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章最热闹的时候我最孤独

第一二零章最热闹的时候我最孤独

云昭当皇帝真的是众望所归!

不信,你只要看看堆积如山的贺表就清楚云昭是如何得人心的。

这里面有官员的贺表,有军队的贺表,有乡野贤达的贺表,有龙虎山道士的贺表,也有各大寺庙大德高僧们的贺表,更有西域阿訇,藏地喇嘛,草原巫师的贺表。

甚至还有各个土王,酋长,可汗,皇帝,国王,大将军们上的贺表。

总之,这是天下归心的象征。

云昭甚至收到了李弘基,张秉忠以及建州摄政王多尔衮的贺表。

就在清晨时分,韩秀芬快船送来了英国国王,法国总督,葡萄牙总督的贺表,虽然上面的话显得很没有文化,韩秀芬还是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些贺表送来了。

只有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总督雷恩不肯上贺表……事实上他也没有办法上贺表,施琅的第二舰队已经在爪哇东部登陆,并且占领了东帝汶,并且轻易的绞杀了葡萄牙在这里的总督,那份贺表就是葡萄牙总督在被送上绞架之前用生命书写成的。

这些贺表中,以朝鲜国王李倧的贺表最为合乎规范,也最为恳切,说实话,云昭看到了李倧用血写成的诏书之后,心头多少有些不忍。

毕竟,朝鲜国王向大明整整进贡了两百五十四年,直到崇祯九年,黄台吉率兵十万渡过鸭绿江攻击朝鲜,朝鲜队不能抵挡,只能进入南汉山城继续抵抗,可惜,黄台吉用兵如神,不论朝鲜国王如何抵挡,最终也不是建州人的对手,全城人在国王的带领下,缟素出降。

黄台吉命朝鲜国王断绝与大明的一切联系,朝鲜国王不得不答应,只是,每逢崇祯生日,朝鲜国王都会通过商贾向崇祯献上礼物。

即便是在大厦将倾的崇祯十六年十一月,朝鲜国王的礼物依旧如期抵达。

这样的行为就很让人感动了。

云昭思忖良久之后,决定准许友邦倭国幕府大将军德川家光进入朝鲜,去帮助岌岌可危的朝鲜王室,待天朝大军平定天下之后,一定会恢复朝鲜旧土。

现如今,朝鲜国王李倧的第四个儿子李思已经进入了玉山书院求学,希望他有朝一日学成之后,可以回到朝鲜,重整旧日山河。

德川家光对于云昭发来的旨意很满意,也同意进入朝鲜,只是,他要求天朝必须先解决他的军备之后,他才能渡过海峡,正式在朝鲜的土地上与建州人争锋。

云昭又准许德川家光用白银与大明交易,准许倭国人购买大明除过军队正在使用的制式装备以外的所有武器,更是大力向德川家光推荐了大明淘汰下来的数量众多的红夷大炮,希望他能大量的购买。

德川家光很高兴,一口气购买了六百架红夷大炮之后,云昭才发现事情好像不对,这些红夷大炮到了倭国之后,就会被他们丢进炼铁炉子炼成铁锭……

这就很丢人了,所以,蓝田军方,就不再单独售卖红夷大炮了,倭国,如果想要红夷大炮,就必须购进配属的火药,与炮弹。

如此一来,倭国人再想从大明得到足够的钢铁,就只能花更大的代价。

倭国的军备一直凑不齐,所以德川家光也就一直没有进军朝鲜的意思,而朝鲜国王似乎也没有邀请德川家光来朝鲜帮助他们的想法。

朝鲜国王只是一个劲的给云昭上表,每一次言辞都狠谦卑,这一次居然开始用血书了。

虽然不知道这是用谁的血写成的表章,朝鲜使者说是国王刺血亲自手书,云昭也必须相信,否则就是侮辱人。

为此,云昭只好再次下旨意给建州摄政王多尔衮,命他不得伤害朝鲜皇室。

这份旨意总共写了两份,一份派人送给了多尔衮,另一份在朝鲜使者的恳求下给了朝鲜皇帝,看样子朝鲜国王的日子真的不好过。

云昭身着大礼服,泥雕木塑一样的坐在高高的丹樨之上,瞅着自己的臣子排着队向他进献贺表。

张国柱的大礼服式样也非常的复杂,看的出来,这个土鳖穿上这身衣服,抱着笏板想要目不斜视努力想要走出一条直线来。

他走的一点都不直,两次差点掉进边上观天的水镜里。

朱存极宽袍大袖,双手平举在将象牙笏板抱在胸口,口中不断地发出指令,声音洪亮,每一声都像是从肺里发出来的。

张国柱终于将贺表放在了一张红漆木盘里,朝云昭弯腰施礼之后就要离开,就听云昭道:“爱卿为我大明国相,有监督百官之责,不如就站在这里监督臣子的礼仪。”

张国柱抬起头平静的看了云昭一眼,然后再次弯腰施礼道:“微臣遵旨!”

