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总有人不死心

第一四一章总有人不死心

一般情况下,当秘书有了自己的看法之后,云昭就会立刻换秘书。

这一点是跟自己很早以前的老领导那里学来的法子。

老领导是一个极为方正的人,方正到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那种程度。

他的秘书都是千挑万选之后的高端人才。

在漫长的官宦生涯中,老领导曾经更换过很多秘书,每一个秘书的离开,都有很好的去处,很多年之后,当老领导退休之后,人们才发现,老领导的影响已经无处不在了。

云昭相信,每个秘书离开的时候,老领导都是竭尽全力的在安排,他对每一个秘书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认真。

所以,那些接受了老领导帮助的秘书们,即便是在老领导已经退休了,也把他看作人生导师一般的尊重。

云昭就很倒霉了,他是老领导的最后一任秘书,即便是在老领导退休的时候,变成了一个无权无势的老头子的时候,这个老头子依旧为云昭安排了一个前途光明的位置。

老领导的儿子,闺女并没有特殊的安排,他们仅仅是政府部门的一个不起眼的人员。

几年过后,老领导的儿子变成了本地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他的闺女变成了地方最大的批发零售百货商人之后,云昭才发现,老领导的高明之处到底在那里。

这中间没有什么金钱交易,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反正老领导的儿子总能拿到最肥的是生意,老领导的闺女总能获得最先进的信息。

逢年过节的时候,云昭发现自己总是去老领导家拜年最晚的一个。

老领导见他的时候,从不提家里的事情,而是直言不讳的指出云昭在工作中的不足之处,也就是说,哪怕老领导已经退休了,他依旧关注后辈们的成长,并且有些呕心沥血的意思在里面。

只是,每当云昭这些人拜见老领导的时候,他的儿子跟闺女总会出现在他的面前,殷勤的摆弄一些果盘,吃食,显得谦卑无比。

一个人的江山就是这么打下来的。

这是一种福泽百年的做法,远比那些专心扶持儿子闺女的人走的更远。

云昭的秘书人选都是玉山书院中的一时之选的人才。

他们比不过那些国字辈的人那么光彩照人,也不如国字辈的人那么璀璨夺目,可是,他们的进入了秘书监,成为了云昭最看重的人之后,他们的仕途就远比旁人来的平坦。

什么是天子门生,他们才是

就像云昭预料的那样,执行他命令最坚决的永远都是,徐五想,杨雄,柳城这三个人。

现在,还要加上裴仲

张绣努力的在云昭面前站直了身体,一张脸绷的紧紧地,他通过了监察部的审查,通过了清吏司的磨勘,通过了秘书监的考核,最后才能站在云昭面前经历最后的考验。

四年来,张绣自忖还算优秀,除过第一次见云昭表现的有些慌乱之外,他的表现堪称完美。

”做我的秘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云昭见到张绣之后就淡淡的道。

张绣道“陛下的每一任秘书都是人间俊杰,张绣虽然自忖不凡,却希望在陛下的教导下,可以紧追前人步伐,不甘落后。”

“裴仲选了你,我相信裴仲,所以你最终担任了这个职位。”

“陛下,张绣希望以后您是因为认可了张绣,而不是因为认可裴仲,才让张绣担任了机要秘书这一职位。”

云昭笑道“看你以后的表现。”

