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与火车作战的人

第一五七章与火车作战的人

火车是云昭来到大明之后真正拥有的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就是他情绪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的原因。

这东西也是距离他的生活最近的一个东西,有了火车,云昭觉得自己距离自己的世界好像近了一大步。

他很希望火车这东西能把大明带入一个崭新的纪元。

这个心思他必须隐藏起来,不能告诉任何人,即便是钱多多,云昭也准备什么都不说。

男人其实是一个复杂的动物,至少,在坦诚这件事上,没有哪一个男人能做到绝对的坦诚。

所以狂喜的云昭在回到玉山城之后,又恢复成了昔日的模样。

现在,他能做的不多,一个千疮百孔的大明想要彻底的恢复,没有十年之功不可得。

夏完淳尽管不明白师傅关注的重点在那里,他还是忠实的施行了师傅下达的命令,不论是火车运费还是客车票都在同一时间内降低了一半。

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就是新建成的铁路开始日夜奔驰了,不仅仅如此,铁路上奔跑的火车头也增加了一倍。

在这个时候,夏完淳突然发现,师傅一直在弄的那个有线电报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至少在铁路编组的时候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尤其是,在实时监控火车头位置上,起到的作用更大。

有了这个东西,就不担心几个火车头同时在一条铁路上奔跑的时候出事故了。

就算是有某一个火车头出故障了,也能提前叫停后边的火车。

他如今是蓝田县令,自然不会亲自去关注完善这个有线电报,把课题托付给了玉山研究院之后,他就开始审视铁路运费降低之后对国计民生的影响。

尤其是要监视那些可能发生民变的地方。

万里马车行!

这是蓝田县最大的一个马车行,也是历史最久远的一个马车行,他们不但负责帮客人运货,运人,还接镖局生意,整个车行里有马车两千辆,有超过三千人依靠马车行吃饭,在蓝田县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蓝田县商业繁盛,自然不可能只有这样一个马车行,如果把大大小小的马车行全部算上,吃这口饭的人数超过了万人。

再把长安,玉山,凤凰山城算上,人数更多。

自从开始修铁路,夏完淳就找过万里马车行的掌柜的赵万里,跟他详细说过铁路修好之后对他们车行的影响,并且直白的告诉赵万里,修铁路是国家大事,不可能为了他们这些人的生计就不修了。

当时赵万里对铁路很是不屑,他认为一个喷火的大茶壶在铁路上奔跑,是一个很不靠谱的事情,商贾们做生意自然会选择他们马车行这种靠的住的行当。

现在,火车开通之后,赵万里万万没有想到,那些与他打交道多年的商贾们,居然在第一时间就投入到铁路的怀抱里去了,将他这个旧人无情的给抛弃了。

不服气的赵万里亲自坐了一次火车之后,看到火车头哼哧哼哧的拖着上百万斤的货物在铁路上以快马的速度奔驰,他才觉得大势已去。

就目前的局面而言,马车行在对上火车之后,半点胜算都没有。

他忽然想起蓝田县尊曾经跟他说起过马车行转行的事情,此时后悔也晚了。

赵万里经历过乱世,即便在乱世中,万里马车行的名头也是响当当的,除过在少华山被人抢劫了几次之外,他们负责的货物从未丢失过。

在他赵万里全盛的时候,即便是李弘基,张秉忠等巨寇也要给他几分颜面。

他不是没有想过自家的生意会不会有危险,当蓝田云氏上位之后并没加有对他万里马车行下手,相反,因为关中商业繁盛的原因,万里马车行反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扩张。

他还知道抢劫他货物的其实就是那群云氏老贼。

在得知这个秘密之后,赵万里就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对谁都没有说,认了这几次损失,

他考虑过所有敌人,自认万里马车行稳如泰山,这门生意可以长久的做下去,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击败他万里马车行的是火车。

火车已经开始运行超过一个月了,在长安,蓝田,玉山,凤凰山这个区域内,马车行除过接到少的可怜的几单小生意之外,一个像样的大生意都没有接到。

最让赵万里不能容忍的是利润最丰厚的载客生意,完全跌落到了谷底。

瞅着坐在屋檐下瞅着他的镖师们,赵万里长叹一声火车运货不需要镖师……

“没活路了。”

赵万里在确认了这个现实之后,就给车行里账房先生下令,给伙计们结工钱,遣散!