说完话,就学着朱存极的模样,将笏板抱在胸前目光炯炯的瞅着其余官员继续进献贺表。

紧接着就是韩陵山迈着轻快地步伐走了上来,他好像从来拘谨这种感觉,虽然身上穿着式样同样复杂的大礼服,却脚步轻盈,三两步就上了丹樨,一整套礼仪行的行云流水,让人挑不出丝毫瑕疵。

不过,他也被云昭留了下来,站在丹樨的另一侧,跟朱存极,张国柱一个模样,他们脚边上就是装满水的水镜,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自己好笑的模样。

不论是韩陵山,还是张国柱都狠清楚云昭的恶趣味,他们一点都不在乎,这套朝仪是他们想了很久,又参考了历朝历代皇朝礼仪的基础上制定的。

或许在云昭看来是可笑的,但是在百姓以及观礼的人看来,这绝对是庄严肃穆的大场面。

当钱少少,云杨,周国萍一行十人都被云昭留在丹樨上之后,云昭坐在椅子上的样子就显得没有那么蠢了。

一个团队,总比一个人看起来要强大,热闹一些。

冗长的献礼仪式结束之后,云昭已经坐的口干舌燥。

为了这一刻,他从昨天晚上起就没有喝水,没有进食,就是为了把这一场长达五个时辰的大礼仪坚持下来。

当云昭感谢了最后上来献礼的贤达之后,同样站立了一天的朱存极这才调动丹田之气大吼一声“礼成!”

云昭起身带着一群人回到了人民宫。

才离开了人们的视线,云昭就烦躁的扯掉了头上的冠冕丢给了张国柱,他一边走,一边解开身上这套复杂的衣衫,且一边走一边丢。

最后只剩下鞋子跟里衣,这才长舒一口气,回头看着那群环佩叮当乱响的部下道:“舒坦啊。”

张国柱将冠冕小心的交给了内侍,甩着发麻的胳膊道:“以后就好了,这虽然是繁文缛节,却是必须的,我们总要尊重一下逝去的同伴吧,如果没有大礼,谁会认为我们干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呢?”

韩陵山道:“哪怕是强忍,我们也必须忍下来。”

云杨学着云昭的样子撕扯掉身上的衣衫,丢掉帽子露出自己的大光头,随便坐在地毯上对周国萍道:“你穿这一身看起来有些新娘子的意味,多少好看些,老子穿这一身衣衫,像是抢来的。”

周国萍得意的扯扯自己身上的衣衫道:“主要是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随着侍者端来了茶水点心,一群人顿时就没了闲聊的想法,包括云昭自己也吃的狼吞虎咽。

张国柱瞅瞅面前这些人吃东西的模样,叹口气对云昭道:“以后不能这样。”

云昭咬一口点心吞下去瞅着张国柱道:“还是亲近些好,我告诉你啊,一个人坐在那个位置上,实在是有些害怕。

你看啊,丹樨上面就是青天,后面还有一个冒烟的巨鼎,我坐在巨鼎前边,不像是一个皇帝,更像是你们精挑细选出来的牺牲!”

云昭说着话还从周国萍手里接过一个苹果,咬了一口继续道:“人真的不能高高在上,天底下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就一定会胡思乱想。

尤其是我这种手握生杀大权的人更不能胡思乱想,想的多了,好的事情都能从里面看出谋反来。

我们这些人从小一起长大,这么些年就没有真正分开过,还是不要把我一个人分出去。

就目前来看,我们兄弟只是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韩陵山淡淡的道:“这句话在这里说说就是了,别拿出去说。”

张国柱道:“我很担心你把这话说的次数多了,有人会认真。”

云杨在边上冷笑一声道:“陛下可以把我们当兄弟对待,我们一定要把陛下当皇帝对待,谁要是僭越了,我第一个不答应。”

云昭默默地啃咬着好吃的苹果,一句话都不说了。

就像张国柱,韩陵山,云杨说的那样,自己已经成皇帝了,再说这种话显得自己特别的伪善。

原本想要召集兄弟姐妹们喝一杯热闹一下的,在目前这种局面下,好像不是一个好办法。

云昭坚决不肯居住在人民宫的,尽管这里第二进以后的殿堂就是自己的皇宫,他却从来没有在这里留宿过。

云昭自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可惜,在政治家眼中,世界上就没有真话,所有的真话随着环境,时间的变化最后也会嬗变成谎言的。

云昭觉得自己的以前拥有的山一样高,海一样深的友谊正在随着自己上天变得越来越疏远,这是一件很让人觉得悲伤地事情。

他想祭奠一下自己逝去的友谊,却怎么都找不到一个安静的地方。

整个云氏大宅正披红挂彩,灯火通明,两个装饰的像是天女下凡一般的美女正向他款款走来,明眸皓齿,高贵的让人不敢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