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两难

云昭看过云彰的文书之后,长叹一声,合上文书对张绣道:“归档吧。”

张绣取过文书,没有说话,就把文书放进了巨大的书架最高一层。

在云昭的大书房里,有十六排巨大的书架,这些架子上摆满了文书,只有最高的一层只有不多的一些文书存在。

这些文书有张国柱的,有韩陵山的,有李定国的,有雷恒的,有韩秀芬的,也有杨雄,徐五想这些人的,当然,还有更多人的,无不是大明重臣……现在,多了一个云彰的。

张国柱在蓝田城虐杀蒙古牧民的文书在这里……

韩陵山蹂躏乌斯藏的文书在这里……

徐五想清理汉中的文书在这里……

杨雄镇压长沙乱民的文书在这里……

现在,又有了云彰驱使奴隶开凿蜀中道路的文书也被放在了这里……

大明没有奴隶,或者说,大明人不可能成为奴隶,那么,这些奴隶来自于那里就很值得思索一下了。

云彰说这些奴隶中没有一个大明人,这一点云昭还是相信的……问题在于,大明不允许国内出现奴隶,这条禁令不仅仅是针对大明人,也基本上适用于任何人。

这个决定是云彰在考察完毕宝鸡到成都之间修建铁路的路线之后作出的一个决定。

看来这个孩子已经明白了修建这条铁路的难度。

难度不在资金上,也不在技术上,现如今,大明国内对铁路建设的投资很是狂热,如果云彰愿意以他皇长子的身份筹集资本,这几乎没有难度。

可是呢,修建铁路的人员呢?

不说别的,仅仅是在三百里长的悬崖峭壁上开凿铁路,想平平安安的修建过去纯属做梦。

通往蜀中的道路都是人的尸体铺就的。

这句话不是云昭猜测的,而是有历史记录的。

战国时,秦国为打通陕西到四川的道路,秦昭襄王于公元前267年开始修筑褒斜栈道。

这条起自秦岭北麓眉县西南三十里的斜水谷,到达秦岭南麓褒城县北十里的褒水河谷,全长大约四百里的栈道,是在峭崖陡壁上开山破石,钻孔架木并在其上铺板而成。

当时火药还没有发明,在上为绝壁、下为激流的自然条件下,先民们先是采用“火焚水激”的方法开山破石,然后再岩壁上凿成一尺见方、两尺深的孔洞,分上、中、下三排,均插上木桩。

接着在上排木桩上搭遮雨棚,中排木桩上铺板成路,下排木桩上支木为架,最终于公元前259年完成,历时八年之久。

史书对这一段惊心动魄的筑路过程给了极高的赞扬,文人也纷纷写文章赞颂修路的功绩。

可惜,不论是正史,还是野史对于筑路过程中死掉的一万六千名奴隶只字不提,他们就像是一群工具,在修路的过程中被消耗了,如果不是悬崖峭壁之上隐约留下来的一些石刻记录,他们的生死不会有人知晓。

蓄养奴隶会彻底的败坏人心,弄乱国家的秩序,这一点,云昭以前跟很多人说过,他不管国外是个什么样子,在大明国内绝对不允许。

今天可以蓄养外族奴隶,当蓄养奴隶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总有一天奴隶主会出把自己族人也当成奴隶。

傍晚的时候,云昭回到家中,云琸已经被送去了玉山书院,所以,家中只有夫妻三人安静的用着晚餐。

云昭的晚餐历来不太丰盛,两荤两素的菜肴加上一份汤面条,就是他们三个人的晚餐。

云昭吃完一碗面条之后,觉得没有吃饱,冯英就给他添了半碗,云昭吃完了面条,就把饭碗推到一边,瞅着冯英道“我儿子带回来了两万四千个奴隶。”

冯英愣了一下道“从哪里来的奴隶?”

云昭道“哪里来的都有,有欧洲人,有黑人,有交趾人,有南洋人,还有乌斯藏人,蒙古人,可以这么说,只要是我们能见到的人种,他那里都有。”

“没有大明人?”

云昭叹口气道“如果有大明人,这事就不会对你说了。”

冯英的身体抖动一下,然后低声道“彰儿要这么些奴隶做什么?”

