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造反的终极意义

第一一七章造反的终极意义

战场上的事情云昭很少亲自去指导将军们怎么作战。

他相信自己的将军们,也相信自己的子弟兵。

在这一点上,满朝文武对于皇帝这样的做法非常的满意。

而云昭自己清楚,比军略,他不如李定国,不如孙传庭,不如洪承畴,不如高杰,甚至不如那些常年征战在第一线的云氏将领们。

所以,加强了监察体系,并且强调了副将的作用之后,就把作战的权力完全交给了将军们。

海军如此,陆军如此,内河水军也是如此。

云昭一直固执的认为,军队不该参与到国内统治中来,于是,他就在八月的时候下旨,将所有衙役,更名为警察,将地方团练挑拣勇猛善战者更名为武装警察部队。

蓝田皇廷的军队作战目标是边疆,域外。

武装警察部队的职责就是负责国内各大城池的乃至州府的安定。

至于警察的工作重点就在于地方治安,以及案件的追查,破获。

云昭很大度的将警察的管理职权交给了国相府,并且允许国相府在申请获得皇帝同意的情况下,有条件的调度一定的武装警察部队来帮助介入官府的整治地方治安的权力。

这三种军事组织中,实力最强,装备最好,人数最多的毫无疑问就是皇家军队。武装警察部队次之,警察再次之。

当张国柱拿到云昭拟定的武装警察管理办法,以及成立警察机构的办法,他有些吃惊。

不吃惊云昭为什么要成立这样的组织,他惊讶云昭在文书上拟定的条例思路之清晰,办法条例之明确,这两者的组织架构非常严密。

根本就不像是两个草创的结构,看起来更像是两个运作非常成熟的部门,他甚至觉得,这两个条例根本就不用讨论,不用试运行,直接拿来用就可以了。

云昭甚至认为龅牙萍可以充任第一任武装警察部队的总督。

此时的皇廷与国相府早就成了两个政府组织,平日里相互沟通也大多依靠各种各样的文书。

张国柱与云昭见面的机会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

对于成立武装警察部队以及警察组织的事情,张国柱还是觉得有必要与云昭面对面的商讨一下,然后再上交人大会议审议通过。

去的时候,皇帝陛下正在树下观看他的两个儿子写字。

蓝田皇廷的皇子们只有皇子之名,是尊号,在国家没有授权之前,他们并没有实际的权力。

所以,云彰,云显很乖巧的起身施礼,乖乖的叫了一声“张伯伯。”

张国柱低头看了看这两个孩子写的字,皱眉道:“根基不稳,还需多练。”

云彰,云显虚心接受,见张伯伯与父亲有话说,就带着笔墨纸砚去了书房继续努力练字。

云昭笑眯眯的瞅着两个儿子的背影,对张国柱道:“你跟云锦成亲已经三年了,怎么就一个闺女?应该努力才是。”

张国柱怒道:“你云氏女儿生闺女天下闻名,你还有脸埋怨我?”

云昭摊摊手道:“是你不成吧?人家高杰一气生了四个孩子,三男一女,韩陵山跟云霞也生了一儿一女,就你本事低微。

我告诉你啊,生男生女这件事上,主要看男人,而不是女人。人家就是一块地,种子可是你播的。”

张国柱很不习惯跟云昭讨论自己的房中术,便岔开话题道:“武装警察部队的事情你已经考虑很长时间了吧?”

云昭点头道:“军队是国家的根本,完全没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时候,对于军队来说,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是战场。

可是呢,不能让所有的军队都保持这样样子,弓弦绷得太紧,容易折断,所以,我就准备减轻军队的职责,让他们将所有的力气都投入到研究外军作战特点,以及怎么样才能击败外军上。

军队可以杀气冲天,国内却不能杀气冲天的,百姓过日子讲究的就是一个安稳。

所以,建立一支由团练改编的武装警察部队就很有必要了。

你也看见了,他们执行的军务大部分都是以保卫为主,加上他们大部分都是经过一定训练的百姓组成,与百姓的亲和力很高,方便维持国内的秩序。”

张国柱点点头道:“听起来很合理,就看能不能过人大代表会议了。”

云昭笑吟吟的瞅着张国柱道:“难道会有什么问题不成?”

