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破解阴气

不过在郑老投来不善的目光后,葛明立刻收敛起来,闷声道:“你翻看地面。”

林涛也不多问。

听到此言,立即拨开那一堆灰烬,实际上不用翻看地面,地面早就被葛明给翻过,还没怎么掩盖。

林涛伸手轻轻拨弄两下后,便从泥土下,翻出了一枚铜钱。

字迹已经很模糊了,看不太清是什么年代的。

不过铜钱捏在手中,那清晰地真气残留却在告诉林涛,这可不是个什么高仿货:“还算得上一个值钱物件。”

林涛说着,便直接顺手把铜钱在众目睽睽下塞入了自己口袋中。

这可不是古董不古董,这玩意是能施展术法的。

林涛能够顺走,自然不会留给别人。

“还有什么?”

抬起头,看着有些目瞪口呆的众人,林涛把目光对准葛明。

“你……”葛明楞了一下,咬牙道:“你把那铜钱拿走,怎么找施法之人?

还说我贪财。”

说着,葛明立刻转身看向郑老头,指着林涛:“你看看他在干什么,这是拿走作案工具,郑老,这可是重要东西……”“闭嘴!”

瞪了一眼葛明。

郑老头费解的看向林涛:“林先生?”

“没什么,人家既然敢留下这铜钱,那就不会害怕,用处不大,真正的有用的是这灰烬,还算激灵。”

说着,林涛看了一眼葛明:“你懂湘南一脉手段?”

“我本身就是出自湘南一脉。”

这感情好。

作案与破案的,师出一门啊。

林涛笑着轻轻点头,对郑老头说道:“那倒是我唐突了,其实郑老,我感觉你对这位葛先生有所偏见,他人品可能确实不太检点,但这个能力绝对没问题。”

干笑一声,林涛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个葛明也是作死。

他早早判断正确,但却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导致郑老完全不信任他。

“你的意思和这葛明一样,是那个什么湘南一脉的风水师傅在暗地里搞鬼?”

郑老听闻林涛的话,脸上并不信任。

林涛点头道:“确实是如此。”

“那我……”“家里风水出了问题很正常,但这种明晃晃的鬼影,肯定是有人在背地里捣鬼。”

葛明与林涛态度一致,十分笃定道。

说罢,好像是生怕郑老不相信自己的话一样:“郑老你且放心,此次我回了一趟师门,从师傅哪里求来一宝物,决计能够破解这阴谋算计勾当。”

郑老头因为对葛明先入为主,所以对他不信任,随后对于与葛明态度相同的林涛也不信任。

但此时局面,两人完全意见一致,这就让郑老有些拿捏不准。

自己还真看走眼葛明了?

目光扫过费老,最终看向林涛。

“既然葛先生如此自信,那不妨让他试一试吧。”

听闻林涛这话,郑老当即也不多想,转而看向葛明:“需要准备什么?”

“郑老无需多虑,现在即刻便可开始,稍等片刻。”

话音落下后。

葛明立即从口袋中摸出一个龟甲,当然远远比不上官九仙的白玉龟甲,就是普通的乌龟龟甲。

手指一竖,手腕一抖。

一枚黄色符篆直接拍在龟甲上,随即双眼微眯,口中念念有词,一幅神棍架势十足的,开始漫无目的的在后院走动起来。

“林先生?”

费老一脸茫然的出声道。

林涛眉头微微一蹙,盯着葛明手上的龟甲,摇了摇头:“让子弹再飞一会。”

“有发现?”

“现在有点线索了。”

闻声,费老也不多问,与郑老一同开始饶有兴致的观赏起葛明的表演。

这还真是郑重其事,不似作假,走动之中,时不时的抬起脚,用力的跺了跺地面,一直在后院漫无目的的游荡了大概十分钟左右。

葛明开始回到了起点位置,也就是那燃烧余烬的地方。

“阴阳一线门,开!”

毫无征兆,双眼睁开,一声大喝,半跪在地面,龟甲拍在余烬上。

唰!原本只是吃瓜群众的几人,错愕交加的呆呆注视着眼前的异象。

宛如殷红的鲜血一样,呈现十几条血线,自葛明手中龟甲射出,并开始飞速蔓延,勾勒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复杂纹路。

“这,这是什么?”

一旁的小芹,抱着郑老的胳膊,美眸瞪大,脸上遍布不可思议。

但郑老怎么可能知道?

实际上别说他这种普通人,葛明这一手,就连林涛都被小小的震惊了一下:“这东西,看来我倒是小瞧了,不过这气息……确实是十分吻合。”

心中正暗搓搓的想着。

唰的一下。

诡异的红色血线出现的快,消失的更快。

而这短暂的施展,却给葛明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整个人脸色苍白,额头遍布汗水。

不过眼睛之中,却充满了喜色。

“终于搞定了,还是师傅出手不凡。”

低声感慨中,葛明站起身来。

面对眼前被众人一脸惊色,忍不住脸上升腾起一抹得意,就连下巴也开始不可抑制的微微扬起。

撕拉!龟甲上符篆被一撕两半。

葛明走上前来:“郑老板,还是有唐女士,请伸出手来,没有危险的。”

“你别给我耍花样。”

郑老头眉头紧皱,警告一声葛明。

葛明一脸郑重道:“郑老板,你身上的阴气还需尽早消除。”

听闻此言。

郑老板硬着头皮伸出手。

啪!一半符纸被拍在手心,应声符纸化为灰烬。

“恩?”

这神奇的诡异景象,让郑老板浑身下意识一抖,忍不住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可他很快就发现了更大的变化:“好像身体不太冷了。”

“身体不太冷了?”

一旁的小芹迷惑的询问着。

郑老板连连点头,并催促道:“小芹,你也伸手让这葛明给你施法。”

闻声,小芹迟疑一下,颤巍巍的伸出手。

啪!半张符纸拍下,眨眼间,神奇的化为灰烬。

而变化也在顷刻间产生:“好,好像确实一下子,身体暖和了不少。”

“不,不是暖和,是先前阴气上身,现在我为二位祛除了阴气,自然会感觉暖和,不过这才是正常体温罢了。”

说着,葛明得意的瞥了一眼旁边的林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