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命运的尽头

第五十二章命运的尽头

英国人的步兵损失殆尽,即便纳尔逊男爵调集了印度洋上所有的大英帝国战舰,在短时间内,也没有办法对韦斯特岛上面的明军造成太大的威胁。

海军就该在大海上作战,这回事纳尔逊男爵一贯的坚持。

在韩秀芬舰队没有到来之前,纳尔逊必须考虑大英帝国失去韦斯特岛之后该如何控制印度本土的王公们,这个时间段很短,他必须有所作为,否则,大英帝国在印度的十年布置就要付之东流了。

想要对抗强大的东方帝国,唯有将欧洲在印度洋上的多有力量联合起来,才能再一次达到一种微妙的力量平衡。

在这些人中,荷兰人无疑是最可信任的朋友。

而西班牙,葡萄牙人则是可以争取的对象,不过,葡萄牙人的实力太弱,而韦斯特岛的损失需要得到弥补……至于法国人,他们永远都是欧洲的异类,是不可信任的人,尤其对大英帝国而言更是如此。

书记官奥斯丁一个长着一头柔软褐色头发的年轻人回来了。

他带回来了三千一百二十七具尸体。

欧文上校的遗容看起来很平静,身上盖着猩红色的披风。

“他们没有损坏欧文上校的遗体?”

奥斯丁掀开大氅,露出了欧文上校千疮百孔的尸体。

“这是欧文上校战死前的伤口,并非死后的羞辱。”

“是这样的,男爵,不仅仅是欧文上校的尸体是这样,其余士兵的尸体也是如此,明国人只拿走了他的武器。”

“哦?带去的金子他们收了吗?”

“没有,男爵,明国年轻的皇族上校说,他们不贩卖尸体。”

纳尔逊男爵将大氅重新盖在欧文上校的身上,对奥斯丁书记官道:“举行海葬吧。”

说罢就离开了满是尸体的运输船回到了无畏号战舰上。

舰队在印度洋蓝色的海面上航行,而舰队却被幽怨的风笛声笼罩,在几个黑袍牧师的引导下,一具具被白色麻布包裹的尸体,依次被投入了大海。

葬礼举行了整整一天,这一天,纳尔逊男爵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就连心爱的烟斗都没有触碰。

晚上回到船舱,打开自己的航海日记,用鹅毛笔,在日记上写到。

“明国人来了,他们带着优良的武器,威力巨大的战舰,几乎无敌的陆军来了,这是一群骄傲的人,骄傲到了连我军战死士兵身上的银币都不屑拿走的地步。

他们作战很有谋略,且纪律严明,虽然仅仅是一支才组建的皇族玩物一样的军队,依旧在韦斯特岛战役中杀死了费尔法克斯第九步兵团自团长欧文·哈维尔上校以下三千一百二十六人。

毫无疑问,曾经参与内兹比战役并且立下赫赫战功的欧文·哈维尔上校之所以会全军覆没,这并非欧文·哈维尔上校的过错,也不是士兵们不够勇敢。

相反,他们已经竭尽全力,以自己的生命证明了他们并非懦夫。

他们之所以失败,是败在了武器装备上,作战理念上……最让人难过的是勇猛的欧文上校面对的并非明国最强大的军团……

我不敢想象当他们最精锐的军团抵达印度洋之后会是一个怎样的局面。

假如,我们的护国公克伦威尔先生还不能重视起来,我以为,大英帝国将会失去在印度洋乃至阿拉伯海的所有利益。

明国地域庞大,人口众多,且高度文明,他们的新皇帝几年前刚刚平息了所有的战乱,是一个英明睿智且雄心勃勃的年轻君主。

这样的君主,他们的野心是没有边际的,而明国恰恰具备成为霸主的可能,他们有悠久的历史,庞大的人口,勤劳的百姓,勇猛的士兵,以及他们坚定探索未知的决心。

从这一刻起,大英帝国的重心应该投向美洲,全力以赴的开发美洲,在东方,容我悲观的想,我以为在这里我们只需要加强存在就可以了,不可在这里投入太多。”

纳尔逊男爵毫无疑问是英国真正的贵族,他的思想世界辽远,目光敏锐,嗅觉灵敏,韦斯特岛一战对大英帝国来说虽然是一个损失,却远远没有达到让大英帝国朝野重视的程度。

写完航海日志之后,他又给贵族院的坎贝尔公爵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然后,纳尔逊男爵就率领悲伤地英国舰队离开了韦斯特岛。

这一次,他的目标是葡萄牙人在印度东海岸建立的本地治理等殖民据点,韦斯特岛上的损失一定要找到补偿。

如今的英国本土依旧战乱不休,保皇党与克伦威尔的新贵族们还在明争暗斗,如果不出纳尔逊男爵的预料,最晚在明年,公元1649年,就会真正决出胜负。

赖国饶的预料是准确的,在得知大明攻占了韦斯特岛之后,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法国人的战舰就如同鬣狗一般出现在了韦斯特岛海域。

