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章孔秀的敛财之道

第一六九章孔秀的敛财之道

云昭回到家里的时候,见云显正坐在小书房里写大字。

书房的窗户开着,钱多多就站在他的身后,母子俩人看似都很认真。

云昭来到窗前瞅了一眼,发现云显临摹的正是徐元寿的字。

不得不说,徐元寿的字真的很有特点,虽然在大明算不上最好的,但是,他的字极为清秀挺拔,极具文人气,云昭很喜欢他的字。

他的字体就是出自徐元寿,不过,写成之后,却没有徐元寿那股子清高气,被徐元寿耻笑为强盗字。

所谓的强盗字,就是说,云昭的字与字之间连接过于紧密,往往会出现一个字侵占另一个字的地方,就像一个字在欺负另个一字一般。

没办法,这个已经改不过来了,毕竟,云昭在练习毛笔字的时候是依靠数量堆上去的,没有时间仔细的推敲每一个字,事实上,不论是谁每天要抄写一千字,都会写成这个样子的。

钱多多见丈夫来了,见他没有打扰儿子写字的意思,也就不做声,夫妻俩的目光都落在云显的身上。

云显知道父亲过来了,却不敢停下手中的笔,他也知道,这时候要是表现的三心二意的,后果很严重。

直到写完最后一个字,这个孩子才张开缺少了一颗牙齿的嘴巴冲着父亲笑道“我写完了。”

云昭看看儿子的字,点点头道“心还是有些乱,如果能安静下来,最后六个字还能写的更好一些。”

云显笑道“爹爹来了。”

云昭笑着摸摸儿子的脑袋道“好好,这一次赖爹爹,下一次记着莫要再找借口了。”

云显点点头道“您给我找了好多老师?”

云昭道“订了十六位。”

云显皱眉道“会不会太多了,这是爹爹在惩罚孩儿从宁夏镇逃回来这件事的一部分吗?”

云昭道“一事不二罚,是你爹爹我一向遵守的做事原则,给你找十六位先生,其实是想看看大明境内还有多少真正有本事的文人。

你可以把这件事理解为科考。”

云显听不懂父亲说的话,就把目光落在母亲身上。

钱多多笑道“你父皇要在大明设立科学院与文学院,给你选的先生,都必须纳入文学院,这已经是筹划很久的事情,给你选先生只不过是一个幌子。”

云显抽抽鼻子道“既然是这样,孩儿是不是能从中间挑选最喜欢的老师?”

云昭点点头道“这是自然,不过,你也不能只学文课,算学,格物,化学,几何也要涉猎。”

云显看着父亲的眼睛,不由得把目光挪开,低声道“孩儿也知道私自从宁夏镇逃回来是错的,就是那个念头起来之后,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云昭摇头道“爹爹可不认为这是你的一时冲动,我只会认为这是你做的选择,既然不肯按照爹爹的意愿去求学,那么,只好给你另外一种选择。

你要记住,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一旦选择好了,就没法子改变。”

云显耷拉着脑袋道“我知道,不管我喜欢不喜欢,做了选择之后都要坚持下去。”

云昭笑道“你知道就好,咱们家比较特殊,混吃等死这种事不能出现在我们家,一个人想要做点事情其实很难,如果没有足够的学识,做事情更难。”

云显只是用力的点点头,就重新坐在椅子上看书。

云昭却把目光落在钱多多身上道“以后不要教我儿说话,我是他爹,不是他的皇帝,不喜欢奏对模样的谈话。

钱多多道“您不在乎,那些将要到来的先生们会在乎。”

云昭冷哼一声道“他们已经到了。”

钱多多笑道“最先到的是谁?”

云昭强忍着怒火道“一个混账!”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百尺游丝争绕树,一群娇鸟共啼花。游蜂戏蝶千门侧,碧树银台万种色。复道交窗作合欢,双阙连甍垂凤翼。

梁家画阁中天起,汉帝金茎云外直……”

孔秀赤裸裸的躺在汤池里,怀里拥着两个美人儿,一边哼哼唧唧的吟诵着卢照邻的《长安古意》,一边端着加了冰块的葡萄酒,不要钱一般的往肚子里灌。

他的小童满面忧色的瞅着自己老公子,他刚刚打听过了,这里的花费远不是他怀里百十个银币能应付的。

孔秀明显是不管这些的,在两个妓子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从汤池里出来,被人擦拭干净了身体之后,就裹上一条毛绒绒绒的纯白色大毛巾倒在一张竹床上,接受两个美人儿贴心的揉捏。

“赏……”

孔秀明显对两个妓子的服务非常满意,含含糊糊的说了一个字。

书童小青,只好从怀里掏出十个银币,分给了两个笑的很灿烂的妓子。

好不容易等两个妓子退下之后,小青就把自家老公子的头抬起来道“公子,我们的钱不够!”

