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章炼狱级别的幸福

第一一四章炼狱级别的幸福

聪明人都能看得清世界。

只是有些人有看清世界的能力,却没有能力做出与眼光相匹配的行为来。

不论是张明亮,还是刘传礼,他们两人都是从艰难困苦中走出来的,如果当年大饥荒发作的时候,云昭不用四十斤糜子把他们买下来,他们就是饥民严重的一块肉。

说不定吃他们的人中,还会有他们的父母。

玉山书院把他们教导的很好,抹杀了他们幼小心灵上的伤害,所以,他们两个是很幸福的正常人。

心理没有扭曲,没有变态,更没有变得愤世嫉俗,完全就是两个正常成长起来的人。

雷奥妮可不是一个在正常家庭成长起来的女孩子。

她可能目睹了父亲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可能……还有更糟糕的事情,所以她有些偏执。

正经人家的大小姐谁会在看到海盗之后就立刻爱上海盗这个职业呢?

正经人家的大小姐谁会与海盗沆瀣一气的去伤害自己的父亲呢?

正经人家的大小姐谁会喜欢以折磨人为乐趣呢?

雷奥妮就是!

这些年她早就从一个富足的大小姐变成了马六甲赫赫有名的女海盗,狡猾,凶残的名声仅次于韩秀芬。

她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在海上争锋的时候,她的座舟即将倾覆,她还能在发射最后一枚炮弹将敌人轰的粉碎,再跳海逃生。

她像狐狸一样狡猾,利用自己人畜无害的娇俏模样,悄无声息的做到了张明亮,刘传礼两个人怎么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

她更是一个合格的校尉,统御着麾下两千余海盗,一艘铁甲舰,六艘纵帆船,几乎经历了韩秀芬在这片海域上发起的所有战争,是第一舰队名声显赫的毒玫瑰。

她用自己的勇猛,忠诚,向云昭以及蓝田皇廷上交了一份又一份满意的答卷,以至于,在蓝田皇廷,她以满头金发的异族人模样,可以佩戴着代表证,昂首阔步的走进大会堂,以流利的汉语表述自己对这个皇廷的忠心与忧虑。

蓝田皇廷中的校尉没有那么容易得到,而雷奥妮却是其中的佼佼者。

并且是校尉中为数不多有资格提升为将军的人。

从校尉到将军在蓝田皇廷那是两个不同的天地。

雨雾中的种植地看起来美不胜收,那些被云昭寄予厚望的眼泪树,似乎正在雨雾中舒枝展叶。

热可可不知不觉就喝完了,张明亮与刘传礼也没有了心思跟雷奥妮讨论什么奴隶的管理方式。

“只要我们比英国人,荷兰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甚至法国人做得好就成了。”

雷奥妮抱着可可杯子看了许久的景色,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张明亮笑道:“五十步笑百步,对那些奴隶来说没有区别,你不明白奴隶。”

雷奥妮瞅着张明亮道:“是你不明白奴隶。”

张明亮不服气的拱拱手道:“未请教……”

雷奥妮道:“我跟马六甲河对岸的西班牙人交换了一批奴隶,用我们这里不听管教的奴隶交换了西班牙人不听管教的奴隶。

你也看到了,他们的表现很好,哪怕被戴上锁链,也没有一个抱怨的,一个都没有。

如果他们还能坚持一个月不抱怨,我就把他们身上的锁链解开。”

张明亮不解的道:“他们为什么会如此温顺?”

雷奥妮道:“我们这是炼狱没有错,英国人,荷兰人,法国人,葡萄牙人的种植园里却是地狱,炼狱是炼净灵魂,做补赎受暂罚的地方。

而地狱,是魔鬼及恶人永远受苦的地方。恶人在地狱里永远不能见天主,同魔鬼一齐受烈火及别的各种痛苦,并且他们永远不能得到天主救赎。”

张明亮叹口气道:“所以,你用健康的奴隶跟别人换了身体虚弱的奴隶,而这些身体虚弱的奴隶因为在西班牙人那里遭受了更加残酷的事情之后,再来到我们这里就有了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从而不再逃跑,不再反抗?”

雷奥妮笑道:“这就是你的失误之处,在你的指挥下,他们还能觉得自己是一个人,既然是一个人,那么,他们就会抗争,就想着给自己争夺更多的权力,就会向往更加美好的生活。

因此,因为人性的缘故,这里的叛乱不断地出现,你即便是使用了杀戮的手段,叛乱依旧屡禁不绝。

我把这些还有人性的奴隶交给了西班牙人,然后从西班牙人那里得到了同等数量的奴隶,别看这些奴隶的身体瘦弱,他们能从西班牙人手中活到现在,一定是最强壮的奴隶。

只要我们不克扣他们的食物,他们就会很快恢复昔日的强壮模样。

相比在西班牙人那里,我们这里对于这些已经适应丛林生活的奴隶来说,就是天堂,他们已经认命了,已经自觉地把自己当成了一件工具。

以后,即便是不用监工,他们也会努力干活,不会偷懒,对这些奴隶来说,每天工作结束之后,能吃一顿可以填饱肚子的饭食,就是他们最大的幸福。”

刘传礼惊骇的看着雷奥妮道:“你是怎么发现这个道理的?”

