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他们不过是一副药

第五十五章他们不过是一副药

在南洋有一种刑罚叫做晒鱼干。

就是把人绑在一根杆子上,泼好海水之后曝晒。

渔民们处理咸鱼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

韩秀芬认为云纹就是一个又臭又硬的咸鱼,所以,就给他准备了这样的刑罚。

韦斯特岛一战中,云纹属下的军官们都获得了这样的礼遇,而那些士兵们却获得了韩秀芬的赞扬。

在这支军队中,官职越高的人,就表示着他们家在玉山的地位就越高。

让无能者占据高位,这是对军队的最大的不负责任。

而在云氏族群中,却不是这样看的,他们认为地位越高的人就越是对云氏忠心,至少,云纹就是这样认为的,同时,云纹的助手张绣也是这么看的。

韩秀芬自从离开玉山书院之后,就一直在带兵,他亲手卓拔的军官数不胜数,甚至可以这样说,大明海军中有超过六成的人手是她一手提拔的。

所以,她对军队的构成有自己的看法。

对于别人经常担忧的坐大问题,韩秀芬是不担心的,她就是一个准备把自己嫁给大明的女人。

没错,三年前回到玉山的时候,她已经正式当众发过誓言,准备一生不婚,不生子,将自己完全彻底的先给自己的事业,自己挚爱的大明。

怀疑这样一个纯粹的人没有任何意义。

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韩秀芬在南洋才能担任最高长官这么多年,而朝廷原先制定的第一舰队,与第二舰队轮换防区的准备,也就此作罢。

从玉山离开的时候,韩秀芬偷走了韩陵山的小儿子准备由她来抚养,可惜,在邙山被韩陵山追上,两人翻翻滚滚的恶战了两天,最后,如果不是见韩陵山娶得云氏女哭的太过凄惨,韩秀芬是不会答应把孩子还给韩陵山的。

云昭倒是很希望韩秀芬能领养一个云氏子弟,可惜韩秀芬看不上,还说龙窝里面养出鸡雏,乃是云氏之耻。

云昭听到这个回应的时候暴跳如雷,准备质问一下什么叫做龙窝里面养鸡雏,此时,韩秀芬的座驾已经离开了广州回马六甲了。

为此,云昭特意写了一封信,将韩秀芬臭骂了一通。

现在,云纹与其说是在为他犯下的过错赎罪,不如说在为他叔父说过的话受苦。

海水刚刚泼到身上的时候,清清凉凉的很舒服,当烈日将水蒸发掉之后,他们的身上就有一层白花花的盐,皮肤也被曝晒的起了皮,只要触碰一下就痛不可当,连声求饶。

痛的厉害的时候,云纹一度认为,韩秀芬真的想要杀了他们。

到了这个时候,云纹却不求饶了,跟一个长辈求饶不寒颤,可是,跟一个要杀他的人求饶,云纹还做不到。

就在他们被晒得昏厥过去之后,守在边上的军医,就把这些人送回了树荫,用清水帮他们清洗掉身上的盐巴,开始治疗他们被晒伤的皮肤。

云纹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无力的瞅着眼前这个还算漂亮的护士,瞅着人家鼓腾腾的胸口细弱的道“我想吃奶。”

军中护士对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冷笑一声道“九蒸九晒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水手。”

云纹对护士的话充耳不闻,只是贪婪的看着护士的胸口道“我想吃奶。”

护士仔细看了看云纹,发现这个家伙现在还处在迷茫状态中,可能真的是想吃奶,而没有什么猥亵的意思,就用扇子扇着云纹红色的皮肤,希望能早点结痂。

云镇的身体明显要比云纹好很多,同样的症状,他已经可以坐起来呲牙咧嘴了,当他也想学云纹说那样的话的时候,却被护士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于是,云镇的惨叫声震耳欲聋。

韩秀芬来了,亲自检查了云纹的伤势之后对军医道“快点治好,陛下既然肯把他的小鸡雏交到我的手里,等我还给他的时候,他就该知晓什么是鸡雏什么是蛟龙了。”

军医道“还来?”

韩秀芬道“你以为九蒸九晒是怎么来的?这是我亲自经历过的,只要能扛过这一关,他们即便是在海水里泡两天,也毫发无损。”

云纹艰难的转过头用无神的眼睛瞅着韩秀芬道“韩姨,你就饶了我吧,我不是那块料。”

韩秀芬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你不是那块料,不过,在我手里,废铁老子也会把他锻炼成精钢!”

