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政治交易的残酷性

第一四零章政治交易的残酷性

关门打狗这一本领,是所有地方官员的一个基础素质。

财富是需要沉淀的。

就像此时的玉山一样,云昭没有那么多的钱用来修建玉山上的道路,殿堂,甚至是各种便民设施。

这个时候,因为宗教需要,有很多人都希望将全天下最好的庙宇修建在玉山上,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荣耀,更是一种肯定。

对于云昭来说,宗教是需要约束的,他们不能肆无忌惮的发展,如果任由他们自由发展,最后距离改产换代的时间就不远了。

云昭亲自来到了山脚下的正觉寺,迎接他的是这座还没有牌匾的老方丈慧明禅师。

从见到慧明禅师的第一眼起,云昭就知道,这位老和尚可不是一个准信吃斋念佛的主,从他那一双明亮的眼睛上,云昭就能看到洪承畴的影子。

倒不是说这个老和尚是跟洪承畴一伙的,只是说这个老和尚跟洪承畴一样,都是一个老辣的通晓世事的人精,想想也是,能被天下的和尚们推举担任正觉寺的主持大师,得道高僧可不成。

得道的高僧就像真正的君子一样,都很容易被人欺负。

如果只是一般寺庙的得道高僧被人欺负了,或许会成为美谈,寺庙也愿意承担这样的损失。

但是,正觉寺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这里需要的是一个锱铢必较的和尚,毕竟,这里损失一点,全天下的和尚们损失就太大了。

即便佛门再富裕,也承受不起。

云昭亲自送来的匾额,在云昭抵达正门之前,已经被和尚们挂在了大门口。

云昭到来之后,瞅着眼前刚刚挂上去的新匾额,心头很是感慨,每一个和尚都是一个很好的美学家。

至少在正觉寺是这样的。

站在寺庙门口,简陋的寺庙大门配上那张蓝底黑字的“无上正觉”匾额之后,立刻就焕发出来了一种新的韵味。

不仅仅如此,通过位置编辑了视觉之后,站在大门口的云昭就发现,这道匾额像是镶嵌在了背后那尊硕大无朋的佛陀胸口。

无上正觉四个字,配上那尊硕大的坐像,让人肃然起敬,云昭写的匾额,一瞬间就变成了对身后那座佛陀的赞美之词。

毕竟,在佛家看来,无上觉,恰恰是对佛陀的最高赞美。

云昭在无上觉中间添加了一个正字,更是将这一赞美发扬光大了。

在慧明禅师啧啧的赞叹声中,云昭写的“无上正觉”四个字一瞬间就成了书法至尊才能写出来的字。

陪同云昭一起来的云豹想起云昭跟徐元寿在大书房说的话,就很想放声大笑,却被谨慎的裴仲制止了很多次之后,他才勉强忍住笑意,站到一边充当低级护卫去了。

慧明禅师赞叹的非常真诚!

尤其是当寺庙里的和尚放开闸门,让两道飞瀑飞溅而下之后,大门后边,立刻在晴日的蒸腾作用下,陡然出现了两道彩虹……

皇帝前来礼佛了,皇帝刚刚给寺庙赏赐了匾额,然后……冬日里出现彩虹……这他娘的不是神迹,还有什么是神迹?

最要命的是——云昭写的那四个字像是给大佛开光一般,正正的出现在人们视线的中心,这时候,谁要是再说这四个字是臭字,一定会被所有人唾骂的体无完肤。

云昭也就罢了,他是深知‘三分字,七分裱’这个道理的,并且曾经看过一个卖九粮液酒的商贾,硬是通过装裱把一个很大的领导写的臭字装裱成名家风范的经过。

只是眼前这个叫慧明的老和尚,硬是能用大自然把他的字衬托成神迹,这就太难得了,不得不说,佛门的文化底蕴实在是太雄厚了,雄厚的让人叹为观止!

躲起来抽烟的云豹,已经点燃的烟卷从嘴角滑落,呆滞的瞅着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

这一刻,云豹深信,自家侄子,就是真命天子,就是真龙天子!!!

“懂一点光学原理,就没有这么吃惊了。”

裴仲在云豹耳边低声道。

“滚,我家陛下就是真龙天子,你看,他写的字会发光,后边两条彩虹哪里是什么彩虹,分明就是两条彩龙!”

不管裴仲信不信,云豹是相信了,他还准备回去跟嫂嫂说说今天见到的奇迹!

谁要是敢反驳,云豹准备动武!

