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财富?负担?

第一七六章财富?负担?

徐元寿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云昭最讨厌,最恨的就是他妈的惊喜!

作为皇帝,就该万事了然于心,不论别人做了天大的事情,到了皇帝这里都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而不是被臣子做的事情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还傻了吧唧的夸赞。

这表示事情已经脱开了皇帝的掌握,这非常不好~。

不过,这指的是一般情况下,毕竟,大明人太多,一年下来总能给云昭制造那么几件让他吃惊的事情。

比如孔秀,与孔胤植。

“儒孔氏开放孔丘,孔林是什么意思?”

今日,是云昭第一次接见孔秀,他还以为这该是一个桀骜不驯的,没想到,此人自从进入了大书房之后,一举一动都非常符合礼的规范。

并且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回禀陛下,孔丘非孔氏一族之孔丘,虽为孔氏之祖,也是天下学宗,数千年来,孔氏独占孔丘,以孔丘之名享尽荣华富贵,现如今,到了该把孔丘还给天下人的时候了。”

“这是你孔氏全族的想法?”

“回禀陛下,陛下若要施行有教无类的全民教育,离不开孔丘!”

孔秀的话虽然说的有些骄傲。

但是,这个属于孔氏的骄傲,云昭是认的,孔圣人之名,不是云昭这个帝王可以随意褒贬的,甚至于,他的功过在天,在地,且已经深入人心。

在皇朝,也只有大成至圣文宣王可以与皇帝平起平坐。

对于这个元朝皇帝加封给孔夫子的封号,云昭也必须认。

因为,这个封号所宣示的功劳,与他如今想要做的事情不谋而合。

《史记·孔子世家》曰:“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又提到:“孔子曰‘受业身通者七十有七人’”。

所以,真正将孔夫子推到这个高位的最主要原因是——教育上首倡有教无类及因材施教,打破贵族垄断知识之局面,故后人尊为万世师表及至圣先师。

面对不卑不亢的孔秀,云昭也没有立刻对孔胤植要把孔夫子变成国家教育体系的一部分的建议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这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

即便是要接收,也是一向极为浩繁的工程,绝对不是两人随便说两句,就完成交接,这是对孔夫子的不尊敬,也是对云昭这个自称是读书人的皇帝的不尊敬。

“朕听闻,先生胸中的学问浩若繁星,乃是人中之龙,不知此次屈就二皇子云显的先生,先生可否感到屈才?”

孔秀拱手道:“如果只教育二皇子一人,屈才是一定的,如果教导天下人,孔秀可以勉为一试。”

云昭瞅着大言不惭的孔秀道:“很多时候朕都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好的皇帝,可是朕的先生,与大臣们总是觉得这么说不妥,先生以为如何?”

孔秀再次拱手道:“如果陛下能把比您好的皇帝全部杀掉,您就是最好的一位皇帝,若有后来的皇帝依旧比您好,一同杀之,杀五百,陛下必定是千古一帝。”

云昭点点道:“看来,在你眼中,比朕好的皇帝还有好多,甚至有五百之多,不过,你说全杀掉?这与孔福宗的仁恕之道相去甚远啊。”

孔秀皱眉道:“夫子只说“仁”,何时说过“仁恕”?尤其是‘恕,’陛下读书还是有些不求甚解。“

听孔秀这么说,云昭就不由自主的把身子向前倾一下,饶有兴趣的道:“先生说的很对,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确实没有说过什么“仁恕”。”

孔秀再次拱手道:“孔曰成仁,仁必有前提,孟曰取义,义必定有后缀。不明这两点者,不足以说”仁义”。

云昭鼓掌大笑道:“先生所言极是,只是不知这一番话是出自孔夫子之口,还是出于先生之口。”

孔秀皱眉道:“《论语》出自孔夫子之口,却是他的弟子们整理出来的,不足以还夫子原意,陛下当知晓邹忌当年讽齐王纳谏之言,那么就该知晓,夫子的语言被弟子整理之后就会出一些偏差。

后来又经过后人无数次编纂之后,与夫子原意的偏差有多大,陛下应当明白,孔丘并非完人,经过人们数千年来顶礼膜拜之后,就成了圣人。

既然圣人金身已成,那么,该如何做,全在陛下一念之间。”

云昭点点头道:“圣人,神人,礼敬而已,孔夫子也说过敬鬼神而远之。”

孔秀松了一口气道:“既然陛下决心已定,那么,微臣要做的有教无类,从哪里下手呢?”

