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理所当然

新华元年一月十六日,云昭正式加冕为帝。

太后,云秦氏,皇后,云冯氏,云钱氏。

皇子彰,皇子显,皇女琸。

没有敕封云氏历代列祖列宗,也没有在登基的第一天就昭告太子人选。

云氏皇族以前所未有的简单皇族家庭,第一次被世人所知。

这里没有冗长的后宫三千的名单,也多如牛毛的皇亲人选,云氏,看起来就是大明国内一个简单的普通家庭。

因为人数少,所以,这个名单上的每一个人对大明百姓来说都是贵不可言的人。

也就是因为这个名单出来,大明人以后还想过妻妾成群的日子,就成了不可能。

毕竟,你老婆的人数超过了陛下,那就大不敬,是僭越。

对于这一点,张国柱一干人并没有做特定的个约束,也没有做特别的说明,百姓们只要看看蓝田皇廷的官员基本上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不说明,也就意味着不允许,不赞成多妻妾。

昨天晚上,云昭终于过上了后宫六千的美好日子……

早上起床的时候,三个人都觉得尴尬,尤其是当三个人挤在一张被子里的时候,就显得更加难堪。

其中最尴尬的人就是冯英,她躺在正中间,醒来的时候不论是云昭还是钱多多都搂着她。

人真的很奇怪,当他处在一个尴尬场景的时候,只要发现别人比自己还要尴尬,那么,自己的那点尴尬就立刻不见了。

祭天,敬祖,接受万民朝拜的礼仪已经走完了,云昭今天就不想早早起床。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这句话真的很有内涵,至少,云昭今天就一点没有起来召集群臣早朝的意思。

二十五岁了,正是男人的黄金岁月,即便是昨夜已经精疲力竭,休憩了一晚上之后,早上重新来过之后,云昭觉得自己好像还成!

这或许是云昭当了皇帝之后,收获的唯一一个让他喜欢的福利。

下午跟云杨一起剥烤红薯吃的时候,云昭依旧提不起精神。

“人家当了皇帝即便不是虎步龙行,气吞天下的,也是喜气冲天,志得意满的模样,像你这样病歪歪的样子的倒是很少见。”

云昭瞅了云杨一眼道:“我七岁的时候就开始当云氏族长,八岁当县令,十岁已经名扬天下,十一岁力压关中群雄,十二岁喝令关中,无有敢不从者,十三岁被认为是天下少有之头角峥嵘之人物,十五岁便扬鞭塞上与马贼争雄,十六岁与建奴作战,一时间塞上河流为尸体填塞不能畅流,十七岁,即便是强悍如李弘基,张秉忠,黄台吉者见我关中也战战兢兢。

二十岁之时,策驭天下,以大地为棋盘,星辰为棋子,梳理天下山川河流,如同玩物。

二十四岁鼎定天下,这本就是应有之事,二十五岁登基为帝,本就是顺理成章之举,有什么好高兴地?”

云杨听云昭这样说,连心爱的红薯都忘记吃了,仔细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族亲弟弟,又努力回忆了一下这个弟弟这些年的所作所为,然后把红薯塞嘴里,认真的点点头。

觉得自家弟弟说的话很有道理。

早在十年前,他就觉得自家弟弟能当上皇帝,五年前,他铁定认为自家弟弟一定会当皇帝,三年前,他已经把自家弟弟当皇帝看待了。

现在想起这些事情,觉得目前这个弟弟登基为帝,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好激动的。

毕竟,该激动地早就激动过了。

只有破落户,暴发户突然起来了,才会高兴地忘乎所以呢。

“为我云氏天下干一杯。”

云杨提起酒杯跟云昭碰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对于云杨说的云氏天下,在外边的时候云昭一般是不这么认为的,自家兄弟吃点烤红薯,喝点酒的时候这么说气氛就会很好,也没有什么不妥当的。

他已经好久没有跟人如此畅所欲言的吹牛了,锦衣夜行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云杨军团料理了淮南,淮北的叛逆之后,就在第一时间回防兵力空虚的关中,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大明国内驻军,只会有云杨军团这支军队。

他麾下的军队或许会轮番出击,但是,保持六成以上的兵力驻扎关中,这是必须的。

“云卷,云舒这两个家伙算是已经练出来了,你不准备给他们再配置一支新军?”

“他们两个当人家的副将当得不错,没必要换,论到作战,我们云氏子弟中并没有十分出色的人才。”

“所以,我听说,沐天涛将会脱颖而出,是不是这样的?”

云昭看一眼云杨道:“你有更好的人选?”

