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朕心安

人人都直到韩陵山位高权重,在监察部说一不二,却很少有人知道,监察部发出的诛杀令都是钱少少一个人签发的。

蓝田皇廷远不是外人想象的那样干净整齐,也不是每一个官员都愿意心甘情愿为百姓谋福利的。

人们之所以认为蓝田皇廷比起大明朝廷干净太多的原因,一方面是蓝田皇廷的官员血还没有冷,还有很多人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这样的人自然做事比较清廉,干净。

再一方面,就是蓝田皇廷对于前一种人总是会昭告天下,希望全国的官吏们都向他们学习,希望百姓们知道蓝田官吏都是好样的。

至于那些贪官污吏,蓝田麾下也不是没有,只不过,这些人基本上被悄悄处理了,即便是造成风波,也是小范围的事情。

就是因为有这种安排,才会给大明百姓一个蓝田官吏都是好人的感觉。

不仅仅在官吏身上,云昭下了很大功夫,在军队的形象上,云昭下的功夫更大。

基本上,只要蓝田军队在国内不是因为军务出动,一般做的都是对百姓有利的事情,关中的孤老院一直都是由军队来照顾的。

这就给了军队一个仁孝,仁慈的名声,再加上他们每次出动都是为了抢险救灾,干的都是对百姓有益的事情,经过十几年坚持不懈的努力。

关中人对于军中子弟的改观堪称天翻地覆,农夫,商贾,哪怕是妇孺都不再害怕昔日让他们避之不及的丘八。

军队草创之初,云昭就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全盘照抄过来,用在了自家军队上。

到如今,已经成了军队中人人都必须遵守的章程。

国家不欠军队军饷,军队就没有了祸害百姓的理由,再加上云昭一再提高军人的地位,导致,军人开始发自内心的为自己军人的身份感到自豪。

骄傲对一支军队来说太重要了。

现在的军中,人人都把自己当做百姓安全的保护者,百姓利益的捍卫者,国家疆域的开拓者,将自己的行为严格的与百姓的行为切割开来,形成了另外一种充满了纪律美感的行为方式。

即便是出门,他们也会严格按照两人一排,三人一列的制度进行。

云昭,云杨,钱少少刚刚坐进云氏小酒馆,就有六个背着大背包,扛着鸟铳,全副武装前进的军队排成一列从小酒馆窗前走过。

“他们刚刚搜索玉山后山回来,应该是应了玉山书院的要求,驱赶后山野兽的,现在啊,玉山书院学子进山的范围越来越大,有些地方还是藏有一些猛兽的。

尤其是大猫熊,这东西力大无穷,以竹子为食,这些年,玉山书院在后山种植了好几千亩的竹园,原本是为了发展竹篾器具的,没想到却把这东西给招来了。

好在这东西一般不轻易害人,徐父夫子的心善,不准军队射杀,只是鼓捣一些声响把这东西撵走了事。

结果不太好,这些大猫熊见人并没有杀他们的意思,反而赖在竹园里不肯走了,大有在那里繁衍生息的意思,现如今,快要书院的竹园,当做自家的了。”

听了云杨的介绍,云昭只是哈哈一笑了事,此时的大熊猫,在大明并不少见,秦岭中多得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大熊猫也有的是栖息地,没必要刻意去保护。

这东西与人本来就很有缘分,再过几年,说不定就会跟云氏以前专心饲养的那头大母猪一般,活的无忧无虑,明明已经老的几乎走不动了,却还是有很多人去喂食。

那头野猪跟云昭有很深的渊源,云昭愿意饲养它,并且愿意看到它活到老死。

至于熊猫还是算了,这东西要是沾上,想要甩开就难了。

还是让这些士兵把它们驱赶到深山里算了。

钱少少羡慕的看着那些士兵排着队走远,云昭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露出这种神色,就问道:“你现在干的事情不合你心意?”

钱少少笑道:“小的时候我只想拼命的还你的恩情,想着将来跟姐姐可以过一种平静的可以自己说了算了日子。

后来,你成了我姐夫,我就想着要努力干活,一定要你因为我也必须喜欢我姐姐一辈子。

再后来,发现就算没有我,你跟我姐姐也能相爱一辈子,这时候,我之前的选择,之前的努力,方向好像都不怎么对了。

所以啊,弄得我现在很痛苦。”

云杨笑道:“这就过份了。”

钱少少看一眼云杨道:“我之所以会逼着自己去干那些最龌龊,最卑鄙的事情,全是为了报恩,现在发现报恩的想法完全是我一厢情愿。

我当初如果去干一些光明磊落的事情,现在一样骏马得骑,高官得作,我姐姐一样是皇后。

现在好了,我因为以前干的那些事情,导致我现在想要光明起来都不可能。

你云杨统领大军征战四方,何等的快意。

我这个外戚却要躲在那个乌漆墨黑的地方,听着人世间最龌龊的故事,见着人世间最龌龊的人,处理着人世间最龌龊的事情,你觉得我很好受?”

