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章统治的基础

第一五四章统治的基础

每个人的命运都是相似的,好像又是不同的。

没有错,生是人的起跑线,死亡是终点线。

在时间的维度相同的状况下,人们只能争取生与死之间那点小小的不同。

很多人将这点不同称之为一生,也有人认为中间的过程不过是旅途,视野再开阔一些,就不算什么。

就像白马过隙这样的比喻。

这样说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们的生命过于短促,以至于我们没有办法爱的长久,也没有办法在短短的一生中真正认清一个人的面目!

“我看不透你!”

钱多多如是说。

“等我发明一种可以看透人的五脏六腑的机器之后,你就能看清楚我的心肝脾肺肾了,到时候你会在我的两个腰子看到,一个面写着钱多多的名字,另一个写着冯英!”

云昭忙着看绝密文书,随口胡扯道。

“为什么不是刻在心?”

钱多多对云昭走肾的行为非常不满。

云昭合文书瞅着钱多多笑道:“心不够大,已经写满名字,你跟冯英就只好安排到肾了。”

“心刻得是谁的名字?”

钱多多虽然知道这样问话,得到的结果一般都不太好,她还是压抑不住自己强烈的好奇心问了出来,并且做好了自取其辱的准备。

“有祖先的名字,母亲的名字,云彰,云显,云琸的名字,大明这些名臣勇将的名字,以及那些为了大明的将来付出生命的人的名字,甚至还会有很多位卑不敢望国的人的名字。

你看,这么多人的名字都刻在我的心,自然就没有刻画你跟冯英名字的地方了。

把你们的名字刻画的太小,我又不甘心,所以呢,正好我有两个腰子,你们一人一个,地方大,可以写的漂亮一些……”

祖先一定是要记住的,这个钱多多不能争。

母亲一定是要记住的,不能做白眼狼,这个钱多多也不争。

三个孩子本身就是云昭的心尖尖,也是钱多多的心尖尖,这个没什么好争的。

至于名臣勇将,阵亡的将士,以及乡野里那些默默支持丈夫的贤达,钱多多也不觉得自己有争的必要。

最后算下来,一个男人能把老婆的名字刻在腰子,已经难能可贵了,这确实没有什么毛病。

“我要我的腰子!”

钱多多喷吐着燥热的气息趴在云昭的怀里媚眼如丝……

想要一头牛,尽快的怀孕,首先就要给牛创造一个合适的生育环境。

这个环境主要包括送走小牛。

云彰,云显被送走了,云琸整天跟着把她宠到天的祖母,不喜欢跟着多事的母亲跟繁忙的父亲,所以,云昭夫妇三人在后宅能做的事情不多……

天亮的时候,钱多多又检查了一下属于她的那个腰子,觉得冯英占不到自己的什么便宜,这才作罢。

云昭今天要接见一群非常重要的人,必须精神焕发,可是,不论他怎么修饰,最后看起来还是病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所以,他大清早就洗了一个滚烫的热水澡,这才恢复了几分英气。

看过文书之后,他就有些后悔昨晚的胡闹行为了,因为,这样好像对将要接见的人物非常失礼。

一个贫穷的失去丈夫的妇人,依靠自己那点微薄的收入,硬是将自己的四个儿子,两个闺女统统送进了玉山书院,中间她吃了多少苦,对孩子们付出了多大的心力,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这样的英雄母亲,云昭不但要接见,还要给她颁发英雄母亲的匾额。

按照秘书监的说法,比这位母亲把孩子教导的好的,日子没有这个母亲这么窘迫,也没有这个母亲送进去那么多。

如今,大明需要大量的读书人,这个母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应该表彰一下。

云昭深以为然,大明百姓今后必须从纯粹的体力劳动者向高级劳动者转变,智慧在以后的劳动中将会占据更大的份额,这是大明日后兴盛的一个标志,所以,这个母亲被秘书监排在了第一位被接见。

妇人的年龄在云昭看来不大,到今年也不过才三十四岁而已,见面之后,云昭觉得这个妇人的年纪至少应该有五十岁。

不过,她身边的六个孩子确实出彩!

