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他懂情【拜谢帮主大哥】

十二颗古木,从她的身上出现。

“通天术!”人长春吃了一惊,其余人震撼地看着这一幕。他们没有想到,清香仙子会有这么大一手招式。

清香仙子获得三倍战力,十二颗古木流转在周遭,她轻点葱花指,虹光刺向剑不凡。

轰隆!

十二颗古木,硬生生挡住了剑印。

叶风尘看到这一幕,震惊地说:“你从建木果实中得到的上古奇术!”他来不及多想,危险来袭。

魔蟾来了!

“公子!”太阴体急切地说了一声。

“尽快结束这一战才是!”叶风尘沉声说,他的身上同样释放出可怕的力量。

剑沈晨感受到这股力量,就知道叶风尘要施展上古奇术。这可是连他抵御不住的力量。

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走,不过,他施展的剑影,依然吞噬向叶风尘以及他身边的太阴体。

那名顶级超凡,早已经逃之夭夭,他不敢在这些顶级天才的战斗之中插手。

“散去魔蟾,否则,你自己考虑后果!”叶风尘单手指着剑沈晨。

叶风尘身上的超凡之力,内敛,天地之力也随之沉寂,他要施展归一指。

剑沈晨忽然感觉心中出现大危机,他毫不犹豫地握剑归鞘,剑影消失。

叶风尘冷哼一声:“既然如此,你们输了!”

剑沈晨沉默地看了一眼叶风尘,后退落在地面上。

叶风尘很强,即使是半步符师,也打不过这家伙。

如果单论实力,双方可能持平,但是,叶风尘不过五品超凡,他已经半步符师,而且,叶风尘的身体强度,剑沈晨自认为比不上。这一番比较,他已经输了。

叶风尘再加上超凡意志、上古奇术以及符师真意,那是能稳妥压制剑沈晨。

清香仙子的目光绽放神采,花仙子破碎,她暂时还无法凝聚下一个花仙子,只能够用通天术抵挡。

局势很清晰,她正在压制剑不凡。

一化万剑与花仙子在之前产生过消耗,威力已经不足,现在,又与通天术对战,更是吃不消,特别是清香仙子拥有着三倍战斗力,每一击都可以让对方变色。

到最后,万剑在碎裂。

“我认输!”剑不凡重重地叹了口气,与清香仙子战斗,他自认为还是有能力战胜,可没想到,竟然会变成这番局面。

他收剑归鞘,剑印消失。

清香仙子吐出一口鲜血,?她立马内敛通天术,盘坐在地面上,开始疗伤。她本来是想在与叶风尘对战的时候施展,可因为事态突变,这才没有施展。

不过,她施展一次通天术,身体也差点负荷不了,体内已经有伤势出现。

叶风尘见局势转变,转头看向那名剑台殿的唯一顶级超凡。

这名超凡低着头说:“我也认输!”

剑不凡以及剑沈晨认输,这场比赛,已经无力回天。

叶风尘独自走出场地。

寒雪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叶风尘,扶起清香仙子,回到清仙宫席位之上。

第一名与第二名之争,落下定论。

清仙宫一组得到第一名,而第二名,将会从剑台殿以及飞仙殿之中诞生。但是,这两名大殿的实力,还是有些差距。

剑台殿在五大殿之中,公认的第一,只有石门殿能够与之一较高下。剑超凡一旦凝聚剑影和剑印,实力大幅度提升,这是非常可怕的。

因此,接下来的战斗,剑台殿夺得第二,飞仙殿第三。

前三名已经固定,接下来要排列其余淘汰的宗派的名次,不过,这对于叶风尘来说,已经不重要。

花影儿坐在席位上,盯着叶风尘看,她看不懂叶风尘。

人长春低声说:“圣女大人,你是否也要去帝王窟?”

“去啊!”花影儿轻轻地说,“不过,跟谁去,这还没有定下来。”她作为五品超凡,进入帝王窟,很危险,但是她要是进去,必定会跟随圣殿的强者。

南荒圣殿,随便出来一个,就能够堪比一个大宗派的顶尖强者,花影儿进入帝王窟,基本不会出事。

人长春轻轻笑,没在多问。

“你呢?”花影儿反问。

“跟他们。”人长春看着五大殿的人。

“还是跟叶风尘吧,他很安全!”花影儿的身上,虹光大盛。

仙香夫人飞到炼武场,带着花影儿离去。

“见识到了他,心满意足了吧?”仙香夫人轻轻地说。

“我觉得他太奇怪了。”花影儿摇了摇头,目光看向圣殿的方向。

“人皇说,他不凡。”仙香夫人也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他本来就不凡,他懂情。”

这话,让仙香夫人的心中一惊,看向花影儿时,多了几分深意。

当所有比赛结束,疆镇天在场上说出最让人期待的话:“前三名,除叶风尘以外,各自选出一名超凡,获得前往帝王窟的资格!”

叶风尘看向寒雪和清香仙子,忽然对疆镇天说:“前辈,能否还有获取其余名额的机会?”

疆镇天打量着叶风尘,然后看向清香仙子以及寒雪,顿时明白这家伙要说的意思,他淡淡一笑:“去问人皇吧!”

比赛彻底结束。

“我不去,你和公子去吧!清香姐姐!”寒雪低着头说。

清香仙子见寒雪这模样,有些气愤。来到时候,寒雪是一脸兴奋,可现在,一见到叶风尘,就自卑不敢说话。

“我不屑与他一同去!你要去,我也不放心!”清香仙子的眉头紧皱,她看向叶风尘,叶风尘早已经消失在原地,已经不见踪影。

在人皇正殿前,叶风尘单膝跪地,想要面见人皇。

长春公主经过正殿,她惊异地看着叶风尘,悠悠地说:“叶风尘,你还要一个名额?”

“正是!”叶风尘的目光带着异光,他低着头,继续等待人皇的召见。

“父皇不想见的人,你一辈子也得不到机会!”长春公主刚刚要走,人皇正殿的大门缓缓打开。

叶风尘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去。

“都进来吧!”人皇沧桑的声音传了进去。

人长春吃惊地看着叶风尘,她没想到,父皇还真的召见了他。

她没有多想,吩咐红鸟在外等候,自己则是进入正殿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