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零章酒壮怂人胆

第一三零章酒壮怂人胆

胡须花白的云猛,现在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亲眼看着下一代强盗茁壮成长。

他不怎么喜欢夏完淳,总觉得这个小子逐渐变得不像一个强盗了,变成了他最讨厌的读书人。

与之相对应的就是金虎,也就是沐天涛,这个王侯子弟终于脱掉了身上的锦袍,变成了一个满口粗话,嘴里喷吐着烟卷臭味的强盗了。

他彪悍,他嗜杀,他无视礼法,如同一头犀牛一般在战场上纵横,且能多次不死,这在云猛看来,就是一个强盗中的强盗。

可惜,他唯一的闺女已经嫁给了高杰,否则,一定会让这个很好的强盗苗子呼喊自己一声“岳父。”

他麾下的军队也继承了他的性格特点,因为大部分都是矿工,因此,这支军队也是蓝田治下军纪最差的一支军队,同时,他们也是装备最差的一支军队。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西南之地,地无三尺平,就算云昭将一些重装备分配给他们,他们也没有办法带着这些重装备翻山越岭。

新式鸟铳就很好,这种可以发射独子的枪械,不但摒弃了需要点火的缺陷,因为有了火帽装置,即便是在大雨中也同样可以发射。

且准确率大大的提高了。

就因为如此,在云猛军中,人人以成为神枪手自豪。

金虎见到云猛的时候,这位老牌强盗正坐在一张虎皮交椅上,举着一支火铳试验枪支。

只是他的标靶是人。

五十步左右的距离,云猛基本上可以做到弹无虚发,眼看着又一个俘虏的脑袋被铅弹打的炸开,云猛满意的放下枪对身边的副将云舒道:“好东西啊,玉山书院里的那些娃子们没有白白浪费时间。”

已经完全长成的云舒也提起一杆枪,几乎不用瞄准,就射杀了另外一个俘虏,然后将枪放在桌子上道:“猛叔,风湿病发作了,就该回关中,让关中的大太阳好好地晒晒,您的风湿病就会不药而愈。”

云猛大笑道:“腿要是不成了就锯掉,总是影响老夫喝酒,这算怎么回事。”

话音未落,金虎就捧着一个硕大的酒坛子放在桌案上,谄媚道:“孝敬爷爷的,里面有六条虎鞭!泡了两个月了。”

云猛哈哈大笑,蒲扇大的手拍在金虎的肩头道:“好小子,知道爷爷好这口。”

说着话,就一巴掌拍开了泥封,捧起酒坛子就狂饮好几口,只是见云舒面色不善,这才没有想着把这一坛子药酒一饮而尽。

酒坛子放下了,人却变得有些落寞,拍着酒坛子对云舒道:“你总是不让你猛叔痛快一下。”

云舒叹口气道:“您要是痛快了,小侄就要倒霉了。”

云猛笑道:“强盗老了,就要听晚辈的话了,不痛快,如果不是底下的小辈还算孝顺,不如死了算了。”

金虎取过桌案上的枪,熟练地上了弹药,抬手一枪击碎了一个俘虏的脑袋之后对云猛道:“大丈夫活的开心快活才是第一要是!”

云舒瞪了金虎一眼道:“你的将军批文,没有通过。”

金虎眼中寒光一闪,然后快速的上弹药,快速的扣发扳机,轻易的击碎了三颗俘虏脑袋之后,这才放下枪道:“还是监察部通不过是吗?”

云舒道:“清吏司,考功司,兵部,秘书监,畅通无阻,就是卡在监察部,人家发文告知曰——还需磨勘!你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事情,立下如此军功,却依旧被监察部所不容。”

金虎笑了,露出一嘴的白牙道:“没法子,睡了一个不该睡的女人。”

云猛看了云舒一眼道:“把那个女人除掉,不能因为一个妇人,就害了老夫麾下一员大将的前程。”

云舒苦笑道:“猛叔,国内不同于国外,在国内,无辜杀平民,獬豸会不死不休的。”

云猛抓抓脑袋有些烦躁的道:“老夫忘了我们已经不是强盗了,是该死的官兵。”

金虎摇摇头道:“没有晋升,就没有晋升吧,我认了。”

云猛笑道:“还是一个长情的。”

金虎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之后塞到云猛嘴里,自己再点上一支烟对云猛道:“猛爷,我们可能要干一件犯禁的事情。”

云猛笑道:“该犯就犯,你要犯什么禁令?”