孔秀醉眼惺忪的瞅着自家的小童,手随便挥舞一下道“长安有的是钱。”

小青发急道“长安有钱,我们没钱。”

孔秀瞅着小青呵呵笑道“长安有钱,我们就有钱。”

小青怒道“可是,我们连明日的饭钱都没有着落。”

孔秀大笑道“我好不容易离开了残破的山东,一头扎进了这盛世繁华之中,岂有不大醉一场的道理,傻孩子,在乱世,你家公子我一钱不值,到了这盛世,你家公子想要钱有何难?

且给我招来这梅香阁最美的妓子,就说,老爷我要与美人月下谈心。”

“要不,我去取点?”

孔秀转过头瞅着小青笑道“乱世的法子,就不要用到盛世了。”

乱世的法子是最方便快捷的法子吗?”

孔秀摇头道“云昭用乱世的法子短短十五年就一统天下,你看看他现在,想要修复天下费了多少工夫?小子,最快的法子,未必就是最好的法子。

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

小青又道“既然您不准我去偷抢,那么,咱们如何赚钱呢?”

孔秀挣扎着站起来,小青连忙帮他围上大毛巾,就听他家的老公子对他道“取笔墨纸砚来。”

小青匆匆取来了笔墨纸砚,孔秀饱蘸浓墨,思忖一阵,就把毛笔落在白纸上,片刻之间,白纸上就出现了一丛竹子,想了想,又在空白处写了一个硕大的“竹”字,落了山东野人的款,就交给小青。

“少于五百枚银币不卖!”

小青捧着墨迹未干的画作,呆滞片刻道“公子,还是我出去找钱吧,您以前从未售卖过书画,长安多俗人,恐怕不能察觉公子高才。”

孔秀又喝了一杯酒大笑道“如果这幅画卖不出去,我们就回山东。”

“您不是来给二皇子当先生来的吗?这样回去怎么成?”

孔秀叹口气道“当年董仲舒要把儒家献给刘彻,曾经说过,儒家这样的绝色美人,嫁给刘彻这样的小子亏了。

我儒门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弄坏了,所以只能卖五百个银币,不过,这也是我们的底线,如果儒门连五百个银币都不值,我们不回家更待何时呢?”

小青极度不愿去,可是,自家老公子是个什么人他太清楚了,不得已,磨磨蹭蹭的向院子外边走去,出了院子,他还能听到自家老公子还在嚎叫。

“我要最美的女人……”

梅香阁的老鸨子春娘,听到这声嚎叫之后,就斥退了刚刚退下来的两个妓子,对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伙低声道“看好了这个穷酸,要是让他逃掉,唯你是问。”

壮汉嘿嘿笑道“且放心吧,他逃不掉,如果拿不出钱,就卖给煤矿当苦工,也要把钱还给我们。”

眼看着壮汉守在了院子外边,老鸨子春娘这才来到前院。

才出了月亮门,就看到那个穷酸的童子挡在路中间,好似正在等她。

老鸨子脸上立刻堆满笑容走上去道“小公子可是要会账?”

小青冷冷的道“我们没有钱了。”

老鸨子脸色立刻变了,尖声道“莫非要白嫖?”

小青哼了一声道“放心,我家公子不会少你一文钱,现在,把最美的美人给我家公子送过去。”

老鸨子摊开手道“有钱才有好姑娘。”

小青解开腰上的钱袋,也不数钱,连着袋子一起丢给了老鸨子,老鸨子探手捉住钱袋,掂量一下道“不够!”

小青道“先给这么多,我这就去赚钱。”

老鸨子上下瞅瞅这个十三四岁大的小子笑吟吟的道“你要怎么赚钱呢?知道你是人家的,可是,长安城里可不允许这门子生意开张。”

小青眼中寒芒闪过,探手捏住老鸨子的脖子,他身材与老鸨子想当,却把肥硕的老鸨子单手就给提了起来,老鸨子只觉得眼前一黑,舌头吐出来老长,就在她觉得自己就要死掉的时候,小青又把她放在了地上。

老鸨子倒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却不害怕这个看起来力气很大的孩子,好不容易回过气来了,就扯着嗓子大声吼叫”杀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