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新王朝,新污染

第一一八章新王朝,新污染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千古难题。

旧有的王朝覆灭了,这是毁灭。

就像着火的森林,大火漫卷之后,再来一场春雨,什么都会变成新的。

可是,在这场森林大火之后,首先萌发的新芽是那些有着深根植物,所以,优势物种依旧是优势物种,一场大火毁坏了它的躯干,枝桠,只要春雨落下,他们依旧会生根发芽。

新生的森林要比恒定的森林更加的有生机。

这是云昭唯一能理解的事情。

战争,饥荒,洪灾,旱灾,瘟疫摧毁了旧有的朱明王朝,而厌倦苦难,厌倦战争的百姓们还是在废墟上重建了一个崭新的蓝田王朝。

当何腾蛟的脑袋在南昌被砍下来之后,朱明王朝最后的一丝烟火也随着何腾蛟的死亡,化作一道青烟袅袅直上九重天,最后化作虚无。

在朱明统治天下的时候,云昭在鼓吹天下为公,可是,当蓝田王朝崛起之后,再下手去砍那些枝枝蔓蔓,会让云昭痛彻心扉。

所以,对别人下刀子很容易,对自己还是算了吧。

就像张国柱说的那样,正确的事情不一定就是对百姓有利的事情,而对百姓有利的事情又不一定是政治上的正确。

所以,这就是政治生活中的二元对立。

云昭现在所处的外部环境要远比后世要好。

如今的日不落帝国还什么都不是,还被欧洲其余国家的人认为是野蛮人,后来有滚滚铁流的罗刹国,在云昭眼中还只是一群披着野兽皮的野兽。

至于强大的不像话的北美洲,现在,只要云昭愿意,派一个黑衣人团漂洋过海,就能把他们杀的干干净净。

在这个时候,云昭甚至有足够的勇气与全球开战!

要知道,蓝田县的一个普通富豪,也比欧洲的公爵,伯爵拥有更多的财富。

即便是在大明最衰弱的时候,这个王朝一年的产出依旧占了全世界有效产出的四成。

如今的蓝田帝国,才是真正的中央帝国。

强大可以掩盖很多政治上的瑕疵,云昭只能做到这个地步,其余的,就要看这个王朝有没有自我纠错的能力了云昭希望他能有

这就是为什么史书上最会把雄心勃勃的帝王形容成一个个悲剧人物的原因。

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有太多的事情拘于现实不能做,就像铁匠想要挥动万斤巨锤,农夫想要耕作全天下的土地,牧人想要牛羊满坑满谷,商人想要拿走全世界的钱财是一个道理。

手握通天的权力,却徒呼奈何,听起来确实很惨。

所以啊,云昭决定放弃。

江南的读书人不愿意来蓝田任职,虽然这是蓝田不需要他们造成的后果,他们依旧向外宣传自己淡泊名利,只想写一本书藏于南山,供后世人发掘。

也有人想要用戏曲这个新兴的文化方式来向世人倾诉一些什么。

更有人愿意用自己手中的秃笔直述心怀,写下一首首悲愤的怀才不遇的诗歌,向世人控诉世道不公。

不过,当他们家的孩子考入了玉山书院之后,他们又高歌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高人”的诗句,向世人展现自己心中的狂喜。

“一次不忠,终身不用!”

这是江南读书人揣摩云昭心思之后,给自己不能入仕找的台阶。

这是一个很卑微的台阶,目的却非常的明确,他们不敢坏了自家子弟的上进之路。

江南读书人群体还是很有自信心的。

一两代人不能入仕这并不重要,反正,就读书而言,江南的文采风流要远远好过关中的那些土人。

没错,大明朝南方的读书人就是这么看待北方读书人的。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云昭早就改变了读书的方式。

如果那些江南的读书人用自己的那一套去教自家的子弟,后果一定很惨。

云昭认为八股文最恶毒之处,就在于他教会了人们螺蛳壳里做当场的本事,把枝节末流上的事情做的花团锦簇,却没有了雄观天下的本事。

夏完淳现在就有气吞万里如虎的气概。

他不仅仅在建设从玉山城到凤凰山城,以及玉山到长安,凤凰山城到长安的铁路,还对蓝田县的经济结构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他做的第一条,就是要把蓝田县境内的所有钢铁厂全部迁出蓝田县境,黑烟滚滚的钢铁厂早就成了蓝田县的毒瘤。