金虎低声道:“给阮天成,与郑维勇一人一份分封诏书,一个是安南王,一个是交趾王。”

云猛狠狠地抽了一口烟道:“说说道理。”

金虎将自己的设想重新跟云猛,云舒说了一遍,然后就坐在一边等云猛,云舒的回答。

“小昭现在是皇帝了啊……”

云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云舒道:“监察司有快捷通道,即便如此,一来回也至少需要两个月,而两个月的时间交趾这里的局面又会不同了。

能不能告诉阮天成,郑维勇我们正在设法促成此事?

然后慢慢图之?”

云猛摇头道:“都是九头鸟,一颗玲珑心肝,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想要骗他们,只有小昭有这个本事,不过,你们也别忘了,这件事我们如果做了,小昭后来又认了。

那么,这件事就不再是假的,而是变成了真的。

你们要明白,小昭一旦承认,不论是安南,还是交趾,都将变成我们大明的不征之地。

到时候你的计划要是有错误,会给小昭的脸上抹黑。

老虎啊,如果只是往你猛爷脸上抹黑,这无关紧要,你猛爷就是一个强盗,无所谓名声,小昭不同,他不能丢脸,老汉就是不要命,也要维护小昭的脸面。”

金虎蹲在地上丢掉烟蒂道:“那就算了,我去进军占城,拿下占城之后再堵死张秉忠前往南掌国的道路。”

云猛摇摇头道:“不成,交趾分成南北两国,由张秉忠先祸害一国,然后减少我们占领交趾的一半障碍,再回过头来收拾另一国。”

金虎低声道:“不要消灭他们,我们也不是要占领交趾,而是要让这片地方所有的国家都陷入战乱,暹罗要乱,南掌要乱,柬埔寨要乱,庇固国要乱,阿瓦国要乱,西方的阿拉干国也要乱。

只有在这些国家全部陷入战乱,我们的存在才会被人们忽视。

韩秀芬大将军已经占据了马六甲,我们也已经兵进交趾,这些国家其实都处在我们的包围之中,我们如果此时不取,以后就更难插手。

我大明如今百废待兴,国内百姓刚刚开始安定下来,我相信,在陛下的带领下,我大明必将日趋强盛。

如今,在我大明最衰弱的时候,敌人就必须比我们更加的衰弱,才符合大明的利益。

不仅仅如此,我们还要做到南财北移才能真正的帮助到大明,让我大明早日从衰弱走向强盛。

我们要吸干这片土地上的最后一滴血,然后再把这片土地当成我大明的备用土地,待我国内人口不满足我疆域内的土地之时,就到了开发这片土地的时候了。

我相信,随着海上贸易的兴盛,这些土地,对我们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我甚至相信,我们的陛下也必定是如此想的。”

云猛提起酒坛又往嘴里灌了一口虎鞭酒之后低声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不仅仅要交趾,还要别的地方?”

金虎也喝了一口虎鞭酒道:“猛爷,如果我们不要这片地,陛下就不至于将韩秀芬大将军这等人物派驻马六甲,如果不拿下这些地方,马六甲将孤悬海外,现在能守住,将来,就很难说了。”

云舒点点头道:“阿昭以前也说过,北方的降水正在逐年减少,当年我们开发蓝田城,开发宁夏镇这都是无奈之举。

这些年不断地在蓝田城开垦土地,在宁夏镇开垦土地,并不是一件好事,随着地下水逐年下降,我们收获的粮食会越来越少。

百年之后,那些开垦出来的良田,很可能会被沙漠吞没。

所以,自从崇祯十五年后,阿昭就不再允许蓝田城,宁夏镇继续开垦新土地了,还颁发了《种树令》,这些都是未雨绸缪之举。

南边的土地就不一样了,这里看似贫瘠,如果落在我大明那些勤劳的农夫手里,必定会变成膏腴之地。

所以,我以为金虎之言不虚。”

云猛瞅瞅金虎道:“你说南财北移,这里有什么财?”

金虎低声道:“人!”

“哦——”

云猛瞅瞅刚刚被自己用枪打死的俘虏点点头道:“可惜了。”

云舒又道:“阿昭已经把他的大茶壶变成了可以拖拉百万斤货物的火车,我们开辟出来的道路,也可以修建火车道,如果修建好了,这里的财富就会没日没夜的向大明转移。

我觉得这里的财富足够我们拉上几百年的……”

云猛沉默片刻,最后又提起虎鞭酒喝了一大口,吐一口浓郁的酒气对云舒跟金虎道:“这事是我这个老糊涂干的,跟你们半点关系都没有。

就算是矫诏引得小昭大怒,估计也不会拿我这条老命怎么样。

你们弄这件事情搞不好就是谋反,老子来弄,就算是谋反,小昭他们也要小心掩饰。

嗯嗯,这件事就这么办,老夫亲自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