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杀器

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杀器

孔秀,孔氏的孽子!

当然,这个孽子是孔胤植带着一群老朽给他安上的。

孔胤植甚至试过将他驱逐出孔氏,不过这个图谋却没有成功。

因为孔氏其余的老朽们不同意。

孽子是孽子,他的学问却是孔氏数百年来罕见。

孔氏就是靠学问吃饭的,至于别的都不算什么,只要德行不亏,就算跟家主势成水火,他只要搬进孔林中的茅屋,孔胤植也奈何他不得。

毕竟,整个孔氏目前有资格进入孔林闭关的人,只有孔秀一个人。

孔氏家族全是读书人!

上自家主,下到仆役,若是不能识文断字,就是对孔氏最大的羞辱。

从很久以前,孔氏的嫡系子孙就不再参加科考了,他们只要通过家学的考试,就能直接被委派为官员,这一项特权从朱元璋时期就已经确定了。

孔秀曾经连续六年都是孔氏家学大比的魁首。

更是整个孔氏文脉的见证。

之所以说他是孽子,完全是因为此人有两晋乌衣风流子弟的风范,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于一个十六岁就自己配制出寒食散,并且大量服用,然后在大雪飘飞的日子里赤身裸.体到处游走散发的差点身亡的人来说,他对整个世界,乃至整个中华史册都有浓厚的兴。

学问做多了,人就会变态,此言一点不假。

十八岁的某一天,此人突然发狂,在曲阜投重金包下最大的一座青楼,乘坐羊车,穿四条腿的连裆裤与连体的美艳妓子招摇过市。

待到二十岁的时候,父亲亡故,其余子弟无不嚎啕大哭,唯有此人在一边敲着手鼓,呀呀的歌唱,还一个劲的告诉别人,这是好事。别骂这人,这些全是典故。

为此,他的母亲也被他气的一命呜呼。

此人二十五岁之时,忽然化作狂士,自号疯癫道人,在曲阜城中立下擂台,遍数历代先贤,逐一贬斥,就连孔氏老祖也未曾放过。

孔氏中人大怒,纷纷上台与之辩驳,却每每被孔秀驳斥的哑口无言,冷汗直流。

直到三十岁的时候,此人带着老仆游历大江南北,黄河两岸,亲眼目睹了大明的衰败之像后,整个个人就如同换了灵魂一般,待人彬彬有礼,在不见昔日的疯癫之举。

独居于孔林之中,以读书耕作为乐。

孔胤植很清楚,如果说整个孔氏还有能拿得出手的人,毫无疑问,便是孔秀!

他很讨厌孔秀,非常的讨厌,因为,只要跟孔秀在一起,他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傻瓜。

目前的孔秀是一个状态,孔胤植并不清楚,他只知道,在孔秀十六岁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整个孔氏学问最全,最高明的人,即便是孔氏族中的宿老,也从不与孔秀谈经论道。

所以,这一次好不容易出现了云昭要给儿子寻找老师的千古难遇的好时候,孔氏无论如何也要拿下这个职位,唯有如此,孔氏才有复兴的机会。

“这么说,云昭准备给他那个小妾生的儿子请先生?”

孔秀看完了孔胤植拿来的信函,随手丢在桌子上淡淡的道。

“云氏没有小妾,云昭的两个老婆都是皇后,二皇子云显乃是钱皇后所出,据说云昭对钱皇后极为宠爱,曾经说过,钱皇后一人可抵后宫三千。

所以,二皇子很有可能会继承皇位。

你去了蓝田之后,我只求你管好你的嘴巴,你不为自己着想,也求你为我孔氏十万人的性命着想一下,就算我们对你有千万般的不是,这里毕竟是生你养你的家族。

你再想想,若不是我把你困在孔林读书十年,以你的脾性定会召集乡农抵抗建奴,抵抗李弘基,抵抗刘泽清等等匪类。

后果是什么你一定很清楚,那就是个死啊。”

孔胤植苦口婆心的继续劝诫着孔秀,以至于嘴角都出现了白沫。

“恨不抗奴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孔胤植,这是我当年写给你的诗,现在,我还活着,依旧是我的羞耻。

哈哈,我孔氏讲究的便是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看看你的作为,我孔氏哪一点能跟仁义二字沾边?

