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桑林石【求果实】

桑吉冷冷地看着叶风尘,轻蔑的说:“现在想走,你们不觉得晚了么?”

“快撞啊!”古桑族公主叉起腰,指着叶风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桑吉,怎么回事?”古桑族老者问了一声。

桑吉刚想理清来龙去脉,发觉对方似乎没有做错什么,反倒是他有些嚣张不讲道理。一时间,他呆立当场,无法用合适的词语去解释。

叶风尘冷冽一笑,语气森冷:“他说不出来。”

“这家伙做错了事,反过来还想要教训我们,真不要脸。”土狗打量着那老者,观察他的神色。

老者皱眉。

而公主见桑吉不动手,怒气冲冲:“你是公主还是我是公主?”

桑吉这才回过神来,见公主和老者看过来,他结结巴巴地说:“刚刚,这个人族家伙撞到了公主!”

公主哼哼一笑:“知道你为什么错了吧?”

叶风尘打量着桑吉:“这就是你认为我犯大罪的原因?”看向老者,语气平淡,“古桑族的气度,果然不同凡响!”

老者深深地打量着叶风尘,淡淡地说:“你知道我们的身份?”

“在这个地方生存,只要稍微注意点,就能清楚。”叶风尘对着老者拱手,“古桑族的公主走路不看路,撞在我身上,这叫做桑吉的家伙,要治我大罪,请问,古桑族要治我什么大罪?”

这话不卑不亢,却让桑吉的脸色涨红无比。他愤怒地看着叶风尘,却毫无办法,最后,他不得已开口:“你有暗杀公主的举动!”

“看来以后走路要小心看路了,要是擦擦碰碰到一位公主,我还不得被诛九族!”土狗嗤笑,“古桑族不愧是百族之一!”

公主不高兴了,她不管这些,总之,她之前被撞到了,这一撞,她要讨回来。

“我不管!你刚刚撞到我,你要付出代价!”

“刁蛮!”叶风尘厌恶地说。

“闭嘴,人族小子!”老者的目光森冷起来,“人族算什么东西?”

他身上的气势缓缓释放,往叶风尘和土狗压去。

叶风尘后退一步,忍不住单膝跪地。

他运转超凡之力,但这股气势太强大,让他几乎窒息,身上有巨大压力。

“人族算什么东西?你莫非以为,你们躲藏在北荒三大宗派的间隙之间,是因为人族算不得什么东西?”

这话,让老者彻底大怒。

在他的身上,气势加大释放。

土狗直接晕厥,而叶风尘口吐鲜血,目光森冷地盯着老者:“现在,北荒三大宗派去了两个,你们古桑族敢出来了?”

“人族小子,我随时就可以捏死你!”老者上前一步,叶风尘再次吐出鲜血。

叶风尘冷冷一笑,目光冷冷地盯着老者。

对面一个顶尖强者,他那森冷的目光,桀骜的神色,便是古桑族公主以及桑吉,也忍不住心中震惊。

“刚刚我人族强者可曾对你们古桑族有什么举动?”叶风尘的目光带着疯狂,这一刻,他的情绪被带动。

“人族死了就死了!那刚刚,你们口中的南荒大魔,是否在这城池里面,杀害过古桑族的人?”

老者的神色难看,手对准叶风尘,冷冷开口:“欺压我古桑族公主,顶撞古桑族强者!你已经犯了死罪!”

叶风尘森冷一笑,牙齿之间挤出鲜血,他的目光看向古桑族公主。

这位公主害怕地倒退一步,神色大变。

“古桑族,别看不起人族,当兽潮出现时,你们最后还是要依靠人族。那位南荒强者,你是打不过他的!他说打不过你,不过是因为,他是一个人,而你是一个族!”

“人族跟畜生无两样,你死了,也没人会为你去得罪古桑族!”老者的脸色微微狰狞,对方的话,句句直击他的内心。

他不清楚,这样一个低阶超凡,是如何知道这些高层次的秘密,更不知道,超凡三品的人族,是如何抵挡他那可怕的威压。

“去死吧!”老者动了杀机,可怕的伟力镇压下来。

“他死了,你承担不起古桑族被灭的下场!”带着可怕威压的声音,从上空传来。

一把方天画戟忽然悬浮在叶风尘的身前,乌光散发的力量,让古桑族老者护住公主和桑吉后退。

身穿黑色鳞片铠甲的男人出现。

他在空中,冷冷地盯着古桑族老者。

“莫非你以为,我什么都没听见吗?”男人的声音,让老者的神色微变。

古桑族的公主还在此!

叶风尘神色不变,森冷地盯着老者:“老家伙,告诉我你的名字!今天的耻辱,等我回到北荒的那一天,亲自找回来!我人族子弟,不需靠前辈去铺路!”

这话,让那男人的心中一动,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叶风尘。

古桑族老者的脸色难看,他无视了叶风尘的话,而是看着上方的男人:“疆镇天,这里乃是北荒!你要是出手,古桑族不会坐以待毙!”

疆镇天的嘴角一笑,带着嘲讽:“我不会出手,否则,真落了南荒大魔的名称。我来此,是来借宝物,而不是杀人!”

他指着叶风尘:“此子足够灭了你们古桑族!”

听到这话,老者才再次打量叶风尘,不屑一笑:“就凭他?”

“知道北荒的化树宗和双玉池,是如何被灭的吗?”疆镇天的话,说明他看穿了叶风尘的身份。

不过,这也能很好分辨。

因为,叶风尘的身边总是会跟着一条会说话的土狗。

老者的浑身一震,神色大变地看着叶风尘:“叶风尘!”他忽然看向晕倒在地的土狗,这才恍然,眼前这位人族小子是谁。

四荒六州相传,化树宗和双玉池的覆灭,跟叶风尘这个人族小子有太大的关系。

“告诉我你的名字!”叶风尘指着老者,“我会让你知道,人族为何会这么强大!不是你这等藐视人族为低等生物的古桑族能理解的!”

老者的脸色有些狰狞,脸上青筋暴露,冷冷地说:“老夫桑林石!听说,你有远古巨龙的血脉,但即便如此,我古桑族对你这个人族小辈,还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