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假道伐虢的二次应用

第一二九章假道伐虢的二次应用

在交趾,绝龙岭,灭龙岭,死龙山,困龙谷这样的地方数不胜数。

着些地名其实都是有说法的,每出现这样一个地名,就证明交趾人在跟汉人作战的时候,取得了一场胜利。

自从汉朝以来,交趾人与汉人作战无数,被殴打了两千多年,也抵抗力两千多年,也被统治了上千年。

不论是汉唐还是大明,对交趾人的统治都比较粗糙。

从来都没有派遣过真正的官员来治理过这片土地,对这片土地那些皇朝唯一的要求便是掠夺。

宋代以前,交趾一直是中原王朝领土的一部分,在交趾脱离南汉王朝独立之后,中原王朝一直试图重新夺回越南。

宋朝和元朝都对交趾动用了大规模的军事力量,但都以失败告终。

直到大明时代,伟大的成祖皇帝朱棣派出五十万士兵,最终征服了越南。

并且在交趾南方成立了交趾布政司,以使交趾重新融入中原领土。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仅二十多年后,大明朝割让交趾,自愿放弃,从交趾撤军并返回,让他独自生存。

感谢韩陵山与夏完淳在京城做的一切。

云昭现在有机会翻看大明朝历朝历代的机密文书。

从一份张玉的儿子张辅给成祖皇帝的奏折上云昭发现,大明之所以放弃交趾,完全是因为——交趾的土地太贫瘠了、百姓太贫穷、环境恶劣。

在很久以前,交趾就是一个被排斥的土地,土地产出收益不高,但是占领和发展的成本却很高。

大明朝的交趾驻军每年耗资数百万白银,而最多只能收缴七万白银的税收,占领交趾显然是一项亏损交易。因此大明朝不仅在交趾每年没有收到很多税,而且还不得不倒贴钱。

虽然大明朝是当时最有钱的国家,但他们负担不起这些懒惰的人。

对于奉行功利主义的大明朝来说,放弃交趾符合国家利益。

在放弃交趾之前,大明自然要尽量收回付出的军费,然后,就派出了很多宦官在交趾收税……然后,交趾人就变得更加可恶了。

然后,大明军队也就变得更加残暴了。

最后,大家就没办法在一起相处了。

因为这些缘故,金虎进入交趾之后一点百姓基础都没有,在四面八方全是敌人的情况下,金虎能做的只有强力镇压。

身着半截皮甲,脚踩牛皮编制的凉鞋,肩膀上扛着一杆新式鸟铳脑袋上顶着一顶大檐帽,吐掉嘴里的烟屁股,金虎就大踏步的下了山坡。

天气太热,其余的军卒也是一般模样,一个个满脸胡须,显得有些邋遢,就他们现在的模样,如果在凤凰山军营,铁定是要挨鞭子的。

在这里却没有人讲究着些,甚至有一些家伙光着屁股蛋在军营里晃来晃去。

金虎走进了草棚子,将鸟铳丢在桌子上,往自己的竹杯里倒了一杯茶,瞅着自己的副将马光远道“交趾迟早要打,为何要先进攻占城国?”

马光远将自己披散的头发挽成一个发髻,用簪子固定之后懒懒的道“陛下需要一些战象,在丛林里开路。”

金虎皱眉道“用人开路要比用战象开路来的好。”

马光远瞪了金虎一眼道“发发慈悲吧,人进了丛林,能活着出来几个?”

金虎道“我只要道路,要那么多的人做什么?”

马光远闻言闭上嘴巴,还摇摇头。

金虎说的法子,大家其实一直都在用,自从离开镇南关之后,大家就在用这个法子,否则,他们如何能抵达顺化。

刚开始的时候,金虎也想用雇佣当地人开路的法子,可是,这些交趾人拿了钱之后就跑,至于修路纯粹属于做梦。

后来就用俘虏来修路,可惜这些俘虏们在拿到工具之后,就琢磨着怎么逃跑,怎么暴动,而不是怎么修路。

当金虎发现这片土地全是敌人之后,就开始不分军民,无差别抓捕……

直到现在,金虎进军交趾的名头是追击张秉忠,且行军路线是在郑氏,阮氏两家势力的中间路线,所以,直到现在,郑氏,阮氏都没有主动进攻金虎所部,他们非常的克制。

参与抵抗的唯有大明军队路过的那些已经被张秉忠蹂躏过的州府,抵抗力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的援军已经到了,我们就该继续前进,不过,顺化这个地方一定要拿下来,充当我们的后勤补给基地,这应该是可行的。”