张国柱冷笑一声道:“现如今的委员代表不是你云氏族人,就是跟你云氏有联姻的,要不然就是你用四十斤糜子买回来的养大的。

这个时候,你说什么自然是什么,不过呢,我警告你,想要制定这个国家的规矩,你要加快速度了,一旦这一批人退下来了,你未必就能在国内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社会终究会继续发展的,这个过程中英雄豪杰会层出不穷,说真的,你云氏族人的能力终究还是有问题的,我甚至相信,不出二十年,你云氏族人就会因为能力问题被替换掉很大一部分。

你要加强你云氏族人的教育,不能让他们躺在功劳簿上吃一辈子的祖宗功劳。

除非你要任人唯亲。”

云昭哈哈笑道:“我今年才二十四岁,还娇嫩的跟一朵花一般的年纪,你就要求我未雨绸缪,未免太早了一些。”

张国柱道:“合理,合理很重要,将个人私利与国家公利完美的统一起来,最后达到一个完整的圆满的制度层面,这很考研你的能力。”

云昭瞅着张国柱道:“大明国内的战火终于平息了,你高兴吗?”

张国柱道:“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对那些跟你一样的起义者下手如此凶残。

我还以为你会将那些代表士绅阶层的军阀引为知己,没想到,不论是黄得功还是李岩,亦或是二李,还是广西的何腾蛟,都一视同仁的砍头。

现在,秃山纪念堂里的人头盖骨制作成的酒碗,应该够你开一场盛宴了吧?”

云昭叹口气道:“这些人不能留,天下太平了,就该有天下太平的模样,我以后不会指定要谁的脑袋来做酒碗了。

说真的,我痛恨**残暴的朝廷,可是,我也讨厌那些拍脑袋就起来造反的人。

身为官府你要考虑国计民生,身为造反者,你如果不能给百姓更好的生活,就不要造反。

造反这种事情也是要考虑性价比的,要考虑如何在少死人,少破坏社会的基础上再造反,不能拉起一票人马,提着刀子就通过杀人去造反。

你如果杀的是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我没意见。

但是,你,无论如何不能通过杀害无辜百姓来完成你个人的宏图大志,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

张国柱幽幽的道:“如果有人杀我们的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呢?”

云昭瞅着张国柱道:“那就更换你这个不称职的国相。”

张国柱点点头道:“也好,至少,皇帝没有错。”

云昭怒道:“我放弃了政务,不就是为了不犯错吗?”

张国柱笑道:“我尽量做到不犯错。”

云昭鄙夷的瞅着张国柱道:“你觉得天下这么大,官吏们有可能只做正确的事情,而不做错事?”

张国柱无视云昭鄙夷的语气,淡淡的道:“只要规定足够详细,做正确的事情不难,难得的是做有利于百姓的事情。

官员施政保证的是官府的下限,而不是上限,至于上限,与官员的能力以及操守有关。”

听了张国柱的话云昭很是满意,这个人最大的好处不是肯吃苦,肯替皇帝背黑锅,最大的好处在于他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为人处世的理论。

这个就很不容易了,是政治成熟的最高表现。

从他的话语里,云昭听出来了很多事情,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张国柱也不是吃素的,底下官员犯错,他不会容忍,或者纵容。

这时候说为人民服务的政治理念是不合适的,人民还没有适应见官不拜这个最起码的事情,说官员是百姓的公仆这一套,估计是没有人相信的,就连云昭自己都不相信。

在很久以前充任基层官员的时候,接受了很多年平等概念的云昭都没有从心底里认可这个概念,指望现在这群勉强脱离了千里做官只为财的官员们接受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云昭想要借助李弘基,张秉忠的力量彻底改造这个社会的努力其实只完成了一半,这一半就是长江以北,而江南的社会改造,依旧任重而道远。

自己当了皇帝,自己亲自面对了严峻的社会现实,云昭开始理解后世那个伟人的很多让人感到疑惑的行为,他所有的做法,其实都是为了一个目标改造社会,提升底层百姓的尊严,让所有有钱的,有权的,有学问的人与普通百姓站在一个起跑线上。

这个过程是血淋淋且不被一部分人认可的,可是,放在历史的天平上衡量之后,我们就会发现,那一段时间,是人类社会相对公平的一段时间。

给普通百姓一个新的起跑点,也是云昭目前要做的事情。

如果跟不上,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而这,就是新王朝存在的意义,也是造反的终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