云纹痛苦的用脑袋撞着床板,可惜他的床板是棕绳编织出来的,撞不死自己。

“小子,你的地位来的太容易,你的一切都来的太容易,没有吃苦却能成为大明军队序列中的实权上校,这是不对的。

咱们大明军队不能出现废物,我不知道你爹是怎么想的,在我这里行不通,我们有权力剥夺你的上校军衔,可是,我一定要把你锻炼成一个合格的上校。

也只有这样,你才不会成为我大明军队的耻辱。”

云纹瞅着韩秀芬那张坚毅的大脸,喉头抽搐两下,呴喽一声就昏迷过去了。

在大明军中,只要是一个团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当这些军官被太阳跟盐水一层层剥皮的时候,那些受到优待的士兵们,也纷纷离开了凉爽的树荫,陪着自己的长官一起受罚。

看到这一幕,韩秀芬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将军,您真的不在意云杨将军吗?”

孙传庭轻声问道。

韩秀芬苦笑一声道“在军中,简单一点最好。”

“将军,您与云杨部长之间的关系在上次海军拨款事宜上已经有了裂隙,如果云纹抗不过去,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您的训练中,我想,后果会非常的严重。”

听了孙传庭的话,韩秀芬低头沉思了片刻道“先生可曾听说陛下病倒一事?”

孙传庭道“听说了,不过后来痊愈了。”

韩秀峰苦笑一声道“心病,那里有那么容易痊愈,云纹这些人就是韩陵山给陛下开的一副治疗心病的药,老的黑衣人被各种因素给搞垮了。

如果云纹这些人还不能成长起来,我担心陛下会动用别的手段来增加自己的安全感。

有时候当被人的部下真的好难啊,就连训练这些人也不能让这些人对我们有好感,可是,不把这些人训练出来,会有更加严重的后果。

既然别人都不愿意当恶人,那么,这个恶人我来当。”

孙传庭点点头道“也是,一个新生的王朝,就该多一些有担当的人,如果连这点担当都没有,这个王朝是没有前途的。

陛下昔日给我写了一副字,我把它送给你。”

说着话,就从勤务兵手里取过一个盒子,掏出一个卷轴,摊开之后韩秀芬轻声念道“,。”

孙传庭笑道“这是我诈死之时,心中百感交集,陛下看出我心中的恐惧,就特意写了这一副字送给我,每当我心中感到彷徨的时候,就拿出这幅字,心中总会觉得安泰。”

韩秀芬将这幅字卷起来放在孙传庭手里道“我不用,我更加相信陛下,陛下不过是一时误入歧途,他会走出来的,等他走出来,他依旧是那个身着白衣,站在月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英雄好汉!

如果我用这幅字才能安心,不断羞辱了我,也羞辱了陛下。”

苏传庭呵呵笑道“很好,这才是新一代中流砥柱该说的话,既然决定了,那就去做,如果最坏的事情发生了,就推到老夫身上。”

韩秀芬用事实证明了——人这种东西真的是一种贱皮子生物!

云纹第一次被曝晒了两个个时辰就差点没命,可是,当他第二次被绑到杆子上并且浇上海水之后,他一直坚持到了日落,才真的昏迷过去,虽然在这当中他每隔半个时辰就自我昏迷一次也没有用,在军医的帮助下他还是坚持了一天。

这一次,他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三天之后再一次被绑上了杆子,这一次这家伙似乎认命了,不喊叫,也不求饶,而是开始认真思考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多抗一阵子。

这一次他坚持了两天,不是被晒得昏迷过去了,而是累的。

被清水清洗一遍之后,他的身体上就出现了一层白色的薄膜,用手轻轻一撕,就能扯下来老大一片,他是这样,别人也是如此。

第四次的时候,他们获得了解脱,这一次没有人绑住他们,而是站在烈日下端着枪,枪口上绑好石头要在这样的环境下练习瞄准。

随着训练次数的增加,他们的训练科目也在不断地增加,第九次训练结束的时候,云纹忽然发现,自己又把凤凰山军营的所有训练科目重复了一遍。

只不过,跟这里的训练比起来,凤凰山军营的训练就像是在郊游。

一天激烈的训练结束之后,云纹抱着自己的步枪背靠在一棵椰子树叼着烟对云镇道“早知道在凤凰山的时候就好好训练了。”

黑乎乎的环境里,云纹只能看见云镇一嘴的大白牙,云镇的声音从两排白牙中间传出来。

“奶奶的,老子原本是长安市上的白脸小郎君,现在只有一排牙齿跟屁股缝是白的,就连老二也黑的没法看了,这让老子回到长安之后如何会那些小娘子呢?”

云纹吐一口烟懒懒的道“别想你的长安小娘子了,我们下一步要去的地方已经定了。”

云镇闻言立刻爬起来道“去哪里?长安?”

云纹淡淡的道“林邑,南洋的原始森林里。”

云镇跳起来大叫道“去喂蚊子跟蛇虫吗?”

云纹哼了一声道“去丛林里捉张秉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