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权力的萌芽

第一三七章权力的萌芽

云昭相信徐元寿不是一个坏蛋。

他甚至是一个一心一意为云氏考虑的好人。

不过,在云昭看来,这世上最残忍的人便是——一心为你考虑的人。

人天生就不是一模一样的,哪怕是双生子也做不到这一点,一心为你考虑的人一生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要把一个原本有自己想法的人变成按照他期望生活的人。

云昭一般把这种行为称之为洗脑。

这种事情李世民干过,很多帝王也干过,云昭也正在干。

不过,这中间是有区别的,李世民他们洗脑的对象是自己的后代,云昭洗脑的对象却是别人的后代。

帝王制定规矩的时候,一定是极大地偏向于自己,这是一定的!!!

官府在制定律法,规矩的时候,也一定是极大地偏向自己的,这也是一定的!!!

所以,如今的大明制定的律法中,皇帝制定了一些利于自己通知的规矩,官府再制定一些利于自己的规矩,那么,给百姓还能剩下多少呢?

以前的大明王朝,在制定规矩的时候,所有的规矩都是有利于他们的,所以,百姓什么都没有,百姓想要一点权力,就只能通过贿赂当权者来达到一些目的。

这样做的时间长了,李弘基进京城也就是一件顺利成章的事情了。

因此,云昭在制定规矩的时候,首先制定的便是对百姓有利的规矩,先把百姓的自留地留足了,这才开始考虑皇族以及官员们的利益。

即便是如此,百姓拿到的利益依旧不能与皇族,官员们相媲美。

在这个基础上,云彰,云显他们从一生下来,就跟别人不在一个起跑线上,所以,徐元寿不能把云彰,云显教育的跑的更快。

人的贪欲是无穷的,当云彰他们兄弟两个发现,自己只要挪动几步就能比世上跑的最快的人还要先跑到终点线的时候,这时候,他们可能就想让自己距离终点更近一点,或者,直接干掉跑的快的家伙。

人总是要动弹的,不动弹的人只有死人,不论他有没有气息,他都是死人。

因此,让云彰,云显去宁夏镇接受教育对这两个孩子是有好处的。

夜色更深,天气也越冷,云昭将钱多多拿来给他御寒的衣服披在两个孩子身上,还往火盆里丢了几块木炭,好让这里更加暖喝一些。

尽管裴仲,朱存极一群臣子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却没有一个人敢于走进灵棚帮助云昭干一些杂活。

云虎,云豹,云蛟来了,他们三个喝的醉醺醺的,每人裹着一袭厚厚的裘衣,三个老汉将两个小孙孙往中间一挤,就在灵棚里呼呼大睡起来。

独留下云昭一个人站在寒夜中瞅着天上的寒星思绪万千。

白日里来吊唁的人很多,云昭恭敬的向每一个前来吊唁的人还礼,哪怕是云氏族人,云昭也尽量做到了礼仪周全。

留在玉山城的倭国人,朝鲜人,蒙古人,乌斯藏人来了,云昭就没有这么客气了,神情冷冰冰的,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情变化。

十天很快就过去了,云猛的灵柩终于抵达了玉山城。

云卷哭嚎着将云猛的灵柩安置进了灵棚,在云虎等人的要求下,已经封闭的灵柩被打开了。

灵柩里香气扑鼻,闻不见半点腐臭气息,只是昔日身材高大,气势威猛的云猛,此时看起来显得很是瘦弱,且五官都细微的变形,好在,他的轮廓还在,云昭还是一眼就看出,这就是自己的猛叔。

云虎,云豹,云蛟哭的让人不忍卒睹,毕竟,相互依靠了一生的兄弟过世了,对他们三人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云娘看过云猛的尸身之后,从怀里取出一枚玉钱,放在云猛的手中,等云猛的闺女云彩带着孩子们看过外祖的模样之后,就下令封棺。

云猛的棺木又在云氏大宅停留了九天,然后就被云虎一群人抬着,安葬进了玉山那座隐秘的山洞。

云虎等人知晓,云猛毕竟是云氏隐族的人,不能安葬进秃山,与云昭的父亲安葬在一起,事实上,云猛也不愿意去那里,他很早以前就说过,他死后要陪伴那些吃苦吃了一辈子连云氏一点好处都没有沾到的强盗兄弟们身边。