幸好云昭这个贼寇起来了,给了我们华族一个不算太坏的结局。

我这一次去蓝田,不是为了什么孔氏,我要好好看看,云昭这个贼寇到底有没有治理好我华族的本事。”

对于孔秀出言不逊的样子,孔胤植早就习惯了,也能做到唾面自干,不理睬孔秀说的话,他继续道“此次云昭为二皇子聘师,听说一共要聘请十六位。

以你的才学,应该不难入列,我求你,教好二皇子,最好能让二皇子成为将来的皇帝,唯有如此,孔氏一门才能继续光大。“

孔秀笑道:“不用十六个先生,我一人足矣,好了,你去给我准备车马盘缠,我这就走一遭蓝田。记住了,钱要多,马车要豪,从人要多!”

孔胤植摇摇头道:“银元一百枚,书童一个,书箱一个,驴子一头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这就启程吧!”

孔秀皱眉道:“你就不怕我因为这些外物丢了二皇子先生这个差事?”

孔胤植冷笑道:“云昭给自己儿子一口气请十六位先生,你可想过目的何在?”

孔秀哼了一声道:“十六个学生,一个先生,先生值钱,十六个先生,一个学生,自然是学生值钱。”

孔胤植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孔氏的脸面还是要的,不能巴结云昭巴结的太过份,你的名声在孔氏一族,外人对你知之甚少。

我们若是大张旗鼓的把你送过去,孔氏颜面何存?

只有派一个落魄书生过去,在一群先生中间拿下魁首,孔氏这才长气,明白不?”

孔秀瞅了瞅孔胤植道:“咦?你以前是不要脸的,这一次怎么如此顾惜脸面了?”

孔胤植长叹一口气道:“在你跟前我也不隐瞒了,之所以在建奴,闯贼跟前不要脸,是因为他们不讲理,之所以在云昭面前要点脸面,是因为云昭多少讲点理。

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孔秀点点头道:“与你相识这么多年,唯有这一句话算是真正的大实话。”

孔胤植笑道:“现在你就放心的去蓝田当你的太傅,我这个不要脸的人看家。”

孔秀点点头道:“这一点我不如你。”

孔胤植道:“两百个银元,真的不能再多了。”

“昂,昂,昂”一阵驴叫传来。

孔秀朝门外瞅瞅,发现自己的青衣小童已经牵来了一头黑色的驴子,驴子背上已经铺好了厚厚的棉毯子,在驴子的屁.股位置上,还有一个鼓鼓囊囊的褡裢。

“你让小青走路去关中?”

“那就再配一头驴。”

孔秀点点头道:“镖师也不找一队?”

孔胤植摇头道:“放心吧,如今天下安稳着呢,能害你的大队贼寇已经被云昭杀光了,至于山东境内那些开黑店,打闷棍的小贼,这些年也被你杀掉了不少。

快走吧!”

孔秀长叹一声道:“大贼杀小贼,老贼杀小贼,这年头,没有千百年的贼寇经历,确实没法子好好地当一个贼寇。”

说罢,也不理睬还留在屋子里的孔胤植,从剑座上取过一柄黑色剑鞘的宝剑挂在腰上,然后取来一顶斗篷披上,骑上那匹黑驴子,就带着小童出发了。

“这里面最有可能成为显儿师傅的人是朱舜水,钱谦益,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余者,都是碌碌之辈。”

钱多多这些天对儿子的老师人选费尽了心思,多方衡量之后,终于圈定了五个人。

云昭拿掉盖在脸上的书本道:“我不喜欢钱谦益。”

钱多多道:“可是,这个老贼的学问一等一的好,我们显儿不学老贼为人,只做学问。”

云昭白了钱多多一眼道:“收起你见不得人的小心思,你弄来了钱谦益,准备让显儿以后跟他兄长相争是不是?”

钱多多叹口气道:“也不能都是谦谦君子吧?”

云昭道:“有你弟弟一个坏蛋就足够了。”

钱多多怒道:“还不是因为要帮你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才把一个好好地男儿给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等韩陵山回来了,就让少少交卸了监察部的差事。

天下已经太平了,用不着那么多的监察。”

云昭知道钱多多心中很是不满,云彰留在了玉山书院,一定会被知晓云显这边状况的徐元寿一群人往死里教授。

而玉山书院出来的人物现在已经遍布整个大明。

给云显请的先生虽然都是一时之选,可是,这些人在蓝田皇廷,不是清流官,便是一无所有的儒生,怎么算下来都是云显吃亏。

“好的,你儿子的先生,你说了算,我不说话。”

云昭终究还是投降了,他相信,只要钱多多肯多下功夫寻找,在大明,给云显找十六个高明的老师,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将来,老师是谁其实并不重要,假如两个孩子都有接班的想法,看他们自己的本事就是了。

反正,时间还早的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