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爱情?不见得吧?

第六十章爱情?不见得吧?

“人贩子都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当张德邦再次掏出一张四百个银元的银行票据拍在方三的胸口,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方三不在乎,他们祖辈就是干这个营生的,要说像他这样的人家生孩子应该没有,但是,他觉得自己的谷道长得很好,连痔疮都没有。

所以,对于张德邦说的那些话,他权当耳旁风,只要有钱赚,被人说几句,权当是赠品。

他不在乎,船上的人却怒了,一个个提着刀子挡住了张德邦的去路,几个朝鲜女人吓得缩成一团,张德邦却用手指戳着那个面目阴鸷的男子的胸口道:“在朝鲜,你们可能是王,看清楚,这里是大明,老子买人花过钱了,现在,给你家张老爷收起你的刀子。

割破张老爷一根手指,你这种海盗,拿命都赔不上。”

方三见张德邦真的怒了,就连忙插进来冲着那个海盗一样的男子摆摆手,推开围堵张德邦的那些人,给张德邦让出一条路出来。

张德邦见那个小闺女光着上身,就解下自己的衣衫裹住那个孩子,交给她的母亲,然后哼了一声就带着她们从人群里走了出去。

目送张德邦走远了,方三用阴冷的目光看着那个海盗模样的男子道:“谢老船,你给老子听清楚了,记清楚你的身份,这里是大明,我们是做买卖的人,不是海盗,更不是山贼。

官府之所以对我们做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是因为这么做对官府有好处,可是,你要是敢在大明胡作非为,就算逃掉了,杭州慎刑司也会追杀你们到天涯海角。”

面目阴鸷的谢老船愤怒的看着方三这个下三滥的人,喉咙间发出沉闷的咆哮声。

方三从怀里掏出一把银元拍在谢老船的胸口道:“别多想,赚钱才是天下第一等的事情。”

银元叮叮当当的从方三的指头缝里掉在甲板上,被其余的人捡起来,装进一个布袋子,最后揣进谢老船的怀里,簇拥着他离开了。

巨大的海船依旧在钱塘江宽阔的江面上游弋,方三却坐着舢板上了岸,今天的买卖算是做成了一笔,开头不错,接下来,他还要联络更多的有钱人家,希望能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把这一船人都处理干净。

张德邦没有别的营生,就是专门吃瓦片的主。

托祖先的福,他家在杭州有六间铺面,四座宅子,算不得大富大贵,却也衣食无忧。

朝鲜女人自然是不能带回家的,否则,那个臭婆娘一定会哭天抹泪的上吊,放在外边就没事了,那婆娘生不出儿子来本身就理亏。

正好,张邦德在运河边上有一座小小的宅院还空着,宅子不大,因为靠近运河,风景不错,还算繁华,他将朴氏安置在了这里。

自从来到这座宅子里,朴氏就战战兢兢的。

张邦德递给朴氏一个不大的钱袋,然后对她道:“我的要求不高,给我生一个儿子,然后你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孩子我会交给我老婆抚养,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明白吗?

另外,你这个朴氏的姓在大明不好听,换一个,以后就叫郑氏吧”

郑氏连连点头,张邦德回头看看那个被他上衣包裹的女孩子叹口气道:“看你们也不容易,朝鲜人在大明是活不下去的,你们又没有户籍。

回朝鲜估计也是死路一条,我老家的里长是我亲舅舅,看看能不能给你们上一个船民的户籍,以后,要好好的学汉话,朝鲜话可是不敢再说一句了。”

吩咐完这些话之后,张德邦就关上宅子的门,独自出去了。

他刚刚走,郑氏就跌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闺女哭的凄惨。

不过,在哭了一阵之后,她就对闺女道:“你是大院君之后,虽然是一个女子,你也一定要记住,你的身体里流淌着皇族血脉。

从今后,我不准你说一句朝鲜话,除非你已经强大到了可以说朝鲜话而让大明人拱服的地步,你如果能做到,那就回到朝鲜去。

在这之前,我会用尽所有的力气帮助你!”

小女子对于郑氏的话没有听得很明白,只是抬头瞅着院子里那棵柚子树上结着的累累果实。

郑氏带着两个侍女收拾干净了宅子之后,大门开了,张邦德扛着一袋米提着一篓子菜油,走了进来,交给了郑氏之后,又转身出去,提进来不少菜蛋肉,把一条鱼交给郑氏之后,就红着脸从外面拿进来一些布匹,对郑氏道:“先好好地养养身子,做几身衣裳。”

郑氏蹲礼谢过,张邦德就笑眯眯的对郑氏道:“你以前是一个享过福的女人,跟了我,不会让你吃苦,既然已经逃离了朝鲜那个人间地狱,就好好的在大明过活。

女人嘛,平安过一生也是福气。”

郑氏犹豫一下道:“妾身以前也是“两班人家”出来的妇人,希望夫君怜惜。”

“两班人家?”

