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再下地宫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再下地宫

官九仙的冷静,并非说是多么冷酷无情。

这是见惯了生生死死,也谈不上什么麻木不仁,应该说是承受能力远比徒弟们要强上不少。

可饶是如此。

当随着铁锹,一点一点的拨开覆盖在尸体上的泥土时。

“杂碎!”

牙缝之中挤出两个字眼。

官九仙忍不住闭合双眼,但全身上下都在忍不住微微发颤。

一旁的徒弟们,这一次倒是没有破口大骂。

但随着铁锹的挖掘逐渐停下,某一瞬间,所有人仿佛被扼住咽喉一样,一个个呆若木鸡,瞪着不可思议的猩红目光,一幅恨不得生吞活剥一样,死死盯着泥坑之中的那残破尸体。

“我……”

林涛感受到周围的异样。

眉头一拧,怀揣着强烈的不安,转头瞥了一眼泥坑。

顿时,饶是以林涛的定力,也不由感觉一阵头晕脑旋,脚下一晃,只感觉一股滔天杀意,直接吞噬了所有的理智。

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血红色的杀戮一样。

不是他定力太差。

而是当林涛看着那泥坑之中,脏兮兮的尸体,连半个脑袋都没了的时候,整个人大脑直接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两天前,清晨的这个时候,那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还在自己面前心心念念期盼着从自己这里得到她小时候救命恩人的照片。

两天之后。

整个人却仿佛被遗弃的垃圾一样。

尸体脏兮兮的躺在那冰冷的泥坑之中,甚至,甚至就连遗体,也是残破不堪……

“过来一下。”

宛若九幽地狱传来的阴森可怖声音。

官九仙说着,直接迈步离开。

没有给林涛过多的愤怒和感伤的时间,皱眉抬头瞥了一眼官九仙的背影,林涛咬了咬后槽牙。

目光阴鸠的最后扫了一眼九妹的尸体,径直迈步跟上官九仙的步伐。

也许是师傅离开了。

也许是终于从惊怒之中回过神来了。

走出十几米后,陆陆续续嘶声力竭的唾骂,与诅咒,接连从背后响起。

可这时候,林涛已经没功夫与他们同仇敌忾的声讨凶手,而是一路跟着官九仙,来到不远处的一处泥潭前。

就见官九仙停下脚步,声色阴寒无比道:“准备一下,明天晚上下地宫。”

“……”

林涛皱眉的看了一眼,双手负于身后,紧紧攥在一起的官九仙。

“有问题吗?”

“九妹的后事……”

“这我自然会处理。”

说着,官九仙眼帘掀起,幽深绿光从瞳孔中一闪而过:“不过人死了就死了,现在讨论再多也没有意义。”

对方敢杀九妹。

无论是官九仙的仇家,还是觊觎这唐原坡的地下道场。

这都证明,地下道场已经被对方发现了。

“虽然手段粗糙了一些,但这埋尸手法可不是一般传承,错非如此,林涛你昨日早就应该找到了尸体。”

官九仙说着,眸子扫动。

林涛闻言,一脸黯然的点了点头。

这话有道理……

这至少说明了对方也是一位玄门江湖的行家。

道行赶不上官九仙,但却也不是什么一窍不通的门外汉。

地下道场,确实危险。

“行吧,我欠你的,你若执意如此,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得到林涛这个满意的答复后。

官九仙轻轻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径直转身折返走向那填埋九妹尸体的地方。

见状,林涛神色黯然的摇了摇头,犹豫一下,终究还是没有跟上去,转而迈着沉重的步伐,徒步离开了唐原坡。

虽然他对九妹很有好感。

但说到底,那毕竟是人家官九仙的弟子,是官九仙一众徒弟的师妹。

看那一群人对自己不善的目光,怕是大半把九妹的死,还怪罪在自己身上。

既然如此,林涛身为一个外人,也不好继续掺和进去。

只是……

“安逸的确实有些太久了,这生离死别,对我的心绪影响竟然这么大。”林涛一路摇着头,来到路边,伸手拦下一辆车,返回了市区。

官九仙师徒比林涛想象之中要快很多。

下午五点多,当林涛还沉浸在失落和感伤之中的时候。

医馆内。

大门虚掩,林涛慵懒的躺在正厅沙发上,正杵着脑袋,盯着面前盒子中,九妹留给自己的那条本命蛊虫。

时不时的,林涛目光扫动,看向药柜正中央摆放着的那个纯金色显微镜。

突然,嘎吱一声。

医馆大门直接被推开了。

林涛费力的转头望去,看到的是上午在唐原坡见过的官九仙一位弟子。

三十多岁,衣着朴素的一个女人。

“墓地在郊外的青龙山墓园,编号a12-8801号。”

听着女人进门之后,冷漠的说出地址。

林涛楞了一下,挣扎的从沙发上坐起来,有些遗憾道:“已经葬了?”

“恩!”

见女人点了点头。

林涛楞了一下,一脸恍然。

也对,对于官九仙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无牵无挂,难道死后还要开追悼会不成?

简单的处理尸体后,直接就送火葬场得了。

“那……”

林涛还想问些什么。

女子从口袋之中,掏出两张纸条递给林涛:“这是明晚下地下道场所需要的一些零碎物件,你尽快帮忙购买一下。”

林涛点头接过一看。

确实都是一些简单的东西,不过比较零碎,算不上什么违禁品,找光头虎那小子,怕是几个小时就能凑齐,但对于官九仙这种本地没有什么关系的人来说,费时费力。

纸条下方,另一张纸条上,一半是脚印,另一半是造型特殊的近战利器,虎指。

“这是?”

“凶手在九妹衣服上留下的脚印,还有就是,一拳打碎九妹脑袋之后的凶器推测。”

顿了顿,女子平复了一下阴霾目光之中涌动的暴虐杀意:“这是我二师兄从九妹尸体破损中,进行的推测,不一定准确,但大致已经应该是类似于虎指的武器。”

原本还心情振奋的林涛听到这话,面色一怔,无奈的摇了摇头:“行,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拜托了!”

撂下话,女子径直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