云猛安葬之后,关于他的文书就雪片一般的从交趾传了过来。

钱少少的文书到达的最快,看样子云猛的去世确实没有什么阴谋,属于正常亡故。

不过,钱少少的文书中却有大篇幅关于洪承畴,以及沐天涛的内容。

在监察部密谍的监视下,洪承畴想要远居海外的那点心思想要隐藏住很难。

同时,云猛对沐天涛的期望,也一并在文书中表现出来了。

对于洪承畴想要在海外担任总督的想法,云昭最终还是答应了,既然他不愿意再回到国内任职,所以,交趾总督是一个很好的职位。

不过,他可以担任总督,却不能手握军权,这一点云昭说的很死,没有半点通融的余地。

如今的洪承畴家族,已经基本上将所有的力量全部投放到了海上,他的家族彻底退出了利用土地求活的地主模式,正式进入了远洋商业模式。

看样子这两年,洪承畴一家从海贸上获得了不菲的收获,以至于连洪承畴这种明显可以进入蓝田中枢的人物,也宁愿放弃位高权重的地位,转而投向海洋。

这个聪明人已经从云昭的行为中看的出来,蓝田皇廷在不久的将来,主要开拓的方向一定是海洋。

这时候再守着一千亩土地过活,不足以养活他庞大的家族。

这个人一辈子都极其的理智,除过在辽东与多尔衮那一战总算是表现出来了一点血性之外,其余的时候,都是理智在主宰这个人。

有这种人存在,洪氏一族必定会兴盛下去。

沐天涛这个人就很难说了。

说他已经放弃了沐王府的旧部,云昭总觉得不像,但是,这个人不论是在西南的表现,还是在交趾,占城国的所作所为都是可圈可点的。

云猛留下的遗言中,其中一条就是期望云昭能够重用沐天涛,他甚至认为,没有比沐天涛更好的“天南军团’指挥官人选了。

他甚至认为,只要让沐天涛担任了指挥官,那么,平定西南诸国,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

至于文书最后,钱少少只是将云霄在交趾的行为一笔带过,只说,云霄正在清除交趾的有权人,以及有钱人,至于这样做的后果,他没有说。

云昭也不想问。

交趾将来一定是要并入大明的,这一点上,云昭的意见是清晰明了的。

不过,这至少是在交趾被统治五十年之后的事情。

“传令,晋升金虎为偏将军。”

看完钱少少的文书之后,云昭一点都没有迟疑的下达了这道晋升命令。

蓝田皇廷的重要晋升命令,都会在《蓝田日报》上刊登。

第二天,朱媺婥在拿到那张被熨斗熨烫的平平的《蓝田日报》之后,她第一眼就在第一版的版面上看到了金虎的晋升偏将军的晋升令。

她如饥似渴的看着这道命令,连标点都没有错过,他甚至还从介绍金虎战绩的文书中看到了一个错别字。

她小心地用铅笔在报纸上将那个错别字更正了过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匆匆的将那个用铅笔写成的字擦掉了。

看完报纸,用过早餐之后,朱媺婥坐着小马车离开了朱府,像往常一样,亲自查看了朱氏在长安城的几个铺面,跟掌柜的们商量了下一步要做的事情,然后就回到了朱府,与往常一般无二。

人只要平安的时间稍微一长,就会有很多奇怪的想法冒出来。

朱媺婥回府的时候,就看到周皇后正怒气冲冲的在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嫔妃。

父皇死了,朱氏王朝不存在了,朱氏享有的所有特权全部被剥夺之后,就有一些嫔妃不甘寂寞,希望能够离开朱府这个牢笼,想要分一笔财产,自己去过活。

昔日的周皇后在后宫中自然是说一不二的人,但是现在,这些嫔妃们就以为自己有了抵抗的本钱。

朱媺婥见母亲被这个嫔妃气的浑身发抖,就来到了她们对峙的场所。

她先是看了一眼握着一卷书面色铁青的弟弟一眼,然后就对母亲周皇后道:“既然刘妃要走,就让她走吧。”

周皇后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刘妃道:“这个贱人居然秽乱宫廷。”

刘妃冷笑道:“只是一个大院子,还有什么宫廷能让我秽乱吗?十四岁进宫,陛下连碰都没有碰过我,在宫中苦守十年,二十五岁了依旧是完璧之身,皇后难道就不可怜可怜我?”

周皇后怒道:“你一家享受了荣华富贵……”

不等周皇后把话说完,刘妃就大笑道:“荣华富贵?我娘家七十一口,全部死在李弘基手中,这就是陛下跟皇后给我刘氏的恩典。

刘氏男丁已经死绝了,就剩下我一个妇人活着。

我不是想男人想疯了,才去找一个马夫苟合,我只想要一个孩子,给我刘氏留下一枝香火,怎么样刘氏也要有一个上坟,烧纸的人吧?”

朱媺婥搀扶着母亲坐下来,然后对刘妃道:“走吧!”

刘妃怒道:“我要拿走属于我的那一份。”

朱媺婥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金锭丢在地上道:“你被我朱氏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