“夏完淳应该进入军中,而不是当蓝田县令。”

“你错了,夏完淳必须走文官的路子,沐天涛必须走武将的路子。”

“我听说沐天涛此人不太可靠。”

云昭瞅了云杨一眼,就对云杨道:把钱少少喊过来,他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猥琐,连这样一句话都需要你来转达。”

云杨嘿嘿笑道:“他是外戚。”

云昭冷笑道:“云氏皇族的核心只有七个人,实力本身就薄弱,他这个外戚有什么不能说的?以前的时候,在我面前飞扬跋扈的钱少少去哪里了?”

“年纪大,懂事了。”

云杨吃一口软糯的红薯,多少有些感慨。

云昭愣了一下,站起身对云杨道:“我们一起去看看他。”

云杨从善如流。

如今的玉山城里的色彩非常的丰富。

云氏的大宅子由于是青砖造成的,在白雪中显现出一种浸润的深灰色。

人民宫那里的建筑都是石头垒成的,而关中不产白石头的原因,这里的石头也显现出一种难以言说的青灰色,与云氏大宅的颜色基本相近。

不过,由于有高大的木制房顶,以及宏伟的飞檐,这些东西被涂成金色之后,从玉山往下看,很容易看到一片金碧辉煌的房不出的壮观。

官府的办公场所,除过国相府的房顶用了与众不同的紫色之外,其余天,地,春,夏,秋,冬等官衙,各自按照自己官衙的属性,涂上了相应的颜色。

人家的房顶的颜色都很好看,就连围墙的颜色看起来也让人神清气爽。

到了监察部之后,就没人能高兴的起来,因为这里的颜色是清一色的乌漆墨黑。

大门上有两个巨大的神兽门环,还是土黄色的,怎么看,这座大门像一个野兽的脑袋,那两颗金黄色的门环,就像是猛兽的两只黄色眼睛。

别的部门大门口都会站着四个挎刀武士,一个个穿上甲胄之后显得威风凛凛的。

只有这里,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在大门口上有一个小小的门洞,只要有人拍拍门环,门洞就会被打开,露出一双阴森森的眼睛。

“来着何人!”

这人刚刚把话说出来,云杨狂暴的一拳就砸过去了,云昭听到门里面咕咚一声,就与云杨对视一笑,说实话,他也不喜欢这里的气氛。

不过,监察部里是一个聪明人汇集的地方,门房被殴打了,里面的人却显的更加恭敬了,即便没有看到是陛下以及大将军部长来了,也立即打开大门,一个身着黑色衣衫的官员满脸堆笑的走出来,拱手道:“哎呀,有失……陛下!”

“钱少少在哪?”

云昭没理会这个看门的官员,直接问道。

不等官员回答,云杨就把他扒拉到一边,指着二进院子道:“钱少少这时候一定在公事房,韩陵山一般不肯待在这里,所以,这里的大事小情都是钱少少说了算。”

云昭瞄了一眼监察部官员,见他脸上带着笑容,不惊不慌的,看样子,钱少少是一个很勤勉的官员,且没有在他的公事房里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扬州府的通判赵德翠纳妾了?你确定这里面有违法乱纪的事情?”

刚刚走到钱少少的门前,就听见钱少少低沉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监察,卑职可以肯定这里面是有问题的,那个小妾是扬州有名的扬州瘦马,赎身银子不会少于两万枚银元,赵德翠一年的俸禄全部加起来不过一千枚。

而他刚刚从宁夏同心县令的位置上过来,不可能一下子就拿出两万枚银元,不仅仅如此,他去年的工作自述中并没有提到他纳妾以及,银钱来源问题。

卑职以为,应当给予扬州府监察处调查的权力,先在暗中调查,调查出问题之后,再登门询问。”

钱少少道:“赵德翠此人我还是知道的,在同心县任上,算是兢兢业业,离职审计的时候评级为一等,不至于在扬州刚刚上任半年就出这么大的纰漏吧。

不过,该查的一定要查,现在查是在帮他,我可不想以后查出来砍他的脑袋。

杀自己人,我是杀的够够的……”

不大功夫,一个蒙面人从钱少少的房间里走出来,抬头就看到云昭正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他不由得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体似筛糠,他没法解释自己告同僚状的事情。

眼看着这家伙就要查下蒙面布,却被云昭阻止了。

“别让朕看到你的脸,免得留下对你不利的印象,你实际上没做错,快快去吧。”

刚刚告了别人黑状的官员,叩头之后,就快快的离开了监察部。

“这人叫周全度,是扬州粮道上的一个副县级官员。”

云昭朝站在门口上的钱少少挥挥手元道:“那是你的工作,我今天跟云杨来找你,就是看看你有没有空,我们一起烤红薯喝酒!”

钱少少阴沉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回房披上裘衣就连声催促道:“快走,快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