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新的时代到来了

第一五六章新的时代到来了

乌斯藏的事情,是一个正在进行的事件,操作这件事人的是韩陵山与孙国信。

这两个人都是云昭极为信任的人,他以为,这两个人应该对事情的进一步发展有规划,所以,他拒绝粗暴的干涉他们的计划。

这两个人制定出来的计划绝对是有利于大明的,这一点,云昭深信不疑。

莫说阿旺活佛刺血写了一步楞严经,就算他刺血抄写了一整部大藏经出来,云昭也不会舍弃自己两个忠心耿耿的部下,转头去相信一个陌生的喇嘛。

至于乌斯藏高原上正在发生的仇杀事件,云昭如果不想听,他完全可以不听,只需要命令张绣不要把任何有关乌斯藏的文书拿过来,直接封挡就好。

说实话,大明国内的事情至今还千头万绪的呢,云昭不应该分处更多的心力去关注一个遥远地方正在发生的小事情。

接见完毕了六个楷模人物,云昭就乘坐火车离开了玉山城直奔凤凰山城。

在三月初五的时候,夏完淳就已经把这条铁路修建完毕了。

八十里的道路,半个时辰就跑完,云昭对这条备受赞誉的铁路失望之极。

因为这样的速度,战马也能达到,彪悍一些的战马甚至比火车速度快。

唯一的优点便是拉货拉的多,就像现在这样可以拉着一千个人在半个时辰从玉山城跑到凤凰山城。

在张国柱看来,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毕竟,没法子让乘坐火车的老弱妇孺也骑马跑这么快。

可能是因为从玉山道凤凰山城一路都是上坡的缘故,速度才慢了下来,从凤凰山城再到长安的一百五十里的下坡路,火车仅仅用了大半个时辰。

“可以了,这个距离,与这个时间,都很好。”

张国柱见云昭好像不怎么满意,就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都城不能不驻守重兵,可是,重兵也不能距离都城太远,张国柱认为,八十里的距离正好,一百五十里的距离也恰到好处。

玉山城很重要,一旦有警讯,在狼烟点起来之后,凤凰山城的兵马就能在一个时辰之内赶到玉山城。

而长安城如果有警讯,凤凰山城的兵马也能在两个时辰之内赶到,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晚。

“其实,一炷香的时间最好。”

云昭不由自主的唠叨了出来。

张国柱面无表情的看了云昭一眼,就转过头去看铁路两边飞驰而过的景色了,很多时候,云昭总喜欢用这种不着边际的话来炫耀自己的成就。

只有云昭自己清楚,十五分钟跑三十公里,真的不算太夸张。

火车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在蓝田县城的站台停了下来,云昭瞅着充满了古典风格的火车站连下去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

闸门一开,人群如同脱缰的野马向火车狂奔,引起云昭一段非常不好的回忆。

好在他乘坐的这节火车车厢那些人进不来,否则,云昭就会认为自己是一只沙丁鱼!

“能把投入的费用赚回来吗?”

云昭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道。

夏完淳连忙道:“两年三个月,如果最新的火车头能在年底使用,这个时间还会缩短。”

云昭皱眉道:“这么赚钱吗?我告诉你,火车最大的作用是运输,可不是赚钱,如果费用过高,对国家来说,反而得不偿失。”

夏完淳道:“回禀陛下,乘坐火车的费用,与乘坐马车在两地来往的费用一致。”

云昭问了张绣雇佣马车的费用之后,点点头,表示夏完淳把票价定的还算合理。

“重点赚钱的地方是货运,蓝田县有太多的货物需要运送到长安,玉山两地,而玉山也有太多的货物需要运送到凤凰山城,所以,赚钱的速度很快。”

“赚的太多,运费,与车票价格还有下降的空间,五年收回成本,已经是暴利了。”

云昭看了一眼夏完淳送来的文书,然后就迅速做出了决定。“

“回禀陛下,这个数据是核算过的,价钱再降下去,专门跑这三地的马车行就要关门大吉了。”

云昭将文书丢还给夏完淳道:“糊涂!”

训斥完了夏完淳,云昭却不说为什么一定要让马车夫没饭吃,这与他平日里的为人完全不同。

张国柱瞅着云昭,见他一脸的严肃,就挥挥手,让夏完淳离开,他自己低声问道:“为什么呢?”

