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关门打狗

乌斯藏现在很乱,主要是,前藏,后藏,蒙古人,西域乃至尼泊尔人都在对乌斯藏投射自己的力量。

这对云昭来说是不允许的。

从地图上就能看出,如果大明不能控制乌斯藏,乌斯藏人如果对大明不友善,那么,他们能进入大明腹地的道路太多了。

强大的唐朝就是因为跟乌斯藏人纠纷不断,消耗了太多的国力,这才导致大唐没了压制四野的力量,最终被一个节度使弄得国家破败。

最讨厌的是乌斯藏地形太高,大明军队如果想要进入,这一路就只能仰攻,这还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海拔太高,供氧不足,这对习惯在低海拔地区作战的大明军队来说非常的不利。

再者,着巨大的耗费云昭不能不考虑,毕竟,进军乌斯藏完全是出于国家安全为目的,没有肥美的战利品可以补偿战损。

不论是辽东,还是台湾,亦或是西域,乌斯藏这些地方丢不得,迟早,这里会有一场场的战争等着云昭去打,这些战争都是必须要进行的,不可能退缩。

不论在任何时候,中华一族其实都是孤独的。

他庞大,富庶,美丽,骄傲,不屑于受制于人,也不屑与狼群为伍,他就是自己,

为了让以后的中华不至于活的太过拥挤,云昭从现在开始,就要做好准备,一旦世界的版图被彻底确定下来了,自家也有足够的资本继续保持自己文明人的骄傲。

韩陵山在乌斯藏的布置从六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云昭不知道韩陵山到底做到了什么程度,不过呢,根据钱少少的说法——老韩算是下了血本。

很多时候,韩陵山就是一只代表着灾难的黑乌鸦,他的翅膀呼扇到那里,那里就会有战争,瘟疫,乃至死亡。

云昭不知道韩陵山的具体布置,他却知道,经营乌斯藏六年的韩陵山这一次对乌斯藏抱着志在必得的心态。

云昭很期望韩陵山在乌斯藏的计划获得成功。

就在云昭为韩陵山祝福的时候,韩陵山的队伍已经从甘肃做了最后的准备,再有五天,他将进入了青海。

这一次,他准备从张掖走山路进入青海,不打算跟孙国信一样从兰州进西宁。

跟往常一样,又鬼鬼祟祟的。

听说他从甘肃军司杜宇那里调走了一千个强悍的骑兵,很多装备都是他从玉山带走的,其中很多都没有正式列装军队。

不知道这一次韩陵山会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乌斯藏人面前。

云昭非常期待。

每次看韩陵山的奏折,就像是在看一部惊险的,从很大程度上这完全满足了云昭对自己的期望。

自从当上皇帝之后,他基本上就没有了什么自由,蓝天帝国如今正波澜壮阔的进行着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四面开花式样的扩张,却基本上没有他什么事情。

他只能在书房里瞅着那些人送过来的奏章,为他们喝彩,为他们加油鼓劲。

年纪轻轻就混到这个地步是一种悲哀,别的皇帝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正是人生历程中最精彩的时候,他只能躲在暗处,如同一头藏在深洞里的老鳖,以一种过来人的身份看别人建功立业。

考虑完韩陵山的事情,云昭今天就要离开大书房了。

玉山左边的山峰被大明的和尚们出资开凿了一座巨大的佛陀坐像,还在佛陀坐像底下修建了一座美轮美奂的佛家丛林。

寺庙不大,却精致的令人咂舌,即便是云娘这等看管富贵物事的人,在参观了这座佛家丛林之后,也叹为观止。

以前云昭知道寺庙里的大和尚们有钱,实在是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有钱!

一座废弃的山峰,硬是被他们开凿成了一尊佛陀坐像,最让云昭不能理解的是,这一切居然是在一年半的时间中就修建成功了。

当初,一队队的和尚们走进了那座山,然后,云昭就忘记了这件事,如果不是母亲跟他说起山坳里还有这样一个存在,他几乎就要忘记了。

既然这件事已经想起来了,裴仲安排的事情就不是这么一件了。

因为佛门在玉山上修建了巨大的佛陀坐像,道家在龙虎山道士的带领下也在玉山修建了一座道观,而信仰阿拉神的阿訇们,也在一座山峰的顶上,修建了一座巨大的石头方形建筑,在这个方形建筑顶上还有高大的宣礼塔,以及螺旋形状的扁水滴式样的房顶。

