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寒了心的啸陈天

寒雪看着叶风尘的伤口,泣不成声。

叶风尘的肩膀上,还有丛影鸟的残爪,深深陷入肉中。

“不要慌!我还死不了,寒雪!不要哭!”他冷定心神,低喝,“继续走!”

子乐被叶风尘的冷静震撼到。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不过十五六岁,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意识以及心理素质。

这一瞬间,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个人不是从小叶镇走出来的无名小子,而是手提利剑,从万军之中杀出来的强者。

“还有多远?”叶风尘从未去过双丰宗派,具体位置,尚不清楚。

“越过那处古树林就是!”子乐指着古树林之后的高山说。

“走!”

叶风尘的战斗状态被提升到达极致,神经绷得非常紧。

冲进古树林,一场与蛮兽争夺生机的厮杀,一触即发!

“抱紧我,别管那鸟爪!”叶风尘怒喝一声,右手持剑,左手持飞刀。

他的右肩膀受了重伤,只能够用左手甩动飞刀。

“啊!”子乐抬起四百斤巨石,砸向扑面而来的巨熊。

叶风尘手持飞刀,飞刀神通施展,刺杀掉从树林中冲出来的蟒蛇。

他们浑身是伤地冲出古树林,抬头一看,那座高山之上,便是双丰宗派。

所有蛮兽都在逃亡,因此山上寂然无声,没有任何危险。

三人往山上跑。

双丰宗派的弟子不敢下山逃跑,因为山下全是凶残蛮兽,他们只能抱团战斗。

“吼!”

震撼人心的蛮兽怒吼声,从禁区的方向,传了过来,所有人都听得真真切切,心中不禁打起了寒颤。

山腰上的叶风尘,用染了鲜血的双眼看向西方,喘了口气说:“来了!真正的蛮兽!”

深山中让人恐惧的蛮兽,开始席卷南方大陆。

而这只是浩劫的前兆而已,那邪恶深渊海中的鬼兽,还在禁区之中蛰伏着,等待某些别有用心的大人物去唤醒。

“轰隆隆!”

遥远之处,蕴含天地之威的三把长箭,横贯长空,化作百米长的长虹,摄入大地之上,距离双丰宗派,不过百里。

蛮兽在惨嚎。

有超级强者开始清理这些恐怖蛮兽,避免它们席卷大陆人族的生存之地。

一幕幕恐怖的战斗,让这片地域之上的人们彻底的认识到,他们遭遇了末日浩劫。

双丰宗派之内,所有弟子长老,手握兵器,聚集在宗派的庭院前,共同守卫这座山,这座宗派。

“砰!”

叶风尘一脚踢开宗派大门。

绷紧神经的弟子长老,转头看去。

“何人敢闯双丰宗派!”一名长老彰显宗派之威,怒喝。

叶风尘冷冷地看了一眼这名长老,那浑身浴血的模样,让众人心惊。

他们是从双丰城来的么?

“你师父在哪里?”他转头看向快撑不下去的子乐。

这家伙浑身是血,也好不到哪里去。

“后山,张林的爷爷,张长老也在那里!”子乐喘了口气说。

叶风尘点头,背着寒雪欲要穿过庭院。

“子乐,此人是谁?擅自闯入双丰宗派,你就不怕被踢出宗派?”那长老大怒。

“都他妈自身难保了,还抱着宗派这两个字大呼小叫,有用吗?”叶风尘浴血奋战,战斗神经处于发泄状态,他也是一肚子火,顿时破口大骂。

长老气炸了,大手一指:“上!把这三个闯双丰宗派的贼子拿下!”

叶风尘见有弟子上前,他冷冷地说:“我看你们还是省点力气,要是受了伤,在接下来的兽潮中,活下来的几率……”

重重地哼了一声,不言而喻。

果然,这话一说出口,无人再上前。

“让你们上,拿下他们!”长老咆哮。

有其余长老见状,叹了口气。

一名年长的长老淡淡地说:“让他们去吧!现在的双丰宗派,确实要蓄力力保,在这个关头,管这些事情,不值得。”

其余人纷纷附和。

其实,当他们见到子乐出现时,便清楚这三个人要去做什么。

后山的纷争,谁都清楚,可谁都不愿得罪那名如日中天的张长老,去帮助子乐之师。

那名长老脸色通红,目光阴冷地盯着叶风尘离去。

叶风尘三人,往后山而去。

本是拥有双丰宋鹰手称号的老人的养老之地,今日,却鲜血满地。

张林死亡,张长老以执法殿大长老之威,携爪牙前往后山,声讨那名老人——他的孙子,为何死了?!

周边大地,蛮兽怒吼,远处深山有恐怖的战斗波动。

在这小小双丰宗派之内,一众人质问一名老人……

“念你对宗派有恩,我劝你说出实情!”尖嘴猴腮的张老人,阴冷地盯着坐在竹椅上的老人。

在他的身后,一众执法殿长老八名,弟子十五名,对老人冷眼相对。

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抱着怀中死去的扫青,凄凉一笑:“是我照顾不周,让贼子有可趁之机……”

“混账!说实话!否则,你怀中的徒儿,就是你接下来的下场!”张长老怒喝,他的耐心快磨灭了,“再不说实话,我今日就杀了你!”

一个靠着曾经的声望活在宗派内的老人,就算是死去,又有谁会声张?

当年,老人的朋友,或死或离去,早已与他切断了联系。他现在,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杀吧!张林这孩子的死,我也有责任,就让为师的死,去背这个债吧!”他抱着死去多时的扫青,脸上一片悲凉,浑浊的泪水缓缓流下。

到此时,他还没有说出,张林是扫青以及季青杀的。他在小叶镇下过决心,对待扫青,要按宗派门规处置,可他终究不忍。

扫青知错悔悟,为了替师傅抵挡张长老的含怒一剑,死在师傅的怀中……

那一刻,啸陈天仰天长嚎,他的弟子,在临死前悔悟,也在临死前,遭了报应。

曾经的双丰宗派第一强者,沦落为人人可欺的弱者。

周遭的混乱声,彻底磨灭张长老的耐心,他低喝一声:“今日,我就清除你这宗派蛀虫!”举起手中剑,刺向啸陈天老人。

当年,啸陈天为宗派呕心沥血,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

“双青,你们悔悟就好……为师,现在只担心乐儿……”老人哀叹,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