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一人硬闯【拜谢帮主大哥】

黑铁鹰散发超凡八品级别的气势,锋利的爪子可以轻易刺穿一名八品超凡的身体。

“是万战宗的顶级蛮兽,是万战宗一名符师饲养的宠物!”有超凡在远处惊喜地说。

“这小子死定了,竟然敢斩杀尊贵无比的大宗派超凡!”

叶风尘冷冷一笑,看着上空的黑铁鹰,他冲了上去。

这一刻,他收起冰魄棍,大魔灭碎空术施展到极致,在在字之下运转,力量比以往增强双倍有余。

双眼带着精光,黑白二色犹如流光般在他的双拳上凝聚。

五行真意!

五行战天拳施展,化作五行真意拳,轰击上去。

正面与黑铁鹰实实在在地对轰。

轰隆!

剧烈的波动传荡。

黑铁鹰惨叫一声,浑身洒血,他的双翼断裂,从高空摔落,所有超凡被震惊。

这等蛮兽的力量可不是普通级别的八品超凡,至少也是八品超凡巅峰级别,但就算是这样,在这面具男的攻击之下,竟然撑不过一招。

叶风尘深深吸了一口气,化作一道淡金色长虹,冲向远处的高塔。

他化作长虹,撞断了高塔。

高塔轰然倒塌,惊动内城门内的所有强者。

“竟然敢破坏万战宗的万战塔,找死!”一道怒喝从万战宗的驻扎地传来,一道金光冲天而起,身上散发着超凡九品的力量。

所有人惊呼,终于有顶尖强者出手。

叶风尘长啸一声,冲天而起。

他刚刚进入云层,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就这么怕死?”浑身缭绕金光的老人冷冷一笑,他拿着一把长枪,枪身上散发金光,这是极具穿透力的金刚之力。

可怕的力量从老人的身上爆发。

他化作一条金光,穿透进云层。

当他从云层之中穿透而过的时候,却骇然的发现,面具男不见了。

“在那里!”一名万战宗的超凡在地面上惊呼失声地喊了一声。

所有人看去,顿时觉得浑身汗毛立了起来。

只见到面具男,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这名九品超凡的老人身后,而这名顶级超凡,还没有察觉。

老人听到下方的人惊呼,急忙转身。

不过,叶风尘再次施展缩地成寸消失。

论速度,同境界几乎是天下无敌,除非有人施展九字切心法。

“在这里!”叶风尘的声音出现在老人的头顶上。

“弄虚作假!”老人怒哼一声,长枪绽放金光,金光化作金猿铁拳,覆盖向上方。

“在这里!”叶风尘瞬间出现在老人的面前,五行真意凝聚在拳罡之中,直击面门。

砰!

老人口吐鲜血,受了伤,但还没有到达严重地步。

叶风尘消失,出现的时候是在更高空,他看着下方还在寻找自己的老人,他摇头:“果然,速度上虽然无敌,但是力量还是有所不足!”

他考虑是否要利用龙威意志以及冰魄棍,斩杀老人的时候,远处多个地方出现三股强大的气息。

“其余宗派的顶级超凡也出手了!”有超凡激动难耐,认为这嚣张的面具男必定会死去。

叶风尘深深吸了一口气,冷淡地说:“看来,要斩杀这些超凡,需要用龙元之力了!”他感知得到,这三股强大气势,全是超凡九品境界的存在。

“在这里!”他对着下方的老人喊了一声。

这句话,叶风尘喊了三句。老人听到这话,内心极度的愤怒,他感觉自己被一个四品超凡耍了。

老人扫了一眼四周,见有三道长虹飞来,他冷冷一笑:“南荒人,你是第一个敢违逆我万战宗的低级超凡,今日,你足以自傲!”

手中的金枪,散发可怕力量。

真乃是超凡神精铁打造,威力十足。

“这里可是南荒城!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叶风尘的双眼带着杀机,手持冰魄棍,“莫非你以为,我杀不了你?”

这话一说,他消失。

出现的时候,是在老人的面前,几乎是近在咫尺。

“找死!”老人的金枪,砸向叶风尘的脑袋。

但是,他刚刚砸去,却骇然的发现,眼前这人变了。

此人从一个人变成了一条龙人。

“叶风尘的巨龙血脉!”一名半年前去过北荒的超凡惊呼,神色骇然,“是他!他是南荒人叶风尘!天呐,完了!”

“叶风尘?”有超凡微微皱眉,“利用阵法斩杀化树宗、双玉池以及东荒两大宗派的超凡?”

“可笑,他即使来了,敌得过我万战宗的强者吗?”

再说叶风尘。

他施展龙元之力的瞬间,战斗力再次提升一个档次。

眼见金枪要接近脑袋,他冷冷一笑:“我送你去西荒!”这一刻,他紧握冰魄棍,砸飞对方的金枪。

五行真意施展!

轰隆隆!

黑白二色融于金色龙鳞拳之中。

对方运转超凡之力抵挡,但是无济于事。

砰!

叶风尘一拳,直接打穿这名老人的胸膛,一个巨大的血洞触目惊心地出现。

“境界高有什么用?庸人一个!”叶风尘抽出拳头,忽地转身,看向围攻上来的三名九品超凡。

他身上的淡金色超凡之力,斩断万战宗老人的身体。

空中有鲜血洒下。

这一刻,叶风尘的双眼中释放金光。

身上的超凡之力释放出冰魄人魂的寒冰之力,虽然只能够让对方的行动稍微滞缓。

“南荒畜生!今日你必死!”天灵宫阙的顶级超凡,是个眉毛发白的长老,他的身后有一条冰蛇。

“就你了!”叶风尘瞬间消失,当出现的时候,是在此人的身侧。

龙威意志施展!

此人的大脑瞬间受到震荡,身体僵硬在空中,一动不动,身上的超凡之力消失,那条冰蛇也淡化在空中。

指向性的超凡意志,让此人的灵魂受到巨大的震荡,让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力。

这一刻,这名天灵宫阙的白眉老人犹如任人宰割的牲畜一般,没有任何的反抗力和防御力。

叶风尘一笑,右手中的袖里剑,轻而易举地抹过这白眉老人的脖子。

热血在空中洒下。

他瞬间消失。

出现时,在远处。

另外两道长虹刚要行动,忽然见到白眉老人浑身是血,无力地往地面坠落,纷纷神色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