利的。”

张国凤道“并不一定有利,李弘基在摩天岭,松山,杏山,大凌河修建了大量的堡垒,建奴也在鸭绿江边修建长城。

对我们来说,非常的不利,如果不能趁着现在对他们发起攻击,以后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孙国信闻言笑了,拍拍张国凤的手道“果然,成了将军,眼睛里就只剩下自己的军队了,别别忘了,我蓝田皇廷的军队可不止你们一支。”

张国凤傲然道“论到野战,奇袭,谁能强的过我们?”

孙国信呵呵笑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且不论高杰,云杨雷恒这些人会怎么看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就连施琅跟朱雀先生也不会同意你说的话。”

听孙国信说到了施琅,朱雀先生,张国凤的身体抖动了一下道“莫非……”

孙国信不等张国凤把话说完就道“施琅,朱雀先生已经进驻了台湾,不出半年时间,就能干净彻底的将盘踞在台湾的郑氏残余,荷兰人,葡萄牙人清理干净。

这些年,施琅的第二舰队一直在疯狂的扩张中,而朱雀先生统领的海军陆战队也在疯狂的扩充中。

蓝田帝国需要有一支强大的舰队去降服四夷,更需要一支强大的海军陆战队拿到我们应该拿到的战争红利。

不论是建奴,还是李弘基,他们都是陆地上的英雄豪杰,至于海上争锋,他们仅仅是一个无知的婴孩。

以我之长,击打敌人的短处,不就是战争的至理名言吗?

李弘基在摩天岭,松山,杏山,大凌河修建堡垒又能怎么样呢?

他占据的地方狭长而一边靠海。

建奴暂时占据的朝鲜更是三面临海。

而大海,恰恰就是我们的道路……”

至于你拿来的这十二顶王冠,也是有用处的,不过,我们用不着立刻派遣大军前往,不论是西域,还是河中,亦或是罗刹人的地方,都有昔日蒙元留下的族群在那里生活。

我听一个教众说过,土尔扈特部在罗刹国过得并不愉快,如果可能,我想派喇嘛远行去一遭土尔扈特部,带去我们欢迎他们归来的消息。”

对于孙国信的说辞,张国凤有些失望,可以说非常的失望,他与李定国总是以为依靠他们这支军团的力量就能在北边建立无上的功勋。

现在看起来,他们起的作用是防御性质的,与山海关冰冷的关墙毫无二致。

“我们需要组建一支强大的枪骑兵!”

“哦,这个文书我看到了,需要你们自筹钱粮,蓝田只负责供应武器是吗?”

“是这样的。”

孙国信看了一眼面前的十二顶王冠,微笑道“美岱昭寺庙里今年牧民们进献的金银我还没有动用,你可以拿去。”

张国凤皱眉道“我需要很多钱粮。”

孙国信笑眯眯的道“那里也有很多钱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