云昭回头瞅瞅屏风,很快,一个戴着金冠的小少年就从后面跑了出来。

云昭捉住儿子,将他推到孔秀面前道:“有教无类就从他开始,从现在起,他在你面前不是皇子,只是一个一心求学的孩子。”

说罢,又对儿子道:“云显,见过先生吧。”

云显这孩子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生疏,刚才跟母亲躲在屏风后面虽然听不懂爹爹跟这个人说的是什么意思,这并不妨碍他知晓眼前这人,将会成为他的先生。

云家的教育很好,钱多多再宠爱云显,也没有把这个孩子给培养成一个混账。

所以,云显很规矩的向先生行礼,做的倒也有板有眼。

云昭用宠溺的眼神瞅着云显道:“以后好生跟着先生求学,莫要再胡闹了。”

云显瞅着父亲不服气的道:“孩儿从不胡闹。”

云昭笑道:“你不胡闹的话,这时候就该跟着你大哥在宁夏镇求学,而不是留在家里。”

云显看着孔秀道:“只要这位先生可以让我服气,我就会很老实。”

云昭就把目光落在孔秀身上道:“先生以为如何?”

孔秀瞅着云显冷漠的道:“他若能学我三成本事,也算是一代天骄了。”

云显不服气的道:“敢问先生都会什么?”

孔秀拍拍肚子道:“你想要学的东西都在这里装着。”

云显道:“既然如此,你知道极北之地有白熊吗?”

孔秀瞅了云显一眼道:“白熊之事出自《蓝田日报》今年第五十八期《域外见闻》栏目里的一段记述,言说有罗刹人在极北之地见到了体型壮硕,通体白毫的巨熊,这些熊以冰雪为食,偶尔捕鱼,猎获海兽,长居于冰山之上,擅长游水。”

云显愣了一下道:“报纸上的内容你也记得?”

孔秀冷声道:“学问就靠日积月累,这一点你必须记住,虽微小之学问只要初见,也要牢记,所谓的博闻强记便是如此。”

云显笑嘻嘻的又道:“你知道企鹅吗?”

孔秀白了云显一眼,并不做解释,而是看着云昭拱手道:“陛下,二皇子还没有建立必须的学习心态,微臣准备用一月时间来给他建立向学之心,不知可否?”

云昭摊摊手道:“如今你是他的先生。”

孔秀又道:“听闻陛下给二皇子准备了十六位先生,不知其余十五位在何方,孔秀准备驳倒他们之后,再单独教授二皇子。”

云昭笑道:“你会见到他们,不过,是在朕的新学建立之后。”

孔秀起身施礼道:“既然如此,请给孔秀一处书房。”

云昭笑道:“教授云显之前,你还要过他母亲这一关。”

孔秀摇头道:“皇后陛下就在屏风后边,已经算是见过了。”

说完话,他居然就拖着云显告辞云昭,离开了大书房。

而云显似乎对这先生很满意,居然不反抗,乖乖的跟着走了。

孔秀刚走,钱多多就出来了。

“你看看,人家看不起你。”

云昭发现钱多多瞅着儿子离去的方向似乎很欣慰,就不免有些吃醋,出言挑拨。

钱多多道:“人家确实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好人。”

云昭道:“关于这位孔秀先生的文书你也看了,就不拍他把你儿子带坏了?”

钱多多背着手来到丈夫面前嘿嘿笑道:“你是一个强盗,还是一个匪号野猪精的强盗,强盗的儿子有先生肯教,我就谢天谢地了,不论先生把我儿子教成什么样子,都比当一个强盗来的要好。”

云昭疑惑的瞅着钱多多道:“咦,你怎么比我对这个孔秀还有信心?”

钱多多叹口气道:“他教出来的那个叫孔青的孩子,我已经见过了,确实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在我印象中,与这个孩子比肩的好孩子中,也就夏完淳,沐天涛。”

云昭点点头,重新回到桌案后边处理文书,钱多多见状,也就离开了。

云昭处理文书一直处理到了傍晚,停下手中笔,习惯性的捏捏自己的睛明穴,然后低声道:“来人。”

张绣迅速来到皇帝身边。

“传令济南大知府张峰,启动孔丘归公事宜,同时命大鸿胪朱存极,总学监徐元寿,筹备对等的礼仪事项,传孔氏族长孔胤植进京。”

张绣答应一声,迅速去拟定旨意去了,不一会就把拟定好的旨意拿来请云昭过目,云昭看完之后,微微叹息一声道:“中华的历史太长,阴谋太重,遭遇太惨。

我们有过无比辉煌的时刻,也有过极度悲惨的时刻,辉煌时刻给了我们无比的自信,悲惨遭遇又让我们产生了很多的自馁情绪。

这些既是我们的财富,也是我们的负担。

而我们必须背负着这些精神财富努力向前,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我们民族的财富,还是我们民族的负担。

不过,今天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