这些钱是他掏空了家底才拿出来的,他赵万里豪爽了一辈子,不想在失意的时候被人家戳脊梁骨。

无论如何,也要给儿孙留下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

在关中,名声臭了,这才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车夫们很是安静的从账房手中拿到了工钱之后,就快速的走了,不能再万里马车行当掌鞭的,他们还能在西安,蓝田,玉山,凤凰山城找到给人家赶马车的活计。

毕竟,火车上人多眼杂,一些大户人家的亲眷们并不愿意抛头露面。

他们终究能找到谋生的活计。

伙计们走了,车夫们走了,就连镖师也走了。

赵万里预料中会有一些人留下来,当账房先生把空空的钱柜钥匙交到他手里的时候,赵万里这才发现,当初那些肝胆相照的兄弟们没有一个人愿意留下来。

车行里只剩下密密匝匝的马车,以及马棚里的大牲口。

很快,这些东西也将不属于他赵万里了,因为,当初在扩张马车行的时候,他举了债,利息很高……

一个人坐在门槛上,赵万里哆嗦着手,点着一根烟,绝望的等着债主的降临。

赵万里是个汉子,他没有卷着车行里剩余不多的钱财逃跑。

而是准备把所有的债务还清楚之后,就带着家人回乡下去,至少,家里还有一些谁都没办法拿走的口粮田。

债主们在约定的时间来了,赵万里没有心情多说一句话,仅仅是礼貌的把人家请进来,然后……就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这里的大车,这里的大牲口都是约定的抵债物品,该让人家拿走的他不能阻拦。

他以为自己可以坦然的面对失败。

可是,当那些人拿走他的马车,牵走他的大牲口的时候,赵万里心如刀绞。

当一个痴肥的家伙带着人扛走了他的兵器架子,赵万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可能是这个家伙觉得赵万里很可怜,就从肩膀上取下一柄金灿灿的斩马刀放在赵万里身边,还长叹了一口气,就从他的身边离开了。

赵万里抚摸着这柄金刀,脑海中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初封刀退隐江湖的时候,关中群雄们共同出资,为他这柄陪伴了他大半生的斩马刀镀了金。

当时何其的荣耀……仿佛就在昨日。

一个账房模样的人很有礼貌的请赵万里去别处的门槛上休息,他这里就要锁门了。

赵万里抬头的时候才发现他万里马车行的匾额已经被人卸下来了,就放在他的身边。

地契已经抵押给别人了,现在还不上钱,这里已经属于别人了。

赵万里解下腰带,将万里马车行的匾额背在身后,提着自己的金刀,离开了昔日的马车行,一步一挨的出了长安。

离开长安的时候,赵万里忍不住悲从心来,很久很久没有流过眼泪的金刀赵万里泪水夺眶而出。

他实在是想不通,自己怎么会以如此狼狈的姿态离开这座熟悉的城市。

“呜呜呜”

一阵火车汽笛声惊醒了赵万里,循声望去,只见无数人正脚步匆忙的奔向那个奢华的火车站,他们的似乎都很兴奋,那些人,像极了他当年刚刚把客运马车开通时的乘坐远途马车的模样。

“老子不服你!”

一股怒火从心头升起,赵万里快步来到火车站想要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

在负责看守车站的衙役们的监视下,赵万里拖着金刀狼狈的逃离了火车站,顺着火车道一步步的向老家所在的方向前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一辆火车吭哧,吭哧的拖着一道白烟从远方驶来。

赵万里横刀在胸前,瞅着疾驰而来的火车怒吼一声道:“来吧,老子不怕你!”

说完,就举着金色的斩马刀向火车迎面冲了过去……

“是赵万里自己举着刀向火车头冲过去的,看样子他想要用斩马刀斩断火车。”

一个衙役幸灾乐祸的甩着手里的短棍,向身着青衫的夏完淳解释道。

夏完淳道:“他胜利了吗?”

衙役对这个看样子是玉山书院学生的少年人笑道:“胜利了,金刀断成了两节,他的身子也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肉酱。

如果不是他身边的那柄断刀上有他的名字,还不知道跟火车比武的是赵万里那个倒霉鬼。”

“有人看到当时的场景吗?”

衙役将手里的短棍甩成了一朵花,对夏完淳道:“好我的小相公嘞,看到他冲向火车的证人至少有三个,一个在田地里劳作的农夫,一个放牛娃,还有一个人是开火车的大师傅。

前两个都说亲耳听到火车鸣笛示意他离开,他好像没听见一般,还举着刀子背着匾额向火车冲过去了。

小相公,火车后边拉着上千人,还挂着上百万斤重的货物,那里是说停就能停的。

开火车的大师傅说,他虽然看见了,也是没法子,赵万里不闪开,他开的车在铁轨上,也没法子躲开,就这么直挺挺的撞上去……就此,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