如今的玉山上非常热闹,玉山书院是儒,白玉堂是天主教堂,乌斯藏活佛在玉山顶上还修建了规模宏大的藏传寺庙,再加上佛门修建的这座大佛寺,道家修建的这座道观。

顷刻间,玉山就成了一座神山。

以前坐火车上玉山的人大多是玉山书院的学生,先生,家属们,现在不一样了,开始有各地的信徒全都想上玉山。

这样一来,两个火车头的运力就严重不足了,听玉山城城守云豹说,火车头已经增加到了四个,每辆火车依旧坐的满满当当。

尤其是遇到佛诞,老子寿辰,以及天主教,阿拉教,喇嘛教的节日,玉山上往往就会人满为患。

这也罢了,最让云豹烦恼的是,山上人多了,人又有三急,在这么下去,美丽的玉山就会变得臭不可闻。

关于这些寺庙的事情,云豹知道的很清楚,所以,在看到云昭在纸上写下”无上正觉“四个大字之后,就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

很明显,这座寺庙很有可能成为云氏的皇家寺庙。

“不仅仅寺庙是皇家寺庙,道观也是,天主教庙,喇嘛庙,阿拉庙都是。”

“我们家要这么多的寺庙做什么?”

“因为这些寺庙全部都受我云氏皇廷庇佑。”

“包括玉山书院的儒教?”

“没错,我云氏就该有这样博大的胸怀,能容纳的下所有人,所有信仰,我们会公平的对待每一个人,不论他信仰什么。

哦,这一点是写进了大典的。”

“可是,我听说李定国在对付回回的时候好像不是这么回事,我们在草原上对付蒙古人的人的时候好像也没有遵从,你的徒弟在河西对付乌斯藏人的时候好像也不够仁慈。

更不要说,高杰当初枪那个洋和尚的时候,还把人家的庙宇给一把火烧了。

这时候说这些话,你就不觉得亏心?”

云昭放下毛笔瞅了云豹一眼道“你如果不是我的亲叔叔,就凭你说的这些大逆不道的话,早就被我发配去台湾种甘蔗了。”

“台湾太远,你叔叔活着回来的可能不大,如果发配去陇中种植烟叶,你叔叔我还是很愿意的。”

云昭再看看自己写的“无上正觉”这四个大字觉得很满意,说实在的,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四个字好像是他写的最好看的四个字。

裴仲等纸上的墨迹干透了,就轻轻卷起来对云昭道“陛下,这就送给慧明大师?寺庙的名字就叫”正觉寺”?

云昭点点头道“再等等,我还要写光明殿,藏密寺,道藏观的名字,你去问问徐先生,要不要把玉山书院的匾额也更换一下。”

裴仲放下新写的字,就匆匆出去了,刚才还看见徐先生在秘书监查询事情呢。

云豹勉强认得公文上的字,如果再深奥一点他就不明白了。

眼看着云昭在秘书的帮忙下,写了光明殿,藏密寺,道藏观,之后,很想知道徐元寿这时候是个什么态度。

不大功夫,徐元寿就急匆匆的来了,他先是看了云昭写的那些字之后,见只有云豹跟裴仲在跟前,就皱眉道“这是要遗臭万年啊。”

云昭对徐元寿的评价并不意外。

毕竟,徐元寿现在的字在大明可谓一字难求,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家伙已经成了大明书法第一人!

“你写的好,可惜人家不要!你信不信,我就算是用脚写的,人家一样当宝贝一样的制做成匾额挂在大殿上,并且会把我写的丑字,弄成一种新的书法模式。

到时候就算摆在你面前,你也只能捏着鼻子说这是好字,且别具一格,有大胸怀!

另外,你大明第一书法家的名头怎么来的,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师徒就不要乌鸦笑猪黑了。”

徐元寿有些愤怒,不过他仔细想了一下,然后就对云昭道“我以后就对外说,我的字远远不到宗师境地,以后不论谁求字,都不给了。”

听先生这样说,云昭挑起大拇指道“高,真是高啊,如此一来,以前拿到你字的人一定会发财,来找你求字的人一定会更多。”

徐元寿呆滞了片刻叹口气道“是这个道理,算了,还是你写吧,皇家玉山书院六个字一定要写好。”

云昭哈哈一笑,欣然动笔,不过,他一连欣然动笔了八次,写到最后火冒三丈,才让徐元寿勉强满意。

等裴仲跟云豹一起把云昭写好的字摆在一起,倒也有些壮观。

云昭瞅着地上的那些字淡淡的道“迷信是用来打破的,不是用来宣扬的,正本清源的事情一定要做好,这才是我提这些字的意义。

我希望啊,以后的玉山成为一个游人如织的地方,不是一个信徒如云的地方。”

徐元寿没好气的道“你把人家请上山,你觉得你能达到你正本清源的目的?”

云昭呵呵笑道“既然已经入我彀中,想要逃走?要知道,关门打狗才是老子最大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