云杨呵呵笑了,拍拍钱少少的肩膀道:“你说,那个扬州同知赵德翠是个什么人?”

钱少少对云昭道:“赵德翠没问题。”

说完话见云昭还在看他,就继续道:“人有时候遭遇之奇,境遇之古怪,好像上天真的是存在的,当初造了什么孽,总有一天要还的。

赵德翠做的事情就是还债。

不说那个女人了,不管她是什么人,你只要知道,赵德翠这么做是正确的,至少在人品上,赵德翠还是靠得住的。

一个被人转卖了四次的扬州瘦马,一个在扬州府艳帜高张的女人,赵德翠光明正大的花钱买下来,还正式上报了纳妾的事情。

就说明这件事是经得起查证的。

这些年我见过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处理起来也是个案处理,目前为止,效果不错,可能错怪了一些人,可能对一些人下手重了一些,不过,真正冤枉的却一个都没有。”

对于自己的工作,钱多多还是有些骄傲资本的,他不会将自己还没有确定的案子全盘说出来,即便云昭是皇帝,云杨是大将军。

“那就喝酒。”

云昭端起酒杯又跟钱少少喝了一杯。

“有没有想过离开监察部?”

钱少少断然摇头道:“没有。”

云杨笑道:“既然没有,你还抱怨什么。”

钱少少端起酒杯跟姐夫碰了一杯道:“我总要有抱怨的权利吧。”

听部下的抱怨,这其实也是云昭日常的工作之一。

今天来找钱少少,就是来听他抱怨的,钱少少就像张国柱,韩陵山,韩秀芬,周国萍,段国仁一样,都属于云昭眼中的中流砥柱。

安抚这些人的心,是他这个皇帝工作序列中很重要的一环。

有时候需要他主动去靠近,主动去了解,主动去接纳他们的负面情绪。

人有时候是需要亲近的,否则关系再好也会逐渐落寞。

云昭认为,自己只需要管理好这些人,那么,就能管理好国家,至于具体的事情,本就不该他去做。

三个人喝了一坛酒,钱少少的酒量不怎么好,多喝了一些,废话也就多了一些,所以,三人分开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钱少少走的时候心情很好,人在烛光下看起来也比花娇。

这就对了,吐槽完毕之后,再拿出更大的力气去干活,就是云昭今天找他喝酒的目的。

回家的时候路过国相府,这里依旧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张国柱这时候还在办公。

走过国相府,这里是库藏大使的衙门,一排排的装金银的铁车全部进了库藏衙门,这里也是灯火通明,不断地有官吏在喊号,颇有些人声鼎沸的意味。

走过库藏大使的衙门,就是周国萍的刑部衙门,还以为这里或许会安静一些,没想到,刑部衙门前,跪着一大群身穿孝衣手捧灵位的人,这些人确实很安静,不过,看他们坚毅的表情,看样子,事情不解决,他们是不会离开刑部衙门的。

一座巨大的石头天平底下,就是法部,獬豸这里也不安静,云昭站在树下看了片刻,就从里面进出了二十余人,这些人步履匆匆,很快就钻进别的衙门里去了。

将作监的衙门最是宏伟不过,仅仅是巨大的门头,就比别的衙门显得更加有品味,他们的门外站着的人大部分都是商贾,即便天寒地冻的日子,他们也不肯离去,看样子,今天,将作监应该有一批能赚钱的工程放出来。

最靠近云氏大宅的衙门是秘书监。

今天,这里倒是冷冷清清的,云昭不在大书房,他们终于可以早早的下差了。

云杨见云昭没有回家的意思,像是要回到大书房办公,就低声道:“放松几天吧。”

云昭摇摇头道:“我已经有六天时间,没有处理过朝政了。”

云杨喟叹一声道“我们此生休想安静下来。”

云昭笑道:“繁忙跟野心有关,我的野心很大。”

云杨道:“那就一起忙碌吧。”

云昭停下脚步瞅着云杨道:“阿杨,谢谢你,也谢谢大家,你们忙碌起来了,我才能有一个安稳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