张绣笑着点点头,然后就承担起了云昭机要秘书的职责。

每一个秘书都是不一样的,徐五想属于足智多谋,杨雄属于视野开阔,柳城属于谨小慎微,裴仲则属于胆大心细。

张绣有什么特殊的才能云昭没有发现,不过,在张绣承担了云昭机要秘书的前十天时间里,云昭获得了难得的清净。

这这十天里,天下太平。

东南的土地改革进行的如火如荼,西南的休养生息进行的平稳而可靠,云氏黑衣人的剿匪工作,依旧进行的不急不缓。

交趾,已经没有消息传来了,看样子云霄做的很多事情,不宜宣诸于悠悠之口。

京城的人们对蓝田皇廷久久不肯入皇城意见很大,据说,已经有人组织京城的乡老们去知府衙门请愿,希望皇帝陛下能够回归京城,让天下真正开始大治。

百姓的意见是没有法子撬动政府变革的,除非这是他们自己发动的。

云昭把长安当做皇廷驻地的做法很明显,这对北方的顺天府,以及南方应天府的人来说,这很难接受。

天下刚刚安定的时候,这两个地方的人没有资格,也不敢提出请皇帝还于都城。

天下初步安定之后,这个意见也就甚嚣尘上了。

天子脚下讨生活容易些。

这是一定的。

同时,天子脚下讨生活也相对公平些,这也是一定的,所以呢,这种争夺就显得好像很有意义。

对于这一点,云昭早就有规划,蓝田皇廷将会有四个都城,长安,顺天府,应天府以及广州。

都城多了,也就说明,如今的都城没有以前的都城那么重要了。

云昭在考虑都城安置的时候,思考经济的时候要多于思考其他因素。

社会发展一定要均衡才成。

不能南边的富裕的不成样子,北方,西方却穷困不堪,社会发展不均衡,很容易造成地方歧视,歧视会发展成眼红,眼红之后,就很难说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自古以来,北方的武装力量就强于南方,而中华一族每当经历了动荡之后,它一统天下的过程往往都是从北向南开始的。

当然,这是在人的身体素质占绝对因素的时候,是战马,骑兵,甲胄占据重要军事地位的时候,自从大明军队进入了全火器时代之后,强大的火器,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抹杀了军人身体素质上的差别对战斗的影响。

云昭从深邃的思考中醒过来,就看到张国柱正匆匆走进了大书房。

这个人一向很沉稳,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会让他忘记了看脚下,以至于他的脚在门槛上磕绊一下。

幸好,他也是一个从小就练武的人,即便是身体失去了平衡,也能在摔倒在地之前,用手按一下门框,让自己的身体斜刺里飞了出去,在空中旋转几圈之后,再稳稳的站定。

这让已经做好了接受张国柱叩拜的云昭很是失望。

“叩拜我一下你不会掉块肉,用不着弄险。”

张国柱瞅着神色笃定的云昭道“陛下难道没有接到军报”

云昭背着手笑道“接到了,那有如何”

张国柱不解的道“蜀中叛乱,叛军已经拿下茂州、威州、松潘卫,陛下真的不在意”

云昭瞅着窗外的玉山道“我等待这场叛乱,已经等待了一年多了,他不发生,我才会坐立不安,现在发生了,我的心也就踏实了。”

张国柱瞅着云昭那幅淡漠的样子居然觉得后背有些寒凉,忍不住低声道“监察部在其中做了什么吗”

云昭摇头道“不是监察部,是冯英做的。很长时间以来,冯英都认为我们在蜀中的统治没有做到,彻底,完全,我们当初进入蜀中的时候过于匆忙,事情没有办爽利。

以至于我们的官员在蜀中的某些地方政令难以下达。

这时候冯英就认为,既然没有法子让这些人变成顺民,那么,就把这些人彻底变成暴民,让病痛彻底的显现出来,一刀割掉,继而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

张国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事情跟马祥麟,秦翼明有关,这就很严重了,这两人都是大明朝难得的悍将,加上秦将军这些年在蜀中的积威,一旦起事,很可能会变成燎原之举。”

云昭摇头道“燎原之举你也太小看你的部下们了,他们进入了蜀中两年,积极行政,安抚百姓,执行我们的土地政策,百姓对他们好感大增。

马祥麟,秦翼明之所以会叛乱,就是因为无法接受我们越来越苛刻的土地政策,又上告无门,这才悍然抓了我们的官员,要挟我们。

这此造反,是马祥麟,秦翼明的私心在作怪,完全是为了他们的私利。

百姓们已经拿到了土地,拿到了补助,是实际的得利者,相信我吧,这场叛乱高杰很快就会抹平的。

我就很奇怪了,马祥麟,秦翼明都不是糊涂人,他们真的以为我们会退让,废除我们正在执行的土地政策

就算是我们同意了,那么,他马祥麟,秦翼明难道不清楚他们自己会是一个什么下场吗”

张国柱道“这么说陛下这里已经有了处理蜀中事件的成法了是吗”

云昭点点头道“秦将军恐怕没有继续在寺庙中清修的机会了。”

听闻云昭说到秦良玉,张国柱多少有些惋惜,对云昭道“怎么处理”

云昭道“不是我怎么处理秦将军,而是秦将军怎么处理自己

她的儿子跟她的弟弟勾结乌斯藏人,羌人图谋蜀中,这是叛国行为,我很想知道保家卫国了一辈子的秦将军如何自处

马祥麟,秦翼明以为他们进入了川西这种人烟稀少,道路崎岖的地方,再捉住我们委派的官员,朝廷大军就不会进入川西。

继而达到他们与川西土司继续过上依靠压榨百姓的富贵生活。

我想说,他们想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