金虎想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按照云猛大将军发来的行军路线前进。

青龙先生如今刚刚荡平了西南的土司,正在镇南关主持残酷的改土归流计划,一时半会还没法子进军交趾,云猛大将军率领三万大军紧紧的跟在金虎的后面。

每当金虎前进一百里,云猛大将军也会继续跟进一百里,金虎不急不慢的在前面开辟道路,云猛大军就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进。

他们的活动范围仅仅限于道路两边,对近在咫尺的交趾州府表现的毫无兴趣,目标坚定的向张秉忠缓慢追击。

尽管交趾人中深知大汉文化的人高呼这是危险的“假道伐虢”之策,鉴于大明强大的军队实力,不论是阮氏,还是郑氏,都期望大明人之所以来到交趾,目的就在于张秉忠。

现在,金虎开发的道路马上就要分叉了,一路继续追赶张秉忠,另一路则直奔占城国。

金虎在地图上标出来了一个y字形状的标记,对马光远道“如果我们把郑氏,与阮氏分成南北两个国度,你觉得如何?”

马光远瞅着金虎道“我们之所以能留到出现在,就是因为郑氏,阮氏不合,如果陛下肯下诏分封阮氏,郑氏为安南王,交趾王,在我们已经把他们分隔开来的情况下,说不定会同意。

如今,张秉忠在阮氏地盘里,阮氏已经低档的很艰难了,这个时候如果陛下肯分封,阮氏一定会答应,这时候,就看郑氏有没有同仇敌忾之心了。”

金虎长吸一口气,淡淡的对马光远道“你觉得郑氏,阮氏真的是在为交趾国考虑吗?你认为他们会把交趾国的大一统看的比自己的利益还重要吗?

说白了,这两家就是两个军阀,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没有什么家国天下。

这种人,只要给足利益,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马光远点点头道“进入交趾的军略是你一手安排的,猛爷一向对你青眼有加,言听计从,既然已经把军略执行到了这个份上,你这就要开始分裂交趾的大计了吗?”

金虎点着一支烟吸一口道“我们只要还有重兵留在交趾,不论是郑氏,还是阮氏就不会放心,只有我们离开了,分裂计划才能执行。

这就是朝廷为什么会给我们下令攻取占城国的原因。

陛下要的不是什么大象,陛下要的是交趾国,当然,占城国这个出产稻米的地方,也是我们粮秣重要的来源地,不能轻忽。”

“我们没有陛下的分封诏书,即便是现在向玉山城上奏,一来一回,战机就不存在了。”

“我们可以写两封……”

金虎的话音才落,马光远就从凳子掉到了地上……一双眼睛瞪得如同核桃一般大。

“矫诏?你疯了?”

金虎叹口气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再说了,我觉得以陛下浩如烟海的心胸一定不会在意这件事,拿下交趾,才是陛下需要的。”

马光远冷笑道“我就怕玉山一道旨意下来,你我人头落地!”

金虎呲着牙摸摸自己的脖颈道“确实不是一个好主意,砍头很痛啊。”

听金虎这么说,马光远苍白的脸色终于恢复了红润,从地上站起来道“这就对了,陛下一向宽大为怀这是真的,可是,矫诏这件事依旧是捅破天的大事情。

就算陛下原谅我们,你觉得相国府,监察部会放过我们?

张国柱,韩陵山是什么人?

这两位可曾有一个是眼睛里可以揉沙子的主?”

金虎大马金刀的坐下来,嘴里喷吐着青烟道“可是,这样的好机会太难得了,张秉忠如今正在祸害阮氏,压迫的阮氏透不过气来。

可是呢,张秉忠并没有在交趾停留的意思,他的目的就在于劫掠,一旦让这个家伙劫掠到了足够的军资,说不定就会进入南掌国(老挝),或者暹罗国,不对,暹罗过于强大,他一定会进入南掌国,那里虽然穷蹙,却是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

如果,我是张秉忠,就一定会进入南掌国,彻底摧毁这个摇摇欲坠的王国取而代之。

如果不能尽快拿到陛下的旨意安抚交趾的郑氏,阮氏,张秉忠就会脱离我们的控制。”

马光远面无表情的道“矫诏一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金虎在凳子上伸了一个懒腰道“我们当然不会矫诏,毕竟,我们兄弟的脖子太细,经不起韩陵山用刀子砍,不过呢,我觉得有人脖子够粗,可以经受的住。”

马光远摇摇头道“矫诏的事情我不想沾染一星半点。”

金虎叹口气道“麻烦啊,只好把这个建议上交,看看咱们猛爷的脖子够不够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