“读书人。”

张邦德连猜带蒙的终于弄明白了这个女人是朝鲜读书人家的女人,立刻就笑的非常开心,也终于觉得自己的六百个银元花的不冤枉。

聪明女人生出来的孩子总会聪明一些,不像自己的那个黄脸婆,整日里除过打扮,打马吊之外再没什么用处。

至于郑氏的其它身份张邦德一点都不在意,早就听方三跟他吹嘘过,在澳门的大栅栏里面,朝鲜皇家的女子都不稀罕。

处理完这些事情,眼看着天色已经晚了,郑氏在等孩子吃饱睡着之后,就默默地去铺床,张邦德却起身道:“你们吃的苦太多了,这些天就好好地调养身子,明天我再过来看你们。”

说着话,就冲着郑氏笑了一下,关好门,离开了。

“老爷是个好人。”

一个朝鲜匍匐跪坐在郑氏的身边,看着摆了满满一床的新东西,忍不住低声道。

“比不得大院君!”

郑氏冷冷的道。

“大院君逃跑的时候没有带上夫人。”

另一个仆妇满含怨念的道。

郑氏瞅着窗外皎洁的月光道:“只要他活着就好,我们夫妻总有相见的一天,到了那一天,我会死在他的怀里。”

夜风浮动,柚子树婆娑的影子落在窗户上似乎有化不尽的哀怨。

离开了宅子的张邦德觉得自己必须要去一遭青楼,他其实很痛恨自己刚才做出来的选择,走到青楼门口,他甚至已经听到了那些女子的娇笑声,犹豫片刻,转身回家了。

云昭此时也回家了。

心情一点都不好。

他听了张国柱的谏言,同意有限度的开放异族人进入大明,明天,《蓝田日报》就会把这个消息传遍大明。

至于那些人建议,准许大明商贾,工坊主雇佣异族人做工的事情,被他一口否决了。

这些人进入大明,能做的事情不多,开放程度最高的只有矿工,以及农工,牧工,至于女子,主要就是以服务业为主。

那些人没有想到皇帝会真的开这个口子,所以,他们第一时间就向云昭保证,会把他们弄到的大部分奴隶送去煤矿,铁矿,钨矿,铜矿,朱砂矿等等矿场作业。

剩下的用在修铁路的工地上,以及在西北的农场里。

第一批进入大明的异族人不会太多,以五十万为上限。

这个规矩是云昭定下的,可是,云昭自己都清楚,只要这个口子开了,在利益的驱动下,最终进入大明的人绝对不会只有五十万人。

这是一个大势所趋的事情。

大明在南洋使用奴隶的事情百姓们可能不清楚,这里的官员如何会不明白呢?

南洋的那些奴隶,每年都能给大明创造丰厚的财富,不论是蔗糖,还是橡胶,香料,甚至是米粒狭长的稻米,在大明都是炙手可热的好货物。

回到卧室就看见钱多多撅着屁股在翻箱倒柜,而他的二儿子就守在母亲身边,两人的脑袋都钻进了木头箱子,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云昭咳嗽一声,钱多多就把头从箱子里抬起来笑吟吟的对云昭道:“夫君,您还记得段国仁送给妾身的那一盒子蓝宝石去了哪里?”

云昭想了一下道:“我不喜欢别的男人送你礼物,所以,被我丢给赵国秀拿去变卖,修建医院了。”

云显对父亲的回答简直难以相信,他很想离开,可惜母亲已经低头瞅着他道:“你看,如果你对一个女子的爱恋没有达到你父皇的标准,就老老实实的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云昭看着儿子道:“怎么,开始对女孩子感兴趣了?”

云显摇头道:“我师傅认为我应该接触女人了,还说我接触的越早越好。”

云昭笑道:“为什么呢?”

云显烦躁的丢下木头箱子的盖子,发出一声巨响,然后对父亲道:“女人很麻烦,师傅认为我需要找几块宝石拿给他,他好带着我去看看那些女子的本来面目。”

云昭瞅瞅钱多多然后对儿子道:“你就没想过是你师傅这个混账想要骗你的宝石?”

云显大声道:“自然是知道的,我就是想看看师傅怎么用那些破石头来告诉我一些他认为我应该明白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