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因果之道

当梁英回到自己的官衙,并且洗漱之后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之后,她才开始庆幸,两位上官都没有发现她真正的心思。

这些女子对梁英来说不重要,如果真的是官配,也就官配了,没有把这些女人安排不下去的问题。

官配这个事情,历朝历代都有,其中以唐时最为盛行。

连绵十几数十年的战乱终于结束了,男人也死的差不多了,民间留下无数孤单的妇人。

这个时候,新生的王朝需要增加人口,需要向百姓征收赋税,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往往就会把那些可怜的妇人用麻袋装起来,有些拿来卖钱,有些拿来官配。

官配到的老婆,是官家承认的老婆,抛弃将是重罪。

这个时候一般就要看运气了,五十岁的老汉抗一个麻袋回去,里面和可能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扛回去的很可能是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太。

不管扛回去了什么东西,他们都必须从一而终……

官配就是这么没道理的事情。

说到仁慈手软,这是一般女子的天性,不过,这个天性绝对不能用在梁英这种密谍司出身的官员身上。

她这一次之所以会表现的心慈手软,甚至把自己的屁股彻底坐在这群可怜女子一方,完全是因为钱多多!

这种问题最早出在湖南。

长沙大知府杨雄按照那些女子的意愿,开天辟地的准许那些可怜的女子结城自居,自己梳妆了头发,算是把自己嫁给了这座可以保护他们的城堡。

这东西从玉山书院的角度来看,是不符合人性的,但是,这样做却是那些女子们共同的意愿。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也就罢了,可是,这些自梳女最终引起了大明皇后钱多多的注意。

然后,这位富甲天下的大明两皇后之一的钱皇后亲自抵达了长沙,巡视了那些可怜的自梳女,最重要的是钱皇后在长沙,肯定了自梳女的存在!!!

不仅仅如此,钱皇后甚至将她庞大的关中商业网络延伸到了自梳女群体中,并且昭告天下,这些自梳女就是她的姐妹,若有任何自梳女遇到问题,就是她遇到了问题,必定会提出申诉,一追到底。

也就是说,自梳女群体现在最大的首领就是大明的威名赫赫的钱皇后!

大明皇帝自称坐拥后宫六千,其实就两个老婆,每个老婆在皇帝眼中都代表了后宫三千。

而云昭皇帝喜爱钱皇后的传闻,早就传遍了黄河两岸,大江南北。

因此,梁英觉得自己既然有女官员这个一个便利的身份,为何不投效在钱皇后麾下,为她四处奔走呢?

她相信,投效在钱皇后麾下,才能让自己走上依靠能力走不到的位置上。

鉴于此,在处理京城无家可归的女子问题上,就大有商榷的余地。

这就是她为什么会抛弃自己在京城好不容易塑造出来的通情达理的形象,改用彪悍的一面面对世人,一个女官员提一柄长刀杀透长街,只是为了一些可怜的姐妹们出一口气,这等壮举一定会出现在钱多多的案头。

梁英甚至相信,钱多多正在寻找一个有能力,有魄力的女官员来帮她处理自梳女这件事,要知道,身为皇家,她做事必定会有始有终,绝对没有半途而废的可能。

躲在漆黑的棉被里,梁英在黑漆漆的环境里睁大了眼睛,低声道:“应该已经进入了钱皇后的法眼了吧?”

钱多多伸了一个懒腰,美好的身段暴露无遗。

随手把手中的蓝田日报放在锦榻上,懒懒的喊了一声“花花“,云花立刻就走了进来。

“捏腿!”

云花就坐在锦榻上,卖力的帮钱多多捏腿。

“云春呢?”

钱多多嫌弃云花一次只能捏一只腿,以前都是云花,云春一次性捏两条腿的。

“云春去伺候冯英了。”

“她有什么好伺候的,壮的跟牛一样,抱着她睡觉就像抱着一块牛皮,**的,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忍耐到现在的。”

“是啊,是啊,皇后这样的身体才让人欢喜呢,您看看,奴婢都不敢用力,就怕用力气了会捏出水。”

“那是,哎呀,你手上的老茧弄疼我了。”

“哎呀,奴婢不由自主的就用力了……”

主仆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相互吹捧着,直到云昭进来,钱多多才让云花去准备洗漱用的水,等云昭洗漱完毕,换上里衣,钱多多见云昭没有出门的意思了,就拿过那份蓝田日报递给云昭道:“看看!”