只是纳尔逊男爵在集结了英国在印度洋的所有战舰之后,他的实力依旧强大,这让鬣狗们不敢轻易靠近,他们埋伏在印度洋的各个角落里,随时等候分食一点残羹剩炙。

实力越是强大的舰队就越是靠近韦斯特岛,像葡萄牙这种实力不济的舰队就只好停留在边缘地带,等待有利的时机。

所以,当赖国饶的舰队凶猛的出现在葡萄牙人视野中的时候,葡萄牙人第一反应居然是用旗语问候,直到赖国饶舰队已经横过船身,炮窗露出黑黝黝的炮口之后,他们才慌忙迎战。

十一艘三桅战舰,两艘三级战列舰的实力,在两只舰队擦肩而过之后就沉没了六艘,赖国饶的座舰巫山号铁甲舰更是凶猛无俦的冲进葡萄牙人的舰队中,拦腰将葡萄牙人的舰队拦腰截断,两侧炮窗全部开启,向外喷吐猛烈的炮火。

一次火力投射,葡萄牙战舰大天使号便被彻底打烂,在开花弹击中火药库之后,整艘巨舰猛地跃出海面,然后就碎裂开来,他身边的海神号战舰的主桅杆被迸飞的火炮拦腰砸断,高大的桅杆兜着风砸在宽大的甲板上,将那些水手砸的稀烂。

巫山号粗壮的撞角蛮横的撞碎了海神号的侧船舷,在海风的催动下,海神号的船身剧烈的向一侧面扬起,就在这个时候,巫山号甲板上粗大的火炮轰然作响,一颗巨大的炮弹钻进了船身,而后在船舱中炸开,一艘硕大的战舰顿时就像是被开膛一般,从中间猛烈的炸开。

再被巫山号蛮力撕扯一下,海神号也从中间断裂开来,赖国饶瞅着巫山号两边碎裂的即将沉没的高高竖起来的两半截船身冷笑一声松开自己衣领道:“又少一个敌人。”

只可惜,巫山号撞角上顶着半个残破的船舷,速度一下子就慢下来了,等到他清理干净之后,海面上只剩下抱着碎木板等着被俘虏的葡萄牙水手,而葡萄牙人还能行驶的战舰,则已经挂着满帆离开了这片海域。

大明的铁甲舰最大的毛病就在于太重,速度不及这些木制帆船。

幸好还有皮糙肉厚,火力凶猛的特点,否则,在茫茫的大海上,绝对不是灵活多变的欧洲战列舰的对手。

从一开始,赖国饶就没有想过全歼葡萄牙人的舰队,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只想把葡萄牙人的舰队打残,自己好去在葡萄牙人在印度东海岸建立了本地治理的殖民据点,如果能拿下那里,收获可能不如韦斯特岛的收获丰厚,想必也该是一笔庞大的财富。

这是一场突袭,开始的猛烈,结束的也非常快,赖国饶下令救起那些水手之后,便离开了隐藏地,准备再靠近维斯特岛一点,看看有没有别的便宜可占。

韩秀芬对手里的葡萄酒很满意,酒色殷红,酒香浓郁,最重要的是坐在他对面的雷蒙德伯爵的一张脸苍白的就像是一个吸血鬼伯爵。

“我们是朋友!”

雷蒙德伯爵再一次强调了一下他与韩秀芬昔日的友谊。

韩秀芬转动一下高脚酒杯道:“所以,伯爵阁下,你可以活着回去。”

“攻击大英帝国这对韩伯爵来说不是一个好主意,我们可以联合起来瓜分印度,我们甚至还能一起消灭掉该死的荷兰人,从而成为这片海域乃至印度的主人。”

雷蒙德孜孜不倦的为自己的生命游说着眼前这个强壮而美丽的女人。

“谁说不是呢,这是一件令人悲伤地事件,不过,我皇平生最讨厌跟人合伙做生意,所以,男爵先生,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

你们的克伦威尔护国公可不是一个原以为赎一个贵族愿意付出代价的人。”

雷蒙德连忙道:“伯爵,韦斯特岛上的财富足够交纳任何赎金了。”

韩秀芬喝了一口葡萄酒笑道:“那是我的,你不能那我的钱去付你的赎金。”

“伯爵,即便在最危急的时候,我也没有下令烧毁岛上的棉花跟棉布,您应该感到满足。”

韩秀芬端着酒杯站起来笑道:“这些事情我已经全权交给了大明西印度公司的总督全权处理了,您应该多跟他沟通一下,放心,这一位,也是您的老朋友。”

雷蒙德眼睁睁的看着韩秀芬离开了船舱,想要说话,张了张嘴巴,最终还是低下了头,此时此刻,他希望纳尔逊男爵能够攻下维斯特岛,用俘虏的明国人来交换他。

就在雷蒙德思忖该如何渡过这一段难熬的时光的时候,一个熟悉的人走进了他的舱房。

“雷恩伯爵?”

身着大明青色丝绸长袍的雷恩摆摆手道:“我现在是大明西印度公司的总督,不是什么伯爵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