云昭瞅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树木淡淡的道:“马车行这些年吃运货这口饭吃的太容易了,只有给他们足够的压力,他们才能干的更好。

如果他们不能在这种重压下活下来,那就活该消失,只有这些老的行当消失了,才会有新的行当诞生。

我讨厌一个城市很长时间没有任何变化,不断进取,不断发展的城市,才是我要的城市,我们大明才能一直进步,一直改变,一直自我修复。”

这句话并非是云昭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来到大明之后他发现,这里的城市都是亘古不变的运行着,一百年前的长安城,与一百年后的长安城几乎没有变化。

每一个城市都在选择好了适合自己生活的方式后,就一直没有什么变化。

也不想有任何变化,非常顽固,且不愿意做出改变。

城市里的一门生意太祖父交到祖父的手中没有变化,祖父交到父亲手中也没有变化,现在云昭不想让父亲把生意交给儿子之后,依旧沿用最古老的法子做生意……

这样的事情放在以前云昭一定认为这是一种执着,一种美……可惜,欧洲的工业革命即将开始,这世界将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着改变,如果,大明继续秉承旧有的习惯,迟早会被世界淘汰的。

云昭清楚地知道,他的存在,其实是一种作弊行为,即便他是皇帝,也存在人亡政息这个巨大的威胁。

与其让大明百姓日后被人殴打之后才做出改变,不如从现在就逼迫他们习惯这个将要瞬息万变的世界。

在别的地方这样做很可能会制造出一个个惨案,但是,在蓝田,玉山,长安,凤凰山城这个圈子里面,这样做不会造成太大的动荡。

最糟糕的局面就是马车行的掌柜的破产而已。

马车夫们不赶大车了,能轻易的找到别的活计,饿不死人。

张国柱不解的道:“根据黑衣人从欧洲传来的消息来看,我大明已经是世界的巅峰了,陛下为何会如此忧虑呢?”

“世界巅峰?你知道怎么样的国度才算是世界巅峰吗?”

云昭用嘲讽的语气毫不客气的对张国柱道。

“请教!”

张国柱毫不退缩,既然皇帝已经划下道来了,他就一定会问清楚。

“朕轻声细语,全世界都要竖起耳朵静静倾听,朕一声令下,全世界莫敢不从!这才是世界巅峰!”

眼看着火车在长安城车站缓缓停下,云昭撂下一句话之后,就起身下了火车,在护卫的掩护下,轻易的就混进了人群。

张国柱没有下火车,他还要回到玉山城,所以,直到火车哼哧,哼哧的重新开始启动之后,他才淡淡的道:“不就是想当至尊吗?应该不太难吧。”

云昭听不见张国柱信心满满的话,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瞅着提着箱子,背着包袱的火车乘客们,觉得自己就像是进入了一部旧电影里面。

只有自己是主角,其余人都不过是这个场面的陪衬而已。

一个大腹便便的商贾背着褡裢匆匆的从他身边走过……

一个身着青衣的胥吏怀抱着一个牛皮公文包从他身边走过……

一个脑后束着一个马尾巴的青衫年轻人脚步轻盈的从他后方走过……

一个身着艳红衣裙的女子怀抱一个包裹着的琵琶在一个小婢的陪同下从他前方走过……长相一般,就是走路的样子颇有些风摆杨柳的意味,还给了云昭一个神秘的微笑。

一个手里甩着警棍的衙役懒懒的把身子靠在一根木头柱子上,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被细铁链子锁着双手,脖子上挂着一个硕大的木牌,上书此人是贼!

“呜呜呜……”

火车鸣响了汽笛,缓缓地开动了,云昭回头看过去,发现张国柱没有下车,甚至连朝他招手告别的意思都没有。

“没关系,这座城也是老子的。”

汽笛声将云昭从梦幻一般的世界里拖拽回来,低声自语了一声,就随便跳上了一辆正在等候他的马车,侍卫们才关好车门,马车就快速的向西安城驶去。

刚才经历的场景依旧在云昭的脑海中一帧帧的播放着。

这不是云昭知道的大明,他知道的大明此刻还在建州人的铁蹄下呻吟,哀嚎,他知道的大明正在努力的作最后的挣扎,不该这么安静祥和。

可是,这不是大明又是什么呢?

这是老子创造的大明!

云昭莫名其妙的大笑起来,笑声在马车里回荡,盘旋,最后将云昭全身都沉浸在这场畅快淋漓的大笑声中,让云昭全身都感到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