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谈判,谈判总能有好消息

第五十四章谈判,谈判总能有好消息

边寨的将军们的每一个行动都必须配合皇廷的政治指向。

就现在而言,对蓝田皇廷来说,快速的提高百姓的生活水平才是当务之急,让百姓快速的享受到新皇朝带来的可以亲眼看见,亲自体验到的好处,才是所有工作的重心。

开疆拓土并非必须的事情,除非开疆拓土能帮助皇朝达成提高百姓生活水平的目的。

过犹不及!

当开疆拓土成了百姓们的负担,并且对于国防没有帮助,仅仅是纯粹的开疆拓土,这样的征战就毫无意义,且显得格外的愚蠢。

很多时候领地的多寡,取决于需要,这个需要要看现在,也要看将来,这需要一定的眼光与胸襟。

对于这一点,云昭本人是有深切体验的,在他当公务员的时候曾经听说过很多传说,据说在困难时期,国家为了备战,准备将京城一些著名高校迁入陇中保护起来……结果,被当时的官员拒绝了……借口就是没有足够多的粮食养活这些高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还听说,著名的旅游地九寨沟原本是陇中的辖地,只是因为当时嫌弃那片地方穷困,硬是被强势的陇中官员塞给了四川,然后……

很多时候,眼光决定了未来,这一点眼光云昭是具备的,或者说,目前这个世界的人加起来也不如他眼光长远。

所以,云昭在尽全力开拓一阵子之后,立刻就停止了这种毫无节制的开拓,就目前而言,将军们开拓出来的土地已经足够大明百姓百年之用了。

要知道距离每远一百里,治理的成本就会增加一成以上。

至于云昭倾注了巨大心力的火车,电报……现在还顶不了事,马蹄子依旧是最快捷的传递消息的方式。

韦斯特岛上战火连天!

那些原本面对战争总是畏手畏脚的云氏族兵们,终于慢慢地进入了状态,在歼灭了英国费尔法克斯第九步兵团自团长欧文·哈维尔上校以下三千一百二十六人之后,他们的自信心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在这种状况下,再面对荷兰人的武装水手的时候,就显得游刃有余。

赖国饶舰队司令官又一次向云纹军团补充了弹药之后,又运走了一批黄金,然后,就把云纹丢在这座被火炮严重肆虐过得海岛,重新隐藏进了茫茫大海。

韩秀芬的大舰队依旧没有到来。

或者说,她已经遗忘了守卫这座岛的那些云氏族兵,即便有刘明亮不断地提醒,他也没有办法唤醒韩秀芬这个装睡的人。

于是,荷兰人,法国人,西班牙人开始联合起来进攻这座满是宝藏的海岛。

这样的行为是被允许的,按照海上的惯例,他们抢夺的是英国人不要的东西,至于大明人,因为不宣而战的原因,他们这时候就是一股海盗。

葡萄牙人的战舰忽然间就从印度洋上消失了,对这一点,赖国饶非常的诧异,当他匆匆的赶到印度东部沿海准备进攻葡萄牙人营地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