尤其是齐齐的穿玉山书院的招牌穿着——雨过天青云***青衫之后,即便是小女子,也显得朝气蓬勃。

尤其是她的三子陆欢,虽然只有十五岁,却已经有了鹤立鸡群之像,哪怕是见到云昭也笑嘻嘻的,毫无畏惧,这一点,比他兄弟姐妹要强的多。

从他一开始就紧紧守在母亲身边就知道,这是一个有想法,有担当的孩子。

这个妇人从十五岁嫁给了一个叫陆成的男子,她们夫妇在共同生活了九年之后,她的丈夫给她留下了六个孩子,便撒手人寰,如今,她将要带着自己的六个孩子觐见人间的帝王。

这是无的荣耀。

陆周氏!就是她的名字。

或许是自己优秀的孩子给了这个妇人足够的勇气,所以,在一个秘书监女官的陪同下进入厅堂的时候,她表现的很是镇定,行礼应答不卑不亢,这很不容易。

当然,这也跟云昭表现的如沐春风有关,一盏茶的功夫,云昭还是从这个妇人口中知道了很多消息。

首先,她是周至县的人。

很早以前,这个县就被蓝田界碑给吞没了,所以,周至县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算是一个好地方。

也是蓝田土地政策最早落实的一个县。

安定的环境,严厉的律法,平均的土地,以及私塾系统的建立,这才给这个妇人创造了,依靠一己之力不但能养活六个孩子,还能供养他们学的原因。

就因为有这些条件,他们才能平安的生育六个子女并且把他们养大,并且教育成材。

文化这东西自古以来就是奢侈品!

就因为蓝田县在很早以前就设立了免费的私塾,这才给了这些最底层百姓一个突起的机会。

这就是最起码的公平,也是云昭孜孜以求的公平。

自从隋朝建立起来的科考制度,不论他有多少弊病,然而,他给了底层百姓一个向攀爬改变命运的机会,这是不用质疑的。

所以,云昭以为,大明日后的考试制度一旦建立起来之后,这个最起码的公平,一定要保证,并且要在这件事设立红线制度,谁逾越了,那就伸手砍手,伸腿剁腿这没什么好说的。

跟陆周氏交谈的很愉快。

云昭不但询问了六个孩子的名字,还过问了他们的学业,以及志向,这些孩子都对答如流。

云昭见陆欢似乎还有话说,就笑着问道:“小陆欢,你才七年级,莫非已经有了想去的地方?”

“回禀陛下,他没有!”

陆周氏的长子陆孝咬着牙说的斩钉截铁,他今年就要毕业了,已经进入了库藏部开始观政了,说话的时候多少带了一些官家的强调。

陆欢很明显的屈服在了长兄的淫威之下,陪着笑脸对云昭施礼道:“回禀陛下,学生如今只想好好求学。”

云昭一笑了之,因为这家伙一边行礼完毕的时候,一根拇指却是朝下的,很显然,这是在告诉云昭,他哥说的全是屁话。

这是一个知道尊重权威,却又知道变通的小伙子,是皇家最喜欢的大牲口人选。

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小伙子。

一盏茶的时间,不能再多了,毕竟,云昭今天还要接见六个人。

给陆周氏的匾额书——劳苦功高!

土是土了一些,不过,大明人就是喜欢这种宽一尺半,长四尺的大奖牌,不喜欢云昭以前设计的一些漂亮的金属奖牌。

目送陆周氏一家扛着匾额高高兴兴的走了,云昭就对秘书张绣道:“没有设立什么物质奖励吗?”

张绣面无表情的道:“至高无的荣耀,添加钱财未免会玷污这样的荣耀。”

云昭吧嗒一下嘴巴道:“为什么我觉得有一些钱财奖励会更加的动人心呢?”

张绣摇头道:“能被财帛打动心田的人,没有资格进陛下的殿堂。”

话说到这个份,云昭只能点头赞同,毕竟,自己若是表现的比秘书还要市侩,这也是不妥当的。

“说说看,下一位又有什么功绩?”

云昭喝了一口茶问了一下。

“前边是文,接下来自然是武!”

云昭皱眉道:“这件事可以这样做,却不能这么说,在我蓝田皇廷,文武是一般的待遇,没有高下之分,这一次你把这种类似五子登科的文放在前面,下一次记得,要把武放在前边。”

张绣回答一声‘知晓了’,便继续道:“陈武,生五子,平生最大的爱好便是积极弘扬我蓝田的好名声,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挪动我蓝田界碑。

曾经创下在一天一夜的功夫挪动蓝田六块界碑十五里的记录。

现如今,五个儿子中的四个在我蓝田军中,两个在李定**团麾下效力,且英勇善战,战功卓著,一子随云福军团南下进入了两广,如今驻扎在广州,最后一子随已故的云猛将军进入了交趾,如今还在丛林中与野人交战。

陈武还说,留下一子不是留着给他养老的,而是看,大明哪里再发生战事了,好让最后的一个儿子补!”

云昭听得愣住了,然后摇着头道:“把茶撤掉,既然是英雄之家,怎可无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