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妥协

带着感慨与唏嘘。

银色面具背后,田兆运狰狞的脸上,满是轻松与快意:“林涛,现在咱俩能够谈一谈条件了吧?”

见林涛依然一动不动。

田兆运忍不住低哼一声。

他当然不会愚蠢的认为,林涛被吓傻了。

惊吓是有的,但绝对不至于被吓的失去理智。

所以,田兆运当下也不废话。

他那里会给林涛仔细思索对策的时间?

当即翻手,直接一把拽出董琳琳口中的破布胶带,目光阴鸠,且得意的看着林涛。

“不用,不用,管我……林涛,你快走,快走啊……”听着董琳琳那虽然慌乱,却撕心裂肺的吼叫。

林涛忍不住轻轻闭合双眼。

但官九仙却发现,他那双手在微微发颤。

早已注视着林涛的田兆运,当然也发现了这一幕。

“真是情真意切的生死分别,羡煞旁人啊。”

田兆运一把捂住董琳琳的嘴,冲林涛冷声道:“林涛,我不想杀她,我不想死,我更不想拉着谁给我陪葬,你明白的……”“说吧。”

叹息一声。

林涛声音嘶哑,却并不发颤。

徐徐掀起眼帘,林涛的目光,宛如万年寒冰一样,散发着让田兆运心脏都忍不住抽搐的寒意。

明明是漆黑的夜晚。

明明是逆光状态,看不清林涛的表情。

但不知为何,田兆运却能清晰感觉到那让他毛骨悚人的可怕杀意。

这种杀意不是无能狂怒。

他很清楚林涛那可怕的实力,所以才会被惊的微微失神。

但也就仅仅如此。

愤怒又如何?

现在,林涛的软肋可是被自己捏在手中:“放心,林涛,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更不会提出什么让你自杀的要求?”

说着,不等林涛与官九仙反应。

田兆运伸出义肢,颤抖的怒指黑暗之中的官九仙:“杀了这老匹夫,立刻帮我宰了他……”“林涛!”

“林先生!”

“这个杂碎!”

……顿时,周围官九仙的一众徒弟,满面怒火。

林涛什么实力?

真要杀他师傅,能不能杀掉先不说,那可怕的实力,绝对是让人难以招架的。

“林先生,老朽相信你的为人。”

目光转动,林涛微微偏头。

官九仙对此一脸坦然,十分平静道:“这贼子所打的主意,林先生怕不会不清楚。”

“……”林涛沉默。

见状,官九仙眉头蹙了蹙。

还好,林涛虽然气息有些紊乱,但终究没有出现真气的涌动,这就证明了,他没打算动手。

也让官九仙突然一紧的内心,稍稍松懈少许。

当然,并未真正的放松警惕。

谁知道林涛会怎么选择?

“林涛!”

怒吼突然炸响。

没有威胁,没有叫嚣。

一手松开捂住董琳琳嘴巴的田兆运,银色面具后的双眼闪过一抹狠辣,直接抓住董琳琳的右手。

“咔,咔嚓!”

三百六十度扭转。

这对于董琳琳这种普通人,如何承受?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后,董琳琳身体忍不住发颤的佝偻起来,嗓子紧接着便失声痛哭呜咽道:“嗬~~~嗬~~~嗝~~~”失声。

那是已经无法发出尖锐声线的痛苦哽咽。

“你在找死!”

这一下,林涛立即暴走。

当下上前一步,浑身剧烈颤抖着。

但挟持人质,稳操胜券的田兆运怎么可能让林涛得逞?

“你再敢上前一步试试?”

一手扣住董琳琳的咽喉。

生生阻止了林涛的失控。

生怕真的刺激林涛失去理智一样,田兆运转而,用低沉平和的声音劝说着:“我再重复一遍,我不想死,我更不想拉着谁来陪葬,我给过你选择。”

“……”“林涛,你别逼我。”

田兆运低吼着,威胁。

“有种你就杀了她试试。”

什么?

听着林涛那突然阴寒无比的冷漠声音。

别说田兆运被吓尿了,手臂一抖,差点没拉住怀中挟持的董琳琳,就连官九仙与徒弟们,也是一脸惊愕。

转而,不可抑制的露出了狂喜。

人质是什么?

是筹码。

当受威胁的人,不在乎这份筹码了后,会发生什么事?

“你真的想要她死?”

田兆运面具背后的脸上布满了浓浓的不可思议。

不应该啊。

林涛的身份背景,他一清二楚,他知道这家伙没什么人性道义可言,但现在不一样,他退役了,从调查资料来显示。

挟持董琳琳后,让林涛自残自杀虽然有些难。

但杀官九仙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同盟,应该问题不大吧?

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我不是要她死,我不会看着她去死,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也不想死。”

冷漠低沉的声线之中,林涛宛如事不关己,无比冷酷的死亡审判者一样:“你手里还有什么筹码?”

“……”“除了董琳琳,你还有什么要挟我的底气?”

没有!根本没有。

这也就意味着,身为唯一筹码的董琳琳,只要田兆运不想去死,就绝对不可能被杀掉。

否则,等待田兆运的只有死亡命运。

“你,王八蛋……”心底暗骂一声。

田兆运无比恼火的盯着林涛。

他就想不明白了,都到这份上了,难道是刺激过头,反而让林涛越痛苦,越冷静?

这不对啊,这不符合正常人的潜意识行为啊。

终究是有一个阈值的。

所谓越是危险,越是冷静,那只是相对的。

这毕竟是人,是有七情六欲的,又不是什么机器人,毫无感情,永远理智。

“那你就是不准备杀官九仙了吗?”

面对田兆运有些泄气的阴森森质问。

林涛稳如泰山,不慌不慌的回应道:“只要你不死,董琳琳就不会死,你也说了,你不想拉着任何人陪葬。”

“……”面具后,田兆运无比怨恨的盯着林涛。

“现在,我放你走,你放了董琳琳,这个交易如何?”

如何?

田兆运现在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如果你再敢伤害她的话,今天,你不可能活着离开。”

林涛说着,声音陡然一沉,铿锵有力的凝视着那眼神中充满不甘与怨愤的田兆运:“我保证。”

声音一落。

原本热闹无比的唐原坡,一片死寂。

甚至就连空气中那涌动的真气,也一时间平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