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章人变了,事情也就有了变化

第一零六章人变了,事情也就有了变化

如果有人问蓝田皇廷以下的三十二个委员中,谁最富裕,大家一定会说是云昭。

千年的强盗家族,如果没有一点底蕴这是不像话的。

所以呢,云氏有世上最好的玉器,青铜器,藏书,以及各类珍宝。

但是要问三十二个委员之中谁手里的金子最多,则毫无疑问就是——孙国信。

辽阔的高原上有金子。

辽阔的草原上有金子。

而这两个辽阔的地方上的原住民们,一生最大的希望就是从山里,或者山里弄到金子之后,等积攒的多了,再千里迢迢的送到光芒万丈的墨尔根活佛的手中。

因此,在信奉活佛的地方,最宏伟的建筑是寺庙,而寺庙永远都是金光闪闪的……而这些金色的来源便是金粉!

把金子弄成粉末就成了金粉。

这些伟大的建筑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光,再配上低沉的诵经声,让碧绿的草原显得格外的神圣。

这是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

孙国信每年用在美岱昭寺庙上的黄金,超过了两百斤。

所以,张国凤看到装在箱子里的金沙的时候,眼红的厉害,如果不是他的理智告诉他,孙国信是自己人,说不定他已经起了抢劫的心思。

“蒙藏两族的牧人们不懂得经营自己的生活,他们在烈日以及风雪中放牧,与狼群野兽以及天灾作战,最后的收获却留在了这里,这是不妥的。

他们既然相信我,崇拜我,将自己毕生积攒的财富送到我这里,那么,我就要给他们厚报。”

“他们好像什么都不缺!”

张国凤从箱子里抓了一把金沙,在手里揉捏着,很羡慕孙国信。

“他们很缺……”

孙国信把话说到这里声音也就低沉了下去。

“他们很少有人能活过四十岁,妇人死于生产孩子的场面比比皆是,你知道,妇人临产前,他们是怎么让孩子生下来的吗?

是找巫师,萨满祈福,然后用妇人放在地上,两个强壮的妇人拿着一根木棒擀面一样的擀孕妇的大肚皮……

孩子太瘦弱,就会丢掉,人伤残了,就丢掉,人太老了,干不动活了,就丢掉……

他们会应为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死掉,会因为一场小小的伤风死掉,会因为被草原上的蜱虫咬了之后伤口溃脓死掉……总之,他们想要活下来很难。

更不要说,白灾,旱灾,蝗灾,瘟疫,战乱,部落战争……

你们总觉得他们普遍很强壮,却不知道,那些不强壮的都已经被淘汰了。

现如今,他们已经臣服了,他们已经相信在蓝田皇廷的统治下自己能过得更好,那么,我们就应该以仁慈回报他们的善良。

当年,在张家口,在桑干河,在蓝田城外,我们杀掉的蒙古人太多了。

这些年,我看着高杰大肆屠杀他们,看着你跟李定国屠杀他们……该停止了。

云昭说过,杀戮从来都是手段,不是目的,任何时候,一个种族对另外一个种族的统治总是从屠杀开始,以安抚结束。

我准备给云昭陛下上书,阐明我的观点,你能支持我吗?”

张国凤皱着眉头松开了手,一缕金沙从他的手中一点点的流出,他淡淡的道:“你的仁慈来的太早了。”

孙国信摇头道:“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必定会有一个大一统的手段,汉族之所以屡屡遭受北方游牧人的侵犯,其实错在我们。

但凡到了我们汉族强盛的时候,我们对北方的游牧民族永远采用的是威压,驱逐方略,虚弱的时候又是贿赂,和亲,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念头在我们的心中根深蒂固。

你就不觉得这样做是有问题的吗?

我们眼前的世界是如此之大,仅仅依靠我们是没有办法统治这么大的一片土地的,所以,眼前这群看似坚强,实则虚弱的人,需要接受我们的指导。”

张国凤瞅着孙国信道:“你知不知道你一旦提出这个方案,会被人群起而攻之的?”

孙国信笑道:“我只负责提出正确的意见,至于别的我无法干涉。”

张国凤送来了十二顶王冠,也就搬走了十二箱金沙,别的他没有答应孙国信,也不准备答应孙国信,甚至还会联络云杨,高杰,雷恒这些人来反对他的提议。

他觉得孙国信已经不是一个坚定的革命者了,他成了一个卑微的皈依者,他学佛多年,终于把自己胸中的那点豪气消耗殆尽了。

如今的蓝田皇廷已经到了猛虎啸山,神龙飞天,雄鹰扬翼的时候了。

正该将汉人的荣光播洒到全世界的时候,这个时候孙国信却提出所有种族一家亲的建议,这是忘本。

“不积涓流,无以至江河啊……”

孙国信披着一袭暗红色的僧袍,站在美岱昭巍峨的城墙之下,目送张国凤远去,忍不住叹息一声。

一个小喇嘛从他的身后钻出来,抱着孙国信的腰身道:“活佛,活佛,明年的时候那些人还会来吗?”