雷奥妮双手环抱在胸前,瞅着爪哇岛方向道:“是我那个聪慧的父亲发现的,这是他在饭桌上警告我的话,他还告诉我,幸福是相对而言的。

地狱里人仰望着炼狱,认为能进入炼狱,就是一种幸福,而炼狱里的人则会仰望天堂,认为只有进入天堂,才是真正的幸福。

我亲爱的父亲从不肯给人天堂一样的幸福,他认为炼狱级别的幸福,就能满足这个世上大部分人的期望。

而天堂一样的幸福,是留给我们这些贵族的。

我不想要炼狱一样的幸福,我想尝尝天堂的滋味,张,刘,你们两位一直生活在天堂,所以你们不明白这些地狱里面的人的想法,这是正常的。

不论是地狱还是炼狱,就该让我这种身处炼狱的人才去做诠释。”

张明亮沉思了许久,忽然抬起头,露出最灿烂的笑脸,张开双臂道:“雷奥妮,我想抱抱你。”

雷奥妮瞅着张明亮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张开双臂,愉快的投入到张明亮的怀抱里,她第一次发现,眼前这个让他看不起的男人的胸怀,其实很温暖。

张明亮轻轻拥抱着雷奥妮,在她耳边道:“你已经进入了天堂。”

雷奥妮道:“这是你的天堂,不是我的,我的天堂需要我自己去寻找。”

张明亮松开雷奥妮的身体道:“但愿你早日找到。”

马六甲的雨季已经到来了,这个时候几乎每天都有雨,天堂岛即便是在海上,一样的烟波浩渺,雨雾迷蒙。

韩秀芬一个人坐在窗前,用一张鹿皮仔细的擦拭着自己刚刚上过油的长刀。

在这种潮湿的天气里,如果不经常保养自己的武器,等到上战场的时候,武器会告诉你不好好爱惜武器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一身黑衣的陆涛笔直的站在窗前,等候韩秀芬的回话。

韩秀芬终于擦拭,保养完毕了长刀,将长刀收回刀鞘,这才看着第一舰队监察处长道:“这么说,对雷奥妮的监察工作结束了?”

陆涛皱眉道:“原本没有这么快,只不过,张明亮,刘传礼愿意证明雷奥妮是自己人,所以,我才提前结束了对雷奥妮的监察。”

韩秀芬呵呵笑道:“这两个蠢货又被一个女人给征服了。”

陆涛道:“所以,我在张明亮,刘传礼两人的考评中的评语是过于轻信。”

韩秀芬笑道:“可就是这种过于轻信别人的人,才是好人。”

陆涛的脸皮抽搐一下道:“好人不代表是能吏。”

韩秀芬瞅着陆涛一字一句的道:“你这种人要是犯了大错,我会毫不犹豫的砍掉你的头,而张明亮,刘传礼这样的人即便是犯了大错,只要不是主观原因,我都会想方设法替他弥补损失,降低他们可能受到的惩罚。

同时,陛下也会做出与我同样的选择。”

陆涛嘿嘿笑道:“将军,那是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替我操心,如果我真的犯了大错,直接砍头就是,你的包庇,援救对我来说,才是奇耻大辱。”

韩秀芬点点头,想了片刻就对陆涛道:“命他们三人回来吧,我想早点开辟一个新的战场。”

陆涛笑道:“将军终于肯进军爪哇岛了?”

韩秀芬叹口气道:“雷奥妮的决心不定,我不能轻启战端。”

陆涛笑道:“施琅将军的十六艘战舰携带着青龙先生的三千海军陆战队已经抵达安南,末将不认为这中间需要雷奥妮校尉出什么力气。”

韩秀芬冷冷的看了陆涛一眼道:“滚!”

陆涛长吸一口气道:“您不该这样呵斥我,我是监察部军官。”

韩秀芬抬手一巴掌就把站在她窗外的陆涛拍倒在地上,隔着窗户俯身瞅着快要昏迷过去的陆涛道:“谁给你的胆子敢违背我的命令?

是那个打不死的韩陵山吗?”

陆涛的脑门上挨了一记重击,耳朵嗡嗡作响,眼前满是金星,韩秀芬的声音像是来自九天之外,很是有些陌生,不过,他还是努力的吼叫道:“我是监察部的军官,不受你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