云昭扫了一眼版面笑道:“剿匪还是需要豹子叔跟蛟叔两个去才好,啧啧,两个月的时间湖南境内的土匪就已经剿灭了大半,剩下的逃窜去了湘西的大山,嗯嗯,用不了多久,他们也会被剿灭的。”

钱多多闻言愣了一下,马上取过报纸,翻出梁英当街杀人的报导点点道:“这个女官给我吧。”

云昭一目十行的看过报导,回头瞅着钱多多道:“据实吗“

钱多多立刻道:”看过这个消息之后我就问了少少,少少说确有其事。“

云昭挨着钱多多坐下来,皱眉道:“人家已经是大里长的职位,你觉得她能来你这里帮你管理那些自梳女?”

钱多多笑道:“我能给她更多。”

云昭瞅着钱多多道:“据我所知,就算是我要提拔一个人,在张国柱那里也要再三审验,如果资格,能力没有问题才能提拔。

我不觉得你的话人家张国柱肯听。”

钱多多懒懒的将头靠在丈夫的肩膀上,用力嗅嗅他的脖颈,没有闻到冯英身上的骚味,这才笑嘻嘻的道:“谁要他出面提拔了。”

云昭摊摊手道:“你知道的,我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提拔某一个人。”

钱多多笑道:“也不用糟蹋您的名声。”

云昭想了一下道:“咦?你居然要提人大议案?”

钱多多捧捧自己的胸膛,且长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胸看起来更加的雄伟,然后得意的对云昭道:“妾身,韩秀芬,周国萍,张国莹,苏国秀再加上冯英那个骚狐狸,我们六个人,可是有权力发起一场议案的哟。

如果是牵涉到军国大事,别的委员未必会支持我们,现在,我们六个提出来的是关于女人的议案,我就不信那个老爷们有脸反对!”

云昭瞅着自己的大胸脯老婆道:“你要干什么?”

钱多多哈哈大笑,站在锦榻上挥舞着双手道:“我要为全天下的女子出一口气!”

云昭笑道:“不准男人上床?”

钱多多哈哈笑道:“应该多上床,不过呢,我提的是关于女子的财产权的问题。”

云昭摇头道:“你想多了,就目前的盛会风气而言,除过嫁妆是实打实属于女子的,之外,她们如果也有分配财产的权力,会闹出很大乱子的。

除非这个女子跟刘茹一样,不嫁,自立门户,自己当户主,才有这个可能,否则,女子持有家财不符合大部分人的意愿。

我们的委员们看似开明,我估计他们还没有开明到与全国男人作对的程度,你要小心。”

钱多多一头扑进云昭怀里,嘻嘻笑道:“至少夫君这里就不反对。”

云昭笑道:“我是皇帝,很多时候,在委员会投票我都会持支持态度。”

钱多多奇怪的道:“为何?”

云昭叹口气道:“反对别人意见的事情我要少做,张国柱要多做。”

“如此,陛下威望如何体现呢?”

云昭笑道:“我的威望就在于我支持他……”

从头到尾,云昭都没有提及梁英,钱多多也没有提及梁英,云昭知道,即便是要用梁英,也要用梁英这样的人,而不是梁英本人。

钱多多指着梁英要的人,也并非是梁英本人,而是类似梁英,且更加知根知底的人。

这些话听起来很别扭,其实他是真理。

梁英想要真正进入钱多多的眼帘,她还要多加努力,什么时候变得没有存在感了,那个时候大概就到了启用一下梁英的时候了。

关中的春天到了,云氏大宅的屋檐下住进来很多的燕子,云娘翻着白眼看了一下屋檐下的燕子,对伺候在身边的秦婆婆道:“家里只有三个孩子,少了。”

秦婆婆张开没牙的嘴道:“是少了,您看那一窝小燕子,足足有六个呢。”

云娘叹口气道:“告诉我父亲,以后没事不要常来大宅子,他想要进玉山书院当教授,直接去找徐元寿先生,也比找我这个没用的女儿更加有效。”

秦婆婆咕哝着嘴巴道:“您是不愿意,要是愿意去说,徐元寿先生一定会听您的话。”

云娘道:“当年他对我这个女儿何其的冷漠,现在,他总该知晓,他不能因为是我的父亲,就可以让我做那些我不喜欢的事情。

以前嫁给云郎,他反对,以前昭儿在他门下求学他反对,以前我要拿走娘留给我的嫁妆,他反对,现在,他当年反对了我多少次,那么,我现在就会反对他多少次。

他总说儿子有用,那就依靠他的儿子们去吧,我身为闺女,只保证他吃饱穿暖,至于别的,他没有种下那个因,我不会给他这个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