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三章有教无类才是大事

第一七三章有教无类才是大事

钱多多停下脚步,看着丈夫道:“我怎么觉得味道不对?”

云昭瞅瞅闺女白嫩的小手道:“没什么问题,很干净。”

钱多多靠着云昭坐下来,将眼睛几乎抵在丈夫眼睛上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人家要干什么,你就答应人家干什么?

另外,你那么多的爪牙都去了那里?

韩陵山真的那么容易被人说动?

还有,我们现在的体制,对孔氏来说其实是有利的。

就像孔秀所说,这几年还不明显,等到孔氏子弟真正熟悉了新学之后,他们的一心向学的能力,远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可比的。”

云琸嫉妒的分开爹娘,将自己的小脸放在爹娘之间,冲着他们一阵傻笑。

云昭想了一下,取过一份文书递给钱多多道:“看看这个。”

钱多多打开文书瞅了一眼就奇怪的道:“六年义务教育法?”

云昭点点头道:“本来应该是九年的,可惜,一般人家根本就养不起一个吃闲饭吃到十六岁的娃子,没法子,只好改成六年义务教育。

这是我大明,第一部严格意义上的强制性法令。

也就是说,从明年起,凡是大明国土上七岁的孩子都必须全部彻底的进入学堂,必须学满六年。”

钱多多惊叫道:“我们根本就做不到。”

云昭瞅着钱多多笑道:“不劳而获者在大明没有立足之地。”

“不劳而获?你是说……”

钱多多猜到了丈夫到底要干什么,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

“云显会有四十个同窗,还会有一百六十个同校同窗。”

“我儿子只是这十六个先生要教授的两百个学生中的一个?”

“没错啊,这个学校的科目与玉山书院下院要教授的科目完全一样,如果这些先生有本事,他们就可以把这两百个孩子一路从蒙童教授到大学。

如果这些孩子的成就能达到玉山书院教授的成就,再立一家皇家书院有何不可?”

钱多多瞅着自己一脸平静的夫君,身子软软的倒在床上呻吟一声道:“天啊,你不是要逼死这些儒生,而是要逼死徐先生他们。”

云昭将闺女云琸放在钱多多怀里让她抱着,然后才淡淡的道:“儒家对统治者的态度是一贯的服从,即便我们已经对他们进行了残酷的压迫,他们依旧一如既往的温顺。

无数代的王朝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所以,他们是一股可以利用的力量,只是到了我这里,我有些看不上,他们如果不改良,我是不会用的。

现在,机会来了,我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必须证明自己在教书一道上有所建树,然后才能进入蓝田皇廷。

只有让他们全体加入了,我才能完成我全民开启明智的计划。

如今之大明的弊病,不在于缺衣少食,这个我们可以在两年内解决,不在于外敌入侵,所有的敌人已经被我们赶走了,不出两年,大明国境之内,将看不到一个敌人的影子。

这两项重任,我们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八成。

现在,未雨绸缪之下,开启民智就成了首要的重任。

我已经给了徐先生他们三年的时间,他们却固守着一个玉山书院,多年以来,从教育上向外扩张这件事,他们毫无兴趣。

我拆分玉山书院去了宁夏镇,拆分玉山书院的先生去了各个大城市,这本该是新学急速扩张的一个最好的时机,可是呢?

他们依旧沉湎于教导精英,沉湎于守着玉山书院这一亩三分地不思进取。

这让我何等的失望……

大明需要精英,可是,我更需要开启全民的民智。

由少数精英统治的国家,贵族,阶级这东西迟早会降临,他不会因为这些人出身于玉山书院就有什么改变。

我相信,在我活着的时候,他们翻不了天,可是,我死之后呢?

多多,该来还是会来,这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你莫要忘记,徐元寿先生一群人,他们其实也是旧文人。

这么些年以来,我们不断地改革社会,可是,我们所有人都忽视了一个黑点——那就是玉山书院!

如今的玉山书院已经成了培育官员以及特殊阶层的温床。

这是不成的。

老子来到大明,要的可不是当皇帝这么简单,老子要的是从根本上解决华夏一族长久以来的弊病!

从秦始皇统一华夏开始,我们就在一个怪圈中不断的旋转,秦与汉没有差别,就连律法都几乎是相同的,所以灭亡的模样也差不多。

以后的皇朝也是如此,唐皇朝已经极为强盛了,可惜,仅仅一场叛乱,就把这辉煌的时代给彻底埋葬了……

华夏皇朝越是强大,他灭亡的时候就越是惨烈,带来的后果就越发的酷毒。

三国战乱,五胡乱华,战乱南北朝,蒙古入侵,若大明没有我,最有可能侵占这片大地的人将是——多尔衮!