葡萄牙人的尸体被当地的土著吊在海边的椰子树上,臭气熏天……

而明国军舰袭击了英国人统治的韦斯特岛以及葡萄牙人舰队,并且无耻的谋杀了葡萄牙人领地的传言,正在大海上蔓延。

纳尔逊男爵利用其余欧洲诸国对大明的恐惧,轻易的在印度,组建了欧洲联盟。

等到中华六年一月,韩秀芬的大舰队依旧没有从马六甲海峡出来,而赖国饶的第一分舰队却频繁地开始骚扰那些围困韦斯特岛的欧洲战舰。

战争,在这一刻就形成了可怕的胶着状态。

在连续三个月的战争中,没有一个欧洲人能活着留在韦斯特岛上过夜,这就是云纹的战绩。

海岛攻打不下来,海战中又占不到便宜,加上雷蒙德伯爵活着从大明舰队中回来了,在他的提议下,谈判就成了最主要的话题。

张传礼参与了谈判,不过全程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帮他说话的人是雷恩。

大家都刻意的忽略了韦斯特岛,也刻意的忽略了葡萄牙人。

一张硕大的英国人绘制印度地图,被四种颜色的线条划分的清清楚楚,这些线条都是横平竖直的,就像切蛋糕一样,怎么看怎么舒服。

在谈判结束之后,张传礼还发现,大明国内囤积的巨量麻布,已经在谈判桌上销售空了。

在大明卖不出去的麻布,在这场谈判中变成了棉花,香料,珍贵的木料,以及珍贵的海产品。

根据张传礼计算,可以收获六倍的利润。

不过,在这场谈判只,大明的瓷器,丝绸,纸张,中成药,也被捆绑在一起,只能经过这几家公司来售卖。

在这些事情谈妥之后,韩秀芬终于来了,大家坐在一起喝了一场酒,每个人看起来都很高兴,一点都不像是曾经相互厮杀过得对手。

最让张传礼吃惊的是,这群在摒弃前嫌之后,一致认为奥斯曼大帝成为了大家新的敌人。

“我们总是需要一个共同敌人,才好让大家放弃分歧,最后拧成一股绳。这一场战争的好处就在于,把我大明从敌人的位置上抬下来了,把奥斯曼帝国抬上去了。

随着时间慢慢地流逝,人们会忘记我们曾经有过的惨烈战争,只会垂涎奥斯曼帝国的财富。

先给自己树立一个敌人,这就是欧洲人做事的习惯,假如没有一个明确的敌人,他们会坐卧不安的。”

韩秀芬跟张传礼解释了一番。

雷奥妮道:“我父亲说,这一次的谈判,看起来似乎是我大明损失了不少,可是,在他看来,我大明如果能把目前的局面维持十年以上。

东西方的沟通贸易就会成为现实。

而奥斯曼帝国,也将会陷入泥沼,等我们控制了印度之后,奥斯曼帝国也就该进入落日时分了。

这对大明来说意义重大,要知道东西方的贸易之所以不能扩大,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奥斯曼帝国的官方海盗控制了阿拉伯海。”

张传礼叹口气道:“这个法子陛下已经在一统天下的时候用烂了,吃一个,筷子夹一个,眼睛再看一个……”

韦斯特岛上看起来很干净,可惜沙滩上却臭气熏天。

荷兰人,法国人,西班牙人已经把自己战死的将士们的尸体执行了海葬,可是,这些天以来,这片海滩上因为曾经有过太多的尸体腐烂过,所以,想要清新的味道很难。

云纹得意洋洋的迎接了马六甲总督将军韩秀芬上岸,他特意将缴获的武器堆积在一起展览给韩秀芬看。

他很希望能从韩秀芬这里获得一个不错的评价,从而让他完成南洋的训练任务。

只是韩秀芬并没有理睬他,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一个面目黧黑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老南洋的军卒从军列中走出来,将一个本子交给韩秀芬之后就转身离开,没有再进入队列。

“慎刑司,还是密谍司?”

云纹笑嘻嘻的问老周。

老周脸色严峻,咬着牙从队列中站出来大声道:“启禀将军,所有的战事都是我周启良指挥的,若有不当之处,请将军责罚。”

听了老周的话,云纹郁闷的对站在身边的云镇道:“这老狗要抢功?”

云镇低声道:“回去收拾他,现在别吵吵,免得被韩将军看笑话。”

韩秀芬对老周大声说的话仿佛没有听见,而是认真的看着那个老南洋人交上来的本子。

看完本子之后朝老周道:“大明什么时候又有家奴了?”

老周被韩秀芬鹰隼一般犀利的目光看的浑身发抖,吞咽一口唾沫道:“我的命是部长救下来的。”

韩秀芬冷笑一声道:“他救了你一命,你就把云杨当成了主人?”

老周挺起胸膛道:“属下没学问,只知道救命之恩只能结草衔环以报。”

韩秀芬看着老周道:“云杨居然胆敢蓄养私军,怎么,他准备造反吗?拖下去,重责四十军棍,逐出军营,再敢以平民身份进入军营,将严惩不贷!”

老周颤声道:“将军开恩,属下受部长之命护卫云纹上校,并非擅自进入军营。”

云纹见老周已经被军法官拖走了,就来到韩秀芬身边道:“韩姨,这老狗平日干活还算卖力气,您就看在小侄的份上饶了他这一遭。”

韩秀芬笑眯眯的看着云纹道:“你爹有没有跟你说起过我这个人?”

云纹笑道:“那是自然,爹爹总说韩姨乃是我大明的无双统帅,是他平生最敬佩的人。”

韩秀芬笑道:“这个谎话说的贴心啊。说起来,我跟你爹已经快三年没见过了,上一次见面,还是他这个兵部部长准备减少我海军拨款的会议上。

我当时就告诉他,别被我抓到把柄,一旦捉到了,休要跟我将半分情谊。”

韩秀芬的脸上带着笑意,牙齿很白,可是她的眼睛里却是冰冷的,瞅着云纹就像是瞅着一只待宰的羔羊,云纹转身就跑,后背上却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让他的身体飞了起来。

啃了一嘴的沙子,正要求饶,却听韩秀芬用冷的掉渣的声音道:“你身为军中主官,一连犯下二十七处错误,其中致命错误有三,导致军中同袍无辜战死十六人。

云纹,今天莫说你那个没用的老爹来,就算是你那个至高无上的叔父来了,你也休想让我饶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