这东西虽然贡献了不菲的税赋,可是,祸害环境也是凶猛如虎。

自从看了钢铁厂周边大片,大片被硫酸烟烧死的树木,以及飘满了死鱼的河水之后,夏完淳搬迁钢铁厂的决心就坚如磐石。

钢铁厂搬走了,钢铁制造厂也必须搬迁,然后,水力车床这些东西也要搬迁,至少,玉山城里不能再有这东西。

一同被搬迁的还有造纸厂,羊毛纺织厂,缫丝厂,染厂,这些工坊。

一个造纸厂排出来的废水足够让一条河的鱼虾没有任何活路。

一个羊毛纺织厂排出来散发着恶臭的废水,足够让方圆两三里之内没有人烟。

这些为了蓝田王朝开国做出过无法比拟作用的工坊,现在,与夏完淳期望中的蓝田县南辕北辙,也百姓们的矛盾也已经非常尖锐了。

仅仅是钢铁厂,去年一年赔偿被他们污染了的百姓田地,牲畜,水井等支出,就有一万四千枚银元。

整个蓝田县因为污染事件发生的斗殴纠纷就足足有一百余起。

再加上关中人如今都在烧煤,一到冬日惨不忍睹。

刘主簿是做不了搬迁这些工坊的事情的。

夏完淳没有问题。

再加上这些年不再给这些迅速扩**的工坊批地,他们自己也觉得工坊所在的地方逼仄的难以翻身,很快就沟通好了搬迁事宜,也找好了搬迁的地址。

不过,这些工坊的首要要求便是铁路!

工坊新搬迁的地方,一定要有一条铁路联通工坊与长安!

其次的要求便是土地置换问题。

这些国营工坊的厂长们一致认为,以前工坊占据的土地价值远远高于搬迁地,所以,在搬迁的时候要有土地补偿政策。

最后,他们还要求,高炉这些东西没有办法搬迁,他们去了新的地方,需要重新修建高炉,因此,蓝田县必须给足补偿。

如果这些条件不能得到满足,他们不惜将官司打到国相府,实在不行,打到御前也不是不成。

这些条件让夏完淳火冒三丈,前来找师傅要求政策的时候,却被师傅把门关起来痛殴了一顿。

“你凭什么不给补偿?”

打完了,云昭丢掉藤条,这才开始跟徒弟讲理。

“他们贪婪无度!”

“他们怎么贪婪了?你要拆工坊,人家同意你拆了,是你提出来的要求,那么你不补偿人家在搬迁期间的损失,难道要他们自己背?”

“那是国家的财产,我的也是国家的财产,没必要!”

云昭再一次一巴掌拍在夏完淳的脑门上大声道:“没必要?你问过大匠作刘国辉的意见吗?人家现在就等你上门跟人家谈补偿的事宜呢。

虽然财产都是国家的财产,可是,还是分部门的。

人家之所以同意搬迁,一半是看在你是我大弟子的份上,另一半是人家准备用搬迁得到的补偿款来重新规划布局新的工坊。

你一下耍赖不给人家补偿款,你信不信刘国辉会下令拒绝搬迁,并且将你的恶劣行为告到我的面前?”

夏完淳深深地叹口气道:“六百万个银元的搬迁费,白白六百万个银元丢水里了,连一点响声都听不见。”

云昭没好气的又在弟子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鬼精,鬼精的,你想用这几巴掌以及刚才挨得鞭子换多少钱?”

夏完淳翻着白眼看房顶,半天才道:“只要您准许弟子去国相府申报补助就成。”

云昭笑眯眯的道:“国相府现在就是一个过手财神,你把事情交到张国柱手中,张国柱还是会发还你,让你自己想办法。

如果你敢说没办法,人家就敢上书说你尸位素餐。”

夏完淳摊摊手道:“我没钱!”

云昭瞟了弟子一眼道:“那就忍受那些酸烟跟脏水。”

“没有别的法子吗?”

“没有,目前而言,你只能换一个不重要的地方去污染。”

夏完淳来找云昭想办法,什么办法都没有得到,还白白挨了一顿鞭子,以及无数次重击。

云昭认为这家伙一定是有办法的,他可不认为区区六百万枚银元,就能难得住堂堂蓝田县令。

这些需要搬迁的工坊,其实就是蓝田庞大实力的象征。

就是因为有了这些没日没夜向天空喷吐酸烟的大烟囱,以及不断向河流排放污水的工坊,蓝田皇朝由钢铁组成的大军才能攻无不取,战无不胜。

先污染,后治理,这个策略云昭还是知道的。

这是所有工业化的国家,都逃不过的宿命。

除非,这个地球上能出现另外一种工业文明比如人可以修炼出一种叫做“气”的东西,或者每个人都能修炼到御剑飞行,搬山填海的神话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