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玉凌青之怒

在高空,一直观摩叶风尘炼丹的灰衣老人,双眼之中射出寒光。

不远处的无人小道上,玉凌青与一名外门长老出现,并且,在这两人的身边,还有一名弟子,这弟子,正是叶风尘炼丹房的下手薛三!

只见这三人说着什么,薛三一直谨记,最后,玉凌青和那名外门长老离去,薛三偷偷摸摸地打开炼丹房的门,走了进去……

“有意思。”灰衣老人冷冷一笑,转身离去。

叶风尘在洞府内修炼,吞下一颗超凡三级开灵丹,运转心法,进行修炼。

第二天早晨,他深吸一口气,醒了过来。

“境界到达超凡一品巅峰,随时都能够提升到达超凡二品!”他思量着,“今日炼丹之后,服用一枚地宝,冲关超凡第二品境界。”

使用地宝冲关,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但是,他的实力不同于普通人。

淬体以及境界,因为在肉身境界出现过意外,要比大部分人的厚实、强大,虽然是超凡一品,但实力却比肩超凡三品中的佼佼者,要是运用各种顶级法术以及大磨灭碎空术,可勉强力战超凡四品!

他提升境界,要比同境界大部分人,难度好几倍,只能够使用地宝,进行冲关!一个月前,他就是超凡一品巅峰,可就是突破不上去,可见其难!

一旦突破,实力也是同境界超凡的多倍!

“可惜,这超凡意志,一直没有个结果。今日,赠送一枚凝神丹给刘楠师姐,算作补偿。”今天,又是刘楠来此展示超凡意志的一日。

今日清晨,刘楠来此,为叶风尘展示超凡意志。

叶风尘后靠天地凝心阵以及天吸灵阵,仔细感悟着玄奥的天地之力,奈何没有任何感悟。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刘楠停止释放,她劳累地吐出一口气。

“我倒是还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借用刘楠师姐的超凡意志入我的体内。”叶风尘走过去说。

“会不会有危险?”刘楠可是知道,这种意志,可以斩杀高层次强者,威力强大。

“会有破体危险!”叶风尘递上一颗凝神丹,这是超凡三级凝神丹,开出过一虹,非常珍贵。

“没有特殊情况,没必要使用这种危险方法!”刘楠接过道谢,“日后,我会多抽空,为你展示超凡意志。”这话说不清道不明,反倒是让叶风尘欣喜。

“其实,持续释放超凡意志,对我控制这种力量的能力,也在提升,超凡意志,要比一个月前,强大很多!”她轻轻一笑,如雪中的花儿绽放。

说罢,她离去。

叶风尘在洞府内又感悟了一下午,无果之下,停止修炼,前往炼丹房炼制丹药。

这炼丹过程,也是一种凝练意志的过程,这段时间,他的意志要比一个月前,强盛不知道多少倍,这对于他感悟超凡意志,也有一定的好处。

只是,他刚刚来到炼丹房,却发现来了熟人。

玉凌青来了,身后跟着众多丹药房弟子。

四周,围着众多弟子,气氛凝重。

风阳急忙跑到叶风尘身边,低声说:“丹药房的人不让我们去通知你。这里出了大事!”

“跪下!”玉凌青上前一步,满口戾气地说。

经历千绝山的一个月,每晚躲避各种强大蛮兽的攻击,都会让他身受重伤,如果不是携带的丹药够多,他早已经死在了里面。

这段日子,他每晚的伤痛越多,就越憎恨叶风尘。

此时,身穿着青袍的玉凌青,全身都是伤势,左脸颊上的伤疤,让他多了几分可怖之意。

“玉长老,你有什么理由,让我跪下?”叶风尘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双眼闪过冷光。

玉凌青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让他很熟悉的人,是一个外门长老。一个月前,叶风尘还在风凝山,与这个蒙着面纱的长老,交战过!

“哼!陷害长老,你觉得你没有理由跪下?”玉凌青满口杀机地说,“薛岭!他不下跪,打得他的双腿,直至跪下为止!这个无法无天的南荒人,是该回到那破烂不堪之地!”

叶风尘的目光一冷,只见那名外门长老,提着一盏玉灯,身上有紫电袅绕,携带强大的超凡之力,碾压而来。

珍宝阁就在不远处,里面的长老飞到空中,皱眉询问:“玉长老,你没必要把心中的杀气发泄在一名弟子身上吧?”

内门弟子朱清见势不对,偷偷飞向长老会,通知内门大长老来此。

“珍宝阁!很好!上次,书儿被这南荒杂碎打成重伤,珍宝阁长老却故意无视,甚至关了大门,等我解决了这南荒来的小杂碎,我再跟你算算旧账!”玉凌青好似变了一个人,说话之凌厉,让所有人的神色一变。

“哼!莫非你以为,一个丹药房首座,真能威胁到我?”珍宝阁长老的神色阴沉,“你所做之事,众人明知,不要重蹈覆辙!”

“等会,我会让你看看证据!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则,我会认为,你是这小杂碎的同犯!”

轰隆!

众人的目光被吸引。

叶风尘手持冰魄棍,身体变大,浑身是血地站在原地,在他前面,是被轰击在地的薛岭!

此时,薛岭的头部受伤,意识昏昏沉沉,急忙往后退。

他扛着薛岭的超凡之力,以自伤的方法,重重给了薛岭一击。

“口口声声小杂碎,口口声声南荒人,玉老狗贼,又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不是?”叶风尘满脸鲜血,阴森地盯着玉凌青,“你倒是说说,我来了这清仙宫,倒是给清仙宫丢了什么脸?”

众人愤慨无比,认为玉凌青实在是小人气度。

一个历经生死的南荒人来到清仙宫生存,硬生生被他逼迫到了此时这种地步。

凝山是个直爽汉子,看着玉凝青如此欺压叶风尘,实在是气不过,他拿着自己唯一的一颗超凡灵髓丹走向叶风尘,他大声喊:“叶风尘师兄,你来清仙宫,给清仙宫长了脸!如果你不嫌弃,我一直没舍得用的超凡一级灵髓丹,你服用下,至少能缓解一些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