“开凿入蜀铁路。”

钱多多端着饭碗两只眼珠子躲在饭碗后边咕噜噜的在丈夫及冯英脸上转悠。

冯英叹口气道“那孩子想要干您没有干成的事情。”

云昭道“动用奴隶修建国内铁路的动议不绝于耳,这件事眼看着就要经过代表大会讨论之后执行了,这孩子不该这时候率先行动。

所以说,他被人利用了。”

钱多多见丈夫的语气软下来了就笑道“把利用阿彰的人除掉就是了。”

云昭摇摇头道“没有那么蠢的人,现如今,大明国土过度膨胀,国内这些人手明显不足,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趋势就是人力的价值在不断地增长中。

所以就有很多人把目光盯在奴隶身上了。

这不是某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一个阶层的事情。

现在,很多人都富裕起来了,就觉得自己不用劳作了,可以舒舒服服的接受别人的伺候了,雇佣一个大明人的价钱足够他们购买五个奴隶。

这就是彰儿使用奴隶修路的原因。”

冯英慢慢地道“夫君,既然使用奴隶对我们大明是有利的,那么,夫君为何还要如此小心谨慎呢?”

云昭似笑非笑的瞅着冯英道“这种事情一定会有报应的,你信吗?”

钱多多笑道“夫君连满天神佛都不相信,这时候怎么又相信报应这一说了呢?”

云昭摇头道“我是不相信满天神佛,但是我相信老天有眼。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当我们觉得一件事对我们只有好处没坏处的时候,坏处就慢慢滋生出来了。

我一直认为,自己的国家自己建设这条道路是没有错的,只有生活在我们自己建设的国家,我们才能安享他带给我们的所有便利,并懂得珍惜。

这些年,在我的纵容下,大明的人力价格在不断地上涨,这就是我要的一个结果。

也就是说,我想通过这个方式让没有多少生产资料的百姓富裕起来,同时也限制一下商业,工业带给人们的暴利,继而达到全民共同富裕的目的。

我中华一族之所以能在这个世界上屹立千万年,依靠的就是勤劳,这是我们的根本,如果把这个看家本事丢掉了,我们以后恐怕要真的沦为强盗了。

强大都是一时的,就像我们现在,可以尽情的在四海劫掠,等到我们没法子继续劫掠的时候呢?当我们将剥削当成一种正常的谋生手段之后,却没有剥削别人的能力的时候,我们该何去何从?

最重要的是,一旦奴隶被引进了,富裕的永远是一部分人,不可能惠及大明全民百姓。

到了那个时候,富裕者因为拥有奴隶的帮助,他们就能迅速的变得更加富裕,而那些穷困者呢?那些依靠出卖自己的劳力谋生的人在工价一步步降低的时候,又该如何生存呢?

与那些奴隶们竞争?

最后他们也会沦落为奴隶的,这是一定的。”

冯英摇头道“不会的,我们有代表大会。”

云昭哈哈大笑一阵后道“你以为几千人真的就能代表全大明一万万六千万人?你再去看看这些代表的履历,看过之后你就会发现——引进奴隶这件事对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有利的!

因为,他们是大明一万万六千万人口中的最强者!

你指望这些利益既得者会过多的考虑那些受损的百姓的利益吗?

就算这些代表中有道德高尚,怜悯弱者的人存在,你敢保证他们能在代表大会上占据绝对优势吗?

道德,在利益面前是不堪一击的。”

钱多多不解的道“可是,蜀中铁路是一定要开凿的,就算现在不开凿,以后也一定是要开凿的,如果只用大明工匠,费钱不说,死伤一定不会少。”

云昭叹口气道“这就是我犹豫的原因,我比谁都希望早日开通从宝鸡到成都的铁路,这样一来,蜀中,关中就会彻底的连接成一体。

再用关中,蜀中的财富带动贫瘠的中原,以及西部边陲。”

冯英想了一下道“夫君,为何不是先发展容易发展的地方呢?比如,富庶的东南以及海商繁荣的广州呢?”

云昭瞅着冯英笑了。

长出一口气道“也是一个全民富裕的问题,如果朝廷这时候将大量的资本,政策向这些地方倾斜,这些原本就富裕的地方会更加的富裕。

最终的结果就是贫富不均,依旧与我们共同富裕的目标背道而驰。

经过我们这些年的土地改革之后,大明百姓已经初步解决了吃饭穿衣的问题,所以,对于财富的追求没有那么急迫。

关中,蜀中,以及西北之地没有太多的资源,所以我们只有先通过政策把短板培育的高高的,等这个短板足够高了之后,在发展有富裕基础的地方,如此,才能解决贫富不均的问题。

自古以来,王朝的动乱的原因莫不是出自贫富不均。”

钱多多眨巴着眼睛道“夫君,您怎么知晓东南以及广州那些地方一定会后发先至呢?”

云昭再次叹了口气,从袖子里取出一份文书放在冯英的面前道“这是韩秀芬的八百里加急,知道吗?属于大明的大航海时代就要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