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云门宗大乱【四更完毕】

叶风尘和土狗立马警惕起来。

“看不出实力。”叶风尘低声说,他手中的紫叶飞刀已经准备就绪。

土狗准备变大!

忽然,那人飞了起来。

土狗的神色变了变,脸色难看地说:“超凡灵师。通天化地,能够使用千般超凡之力,战斗起来,我们会很吃亏,而且,我们还不清楚,这四周是否还有其他人。”

“看他们玩些阴谋诡计,必定不是单人而来。”叶风尘冷哼一声,“用凶物,杀了此人!”

眼下,也只能用这一伎了,否则战斗起来,声响很大,会波及影响。

叶风尘和土狗从树上跳了下来,装作没有看到黑暗的天空中,缓缓接近的超凡灵师,而是伸了伸懒腰,似乎是准备要入睡。

此时,叶风尘开启七窍通灵,双眼的余光清清楚楚地看得到,黑夜的上空上,有一个人,正在冷冷地注视着他们,随时都要出手。

土狗也有特殊的法诀,能够看得清楚夜晚,他也很紧张。

这时,叶风尘把驱魂棍放入储物戒指之中,坐在地上,但全身已经在发力,土狗更是如此。

四周的阴气忽然浓密起来,温度更加寒冷。

上空的超凡灵师,已然酝酿超凡之力,忽然,他看到密林之中,有两个庞然大物,一闪而过,他的神色一变。

也在此时,叶风尘和土狗,忽然往这超凡灵师跳了过去。

这一剧烈的举动,惊动了悄然前进的大凶之物,它们以非常恐怖的速度,接近叶风尘和土狗。

超凡灵师大怒,超凡之力释放。

不过,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风尘拿出驱魂棍,单手抓住狗头,脚下云翼诀施展,在空中二次转向,直接从超凡灵师的脚下转向。

这一幕,让超凡灵师吃了一惊,手中的超凡之力刚刚要镇压下去,两道黑影,镇压了过来。

他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大凶之物拖走。

叶风尘和土狗坐在地上,心有余悸地吐出一口气。

“这云门宗只怕有变,我们今晚差点被卷入一场阴谋风波之中。”叶风尘摇了摇头,“明日早晨,送了丹药便离去!”

现在,身后有大凶之物,上云门宗,会暴露了他们的行踪,形势会更不利,只能早晨。

早晨时分,叶风尘以及土狗往云门宗的主山峰走去,不过一会,来到山门前。

云门宗比双丰城外的双丰宗派要强大,宗派的规模自然也是。

除了这主山脉,还有其余山峰上有云门宗的建筑。

“我已经通知过他,让他在早晨之时,在山门前等候,为何还不来?”叶风尘皱眉,他担忧地往下看,深怕会杀出一堆杀气腾腾的人。

土狗等得不耐烦,直接说:“我们跳进去,把丹药随便给一个弟子就是了!”

“不行!要是给了外门弟子,谁知道他会不会偷偷摸摸地拿走?”

“你小子有时候怎么就这么死板?”

“这是承诺!有求必应,有恩必报!”叶风尘坚守着这一个原则,同时,一旦有人一言不合想要杀他,他必定会狠辣反击。

也在此时,山门前出现杨泽天的身影,他疲惫地走了出来,见叶风尘和土狗来了,他苍白地一笑:“进来吧!”

“这是超凡洗髓丹,如果她还没有到达超凡,或者是肉身九品境界,让她少量服用,可以清洗身体内的污垢和毒素!”叶风尘把沉冰盒塞入杨泽天的怀中,准备与土狗离去。

杨泽天刚刚接过,口中有血溢了出来,这时,他才知道,生了大事,心念急转:“小兄弟,带她走!门内有变!”

叶风尘和土狗的脸色大变。

“晓晓的手里有一份地宝,带着她离开这里,地宝是你们的!”他几乎是跪在地上,抱住叶风尘的大腿。

叶风尘死命挣脱,却没有作用。

此时,宗内准备外出的弟子,见到这一幕,纷纷吃惊。

“杨长老!”一名肉身五品的弟子见到这一幕,大惊失色,“敢杀云门宗长老,是死罪!”这弟子转身就跑,去通知掌尊。

山下,有杀气弥漫上来。

“老好人当够了吧?”土狗大骂叶风尘,“早跟你说,把沉冰盒扔进去,你不信!”

叶风尘哼了一声:“之前就算是下去,也会被那帮人堵住!”他的脸色微微难看,“杨前辈,告诉我,她的位置在哪里?”

杨泽天的脸色猩红无比,手指着侧边的云来山峰说:“在那里!从云来山峰下去,带她走!”

无法下山,叶风尘与土狗往门内冲去。

这一刻,宗门大乱。

“只有高层中了奇毒,连超凡也抵挡不住的奇毒,这是要灭门啊!”叶风尘的心中一沉。

“别管这些了,离开这里再说!”

一人一狗,冲进大门。

有长老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有些实力弱小的,直接死亡。

在这大乱之中,这些门人弟子,人人自危,根本就无暇多管闲事。

忽然,山门口传来怒吼一声,是杨泽天的声音。

叶风尘以及土狗加快脚步,从一处试炼台跑过,见有些弟子想抵挡,多半是些不知道宗门出事的弟子,但都被他们轻松击退。

来到云门宗主山峰的后方,有五条铁桥连接向其余五座山峰。

“云来山峰!”叶风尘见铁桥旁有石碑,看了一眼,与土狗冲进铁桥之上。

铁桥横担在千米之高的云层之中,一人一狗快速越过铁桥。

此时,有超凡强者正在飞来。

云门宗的强者几乎全部中毒,无法行动,能飞的,必定是想要覆灭云门宗之人。

“我们先走!别管那什么晓晓了!”

叶风尘的神色一冷,冷声说:“已经来了这里,顺便救一人,对你没坏处!”

“你难道想要那地宝?”

“你是狗,不懂人!”叶风尘这话伤到了土狗,让它的脸色微微狰狞了一下。

“因为懂人,我才变成如今这样子!”土狗冷冷地哼了一声,“走不走?”

“怕死就先走!”叶风尘冲向云来山峰的一处密林之中。

土狗呸了一声:“他娘的,去了它风谷,老子有多远走多远!”他也跟着冲进密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