慧明禅师见云昭依旧一副漠然视之的模样,眼中失望之色一闪而过,马上双手合十,俯首施礼道“托陛下洪福,泥石坐像如今有了灵性,全拜陛下所赐。”

云昭淡淡的道“我尊崇佛教,并非因为佛教有种种神奇之处,而是因为佛教有导人向善的功德,这功德才是我佛得以在我大明万人敬仰的原因。

禅师切莫被外物所扰,忘记了我佛的本意。”

慧明禅师再次施礼道“陛下说的极是,万物本就是虚妄,只要心存善念,灵山便近在咫尺,导人向善本就是佛根,唯有良善之人才能得大福报,大功德,大圆满。”

云昭双手合十还礼道“希望大师能常秉持此心,如此,正觉寺当与国同休。”

慧明禅师闻听云昭如此说,郑重的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正觉寺必定以弘扬良善为本,绝不与域外天魔同流合污,并且做到见神杀神,见佛杀佛。”

云昭瞅着这个聪明的和尚点点头道“除却本尊,余者当为邪魔外道!”

慧明禅师从袖子里摸出一份文书,双手奉给云昭道“陛下,邪魔外道尽在此,还请陛下做一次我佛门的护法韦陀,持韦陀杵杀尽邪魔。”

云昭打开文书瞄了一眼,就递给裴仲道“交付有司处理,不得迁延。”

裴仲小心的将文书装进自己的背包,然后就在护卫的保护下离开了正觉寺。

云昭继续在慧明禅师的陪同下继续游览正觉寺,最后来到大佛脚下,仰头看着这座高大的佛陀,微微叹口气,从头上解下束发金冠,恭敬的放在佛陀的莲花座上。

“大师,朕此次前来来的匆忙了,身无长物,唯有金冠一座,供奉我佛足下。”

慧明禅师对于云昭给的还礼,非常的满意,笑眯眯的双手合十道“陛下有心了,供奉我佛,心香一瓣足矣。”

就在这尊大佛的见证下,云昭与慧明禅师完成了交易。

佛门交出了所有关于白莲教,弥勒教,以及各种从佛门衍生出来的邪魔外道,云昭也用自己的金冠做了保证,保证不在大明范围内行灭佛之举。

同时还同意,蓝田皇廷可以在大明疆界范围内,清理一些做的很过分的寺庙,他们甚至指名道姓的指出来了那些寺庙需要被朝廷清理。

这中间或许有打击不同心法同门的做法,不过,云昭不在乎,他不管佛门的派别,只是觉得佛门的规模需要缩小一下。

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也是一个很圆满的政治交易,至于谁会在这场政治交易中成为殉葬品,云昭不在乎,慧明也同样不在乎,他们只在乎目的。

云昭的心情很好,坐在大佛脚下,顶着久久不愿意散去的彩虹听慧明禅师讲解了一段《金刚经》,最后在正觉寺中用了一些斋饭,说了一声好,就离开了正觉寺。

他刚刚离开正觉寺,守在寺庙外边亟不可待的信众们就蜂拥而入,顷刻间,就把正觉寺塞得满满当当。

云昭才回到大书房,裴仲就前来禀报。

“陛下,这些和尚好毒啊。”

云昭淡淡的道“心肠不毒,怎么做到四大皆空?”

裴仲愣了一下道“不修改一下吗?”

云昭瞅着裴仲道“其实,任何宗教都是我们的敌人,只要他们还在传教,就是在剥夺我们的权力,借着这个机会铲除就是了。

四面开花的宗教才可怕,一枝独秀的宗教就很好控制了。”

裴仲听云昭这样说,心头最后的一点犹豫立刻就消失了,对云昭道“陛下,既然如此,微臣就按照这本文书上名单执行了。”

云昭冷笑道“去吧,要快刀斩乱麻,这时候清理佛门,别人怨恨不到我们头上。”

裴仲呵呵笑道“既然如此,微臣会在无意中将这本文书存在的消息透出去,当然,是在执行到晚期的时候。”

云昭笑道“你是一个聪明的,总留在我这里有些亏了,想不想出去见识一下?”

裴仲笑道“只是舍不得陛下。”

“快说,想去哪里?”

“微臣觉得出任宁夏府是个很好的主意。”

“远离中原?你怎么想的?”

“微臣想要在我大明成熟之地磨勘一段日子,将来也好为陛下牧守一方。”

“那就在离开之前,给我再挑一个机要秘书。”

“微臣以为张绣很合适。”

“咦?张绣?那个见到我连话都说不利索的家伙?”

裴仲笑道“陛下当知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道理,四年时间,张绣已经锻炼出来了。”

云昭点点头道“你的推荐我还是信得过的,既然如此,就安排他进入卓拔经历吧!”

裴仲感激的朝云昭施礼,他没想到,自己提出来的人担任这么重要的一个职位,陛下连考虑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就答应了。

这是一种肯定!

陛下的每一任秘书离职的时候都会推荐下一位秘书任选,从徐五想到杨雄,再到柳城,再到他裴仲,陛下都是信任有加。

在离开之前,裴仲还想跟张绣长谈一次,莫要把这个好的传统给断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