这片土地又会迎来一个黑铁时代。

现在,我并没有受旧文人的影响,韩陵山,钱少少,徐五想,段国仁,张国柱,韩秀芬,以及我们那些最亲密的兄弟姐妹们心中还只有我们华夏一族,只有天下百姓。

这个时候,你夫君我是最强大的时候。

这件事一定要尽早来处理,处理的晚了,我会担心我没有了这样的魄力。”

钱多多哆嗦着道:“这会引起大乱的。”

云昭瞅着钱多多平静的道:“能乱到那里去呢?”

钱多多忽然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钱少少,韩陵山,徐五想,杨雄……这些人了。

“他们去做准备了?”

“已经准备了一年了。”

“夫君,不会出事吧?”

“不会,徐先生他们必须接受这个结果。”

“能不能缓缓,妾身去找徐先生他们谈谈。”

“没时间了,明日的《蓝田日报》上就会刊登这份文书,秘书监也已经刊印了足够的教材,且已经分发到了各个县,很快就有无数的学堂拔地而起。

徐先生他们能接受要接受,不能接受也必须接受。”

钱多多抱起云琸,颤抖着对云昭道:“夫君,再想想,今晚我去跟冯英睡,您自己一个人多想想。”

云昭瞅着狼狈逃窜的老婆,笑着自言自语的道:“皇帝还真他娘的无情啊——”

清晨下了一场小雨,太阳出来的时候显得冷冷清清的。

玉山城跟以往一样开始了他新的一天。

无数人打着哈欠从家里走出来,该去官府上班的上班,该去做生意的做生意,一些不大的孩子从人群里挤出来,一路狂奔着散向四面八方。

一边跑一边喊:“看报了,看报了,好消息,好消息,从明年起,将施行六年全民义务教育啦。”

一些正在匆匆行走的官员纷纷停下脚步,从报童手中买到了报纸之后,就迅速打开了看了一下,只见头版头条上用最大的字体印着——关于施行六年全民义务教育的若干规定。

看完这个消息之后,很多人第一时间先是转头看向了白雪皑皑的玉山,然后叹口气,继续去上班。

得到这个消息的平民百姓却显得喜气洋洋的,有了这条律法之后,自家的孩子不论愚蠢还是聪慧都必须走一遭学堂,且必须在里面待够六年。

孩子上学这件事,对于关中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必须的事情,最聪明的孩子会进入玉山书院,次一等的孩子会进入各个大作坊开的学徒学校。

不管是哪一个学校,都必须保证傻孩子进入了,能识文断字的孩子出来。

徐元寿大清早就拿到了这份报纸,看过之后沉默良久,最后长叹一声,对仆人道:“去告诉校委会,我们马上召开全校教师会议。”

仆人去了不长时间,玉山书院的钟声就响了起来,凡是看过报纸的先生们,一个个阴冷着脸,纷纷离开了办公室,向书院最大的会议室走去。

没有看过报纸的先生,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原本欢愉的脸色也立刻变得阴冷,不再说话,跟着众人去了大会议室。

今天的《蓝田日报》秘书监特意多刊印了十万份,即便是早有准备,不到中午时分,所有的报纸已经被抢购一空了。

居住在一家旅馆的孔秀自然也拿到了一份。

看过报纸标题之后,脸色大变,一双手死死地捏住桌子,似乎要用尽全身的力道。

桌子被他在不知不觉中抬了起来,等胸中翻腾的这股气消散之后,他毫不犹豫的跪倒在地,面向云昭大书房所在地,连连叩首,每一下都极为虔诚。

张国柱的桌面上也出现了一份这样的报纸,他看了一眼就对秘书道:“拿下去吧,把今天要批阅的文书拿来,趁着没有人来我这里之前,我要把这些文书都批阅完。”

黄宗羲人在玉山书院,也听到了钟声,他踌躇再三,最终没有进入会议室,而是来到火车站,买了最早一班的火车票下了玉山。

“看看吧,这是陛下与国相府做出的最新决策!”

徐元寿的声音还是那么清越,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坐在座位上开始闭目沉思。

小青看着族叔血迹斑斑的额头,不解的道:“云昭说了什么?”

孔秀看着小青哽咽着道:“陛下,想不到陛下的心胸宽阔至此。”

小青重新看了一眼报纸道:“这与我们何干?”

孔秀眼眸中蓄满泪水,仰头看着天道:“老祖宗,您一生追求的”有教无类“将要真正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