孙国信摩挲着小喇嘛的脑袋笑道:“明年还会来的,以后,他们年年都来。”

小喇嘛又道:“那些汉人也会来吗?他们做的糖人很好吃。”

孙国信道:“会来的,还会来更多,会带更多的糖来到这里。”

小喇嘛从怀里掏出一根用荷叶包裹的糖人,小心的舔舐一下,就把糖人高高举起,希望活佛也能吃一口。

孙国信咬了很小的一口,小喇嘛的脸上就洋溢出辛福的微笑,对孙国信道:“甜吗?”

孙国信笑道:“很甜!”

蓝田疆域内,每天都有新鲜的事情发生。

通过一张小小的《蓝田日报》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完的。

朱媺婥每天都会看《蓝田日报》,每天吃早饭的时候,她的桌边就会摆上一份《蓝田日报》,原本被人运送的时候弄得皱皱巴巴的报纸,需要侍女用烙铁熨烫平整之后,才会出现在她的桌面上。

她的早餐很少,却非常的精致,一颗水煮蛋,两块蛋糕,一杯牛奶,就是她全部的早餐内容。

餐具都是银制的,筷子也是。

朱明王朝已经灭亡了,朱媺婥认为朱明王朝的气度不能丢。

她离开京城的时候,带走了非常多的东西,而这些东西,足够支撑这些从皇宫中逃出来的可怜人们富足的过很多,很多年。

云昭终究是一个大度的人,他没有没收这些财物,所以,朱媺婥就把一半的钱财投入到了蓝田县公开招商引资的项目里去了。

她不指望这些项目能给她带来丰厚的收入,可是,有些项目比如棉花推广项目已经看到了广阔的前景。

今天的《蓝田日报》很有意思,以至于让她的眼睛中蓄满了泪水。

蓝田皇廷一个名叫金虎的校尉,居然在贵州黄龙溪率领一千蓝田将士,击破了悍匪张先壁大营,溃兵冲乱了全军阵脚,王复臣也被云猛包围,自杀身死,刘文秀大败,疯狂向张秉忠本部靠拢。

金虎率领本部人马衔尾追击,在门坡洞追上刘文秀,以本部不足八百人的力量再一次冲击了刘文秀匆匆组织起来的战线,并凶悍的斩将夺旗,在披创十一处,枪弹耗尽,刀弓尽折的绝境里,用一双铁拳,活活的将刘文秀打死。

而后高举刘文秀尸身,喝令其余溃兵投降,溃兵见此人浑身浴血骁勇若战神降临,竟然不敢抵抗,纷纷弃械投降。

而后,投降的两千三百余贼寇,尽数被金虎所部收拢,随着金虎一声令下,部众枪弹齐发,将这两千三百余悍匪尽数处决于门坡洞……

朱媺婥强行抑制住眼中的泪水,抬头看着房顶,直到眼泪消失,这才安静的吃完了早餐。

吃过早餐之后,朱媺婥又检查了三个弟弟的功课,着重指出了他们只看四书五经而不重视数学,地理,格物等学科的错误。

安排了新一天的课业之后,就乘坐马车离开了朱氏大宅。

马车很快走出了坊市子来到了热闹非凡的大街上。

她对这座城市很熟悉,现在看着又很陌生。

以前的时候,这里走动的都是她朱氏的臣民,现在,这些人变成了云氏的臣民,同时也包括她朱媺婥。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理变化,朱媺婥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要适应现在的生活,可是,心绪依旧难平,她愤怒的掀开马车帘子,然后,她就看到了云昭。

云昭穿着一身青衫,戴着一定可笑的文山帽,手里摇着一柄折扇,在他身边是他那个一拳能打死牛的老婆,他老婆也穿着一身青衫,两人走在一起像极了一对龙阳。

或许是云昭的六识比较敏锐,在朱媺婥灼热的目光投注在他身上的时候,云昭转过头来,正好与朱媺婥四目相对。

云昭微微一笑,就准备离开。

”请等一等!“

朱媺婥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迅速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急匆匆的穿过一群明显对她有敌意的壮汉群,来到云昭身边。

“您不能如此惩罚他!”。

朱媺婥鼓足了所有勇气冲着云昭喊出来了憋了半天的话。

云昭玩味的瞅着朱媺婥道:“这是朕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