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凶杀陷阱

夜,八点出头。

月光明亮的银月湖畔,白天或许还有什么游人、野炊之类,在这十二月的寒冬里,晚上八点,一片寂静。

除了偶尔风声吹动的树枝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

就在这样静谧的环境之中,漆黑之下,不知何时,一辆泛着银光的破旧小轿车,正缓缓碾压着路面的枯枝与树叶,发出细微声响,全程不开车灯的行驶在黑夜之中。

古怪的驾驶方式,以及艺高人胆大的行驶,司机自然不是普通人。

“这别墅……”很快,开着顺手偷来的小轿车,悄无声息的来到别墅门前一个阴影角落里。

林涛甚至没有敢停在正门口。

熄火后,坐在车中,默默的盯着前方十几米外的郑老家别墅。

怎么说……一开始郑老形容说别墅阴气森森,林涛是不太相信的,但等他亲自来了之后,发现这别墅还真是阴气极重。

当然,阴气重不代表有鬼。

墓地有鬼吗?

但墓地阴气就很重。

此刻在林涛疑惑的视野下,眼前的别墅,就好似一座大墓地一样,可问题这是别墅,不是墓园啊。

“还是进去看看吧。”

坐在车内,观察几分钟后。

林涛轻轻推开车门,目光警惕地环视一眼四周,随之小心翼翼的走下车,宛如一个鬼影一样,落脚无声的来到别墅那高大的围墙下。

脚尖轻轻一点地面,整个人犹如灵猴一样,轻松攀上三米多高的围墙,翻身坠落庭院之内。

别说,身处其中,阴气越发浓重。

“昨天来不是这样的,难道又是有人在给郑老头下套?”

对于自己的术法道行林涛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但他还不至于眼拙的连葛明师徒那种小伎俩都看不破。

毕竟自己面对只是刚刚摸到术法门槛,还没有褪去江湖骗子习性的一帮神棍,而不是道法高深的官九仙那等狠角色。

站在原地,林涛十分精神的细细感应一番。

“找不到根源。”

这让林涛心底有些发毛。

找不到阴气滋生的源头,这有很大可能,证明搞鬼的人,道行远超自己。

不过来都已经来了,难道还能转身离开?

再加上锦绣商城的股份诱惑,林涛还是强壮胆子,小心的来到别墅正门前,一路上虽然在前行,但实际上林涛一直在警惕着其他变故发生。

别说他不相信世上有鬼,就他的实力,真有鬼来还能打得过自己不成?

想想民间对于鬼神一类的传说,林涛嗤之以鼻。

身体一转,林涛蜷缩胳膊,正准备从口袋掏出开锁工具,寻思着先进入别墅查探一番,结果手肘抬起。

“吱~~~”别墅大门带着瘆人的声音,慢悠悠的自动打开。

“没锁?”

这一下,林涛心中的警惕心更强,干脆伸脚,轻轻一踢大门,整个人迅速闪身靠向墙边,静静等候变故发生。

半分钟过去了,屁都没有。

林涛不由偏头望向别墅里面的景象,只是太黑了,月光也照不进去。

无奈,林涛只能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简单的查看一下,里面是否有陷阱埋伏一类的。

“……”灯光晃动,刚刚照射到别墅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后,林涛整个人便彻底愣住了。

映入他眼帘的是两具尸体。

一个是那十分市侩的圆脸郑老,郑同杰。

另一位则是他圈养的情人,小芹。

全部都是被干净利落的一道割破大动脉,死的倒也不算痛苦,而且从伤口结痂来看,怕是死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可,可问题是,为什么这两具尸体会出现在这里?

谁杀的?

又是为什么郑老先前会给自己打电话提出自己别墅有问题?

“中计了!”

心头一紧,林涛虽然精神立即紧张了起来。

但却并不慌乱,这种局面下,越是慌乱,越是无法有条理的进行应对。

而且说实话,不怕遇事,就怕搞不清什么事,一头雾水。

关键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

“跑吗?”

林涛迟疑一下,立马熄灭手机灯光,正准备把手机踹起来,但也不知道是巧合,或者不是巧合。

恰恰在此时,叮咚一声。

手机短消息提示声音,在这寂静宛如鬼楼一样的别墅里,饶是以林涛的镇定,也被吓的手腕轻轻一抖。

连忙抓紧手机,林涛面色肃然的点开屏幕查看。

“宋情?

!”

看着短信发送人。

没等林涛深思,点开短信后,林涛整个人都愣住了。

“快跑,警方已经包围了银月湖。”

十二月的郊外夜晚很冷。

但林涛这一刻内心却还是产生了一丝温暖。

“总算是没白个这女人帮忙,关键时刻还挺靠谱的。”

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林涛不急不缓的给她回了个谢谢,但在点击发送之前,一想到这怕是宋情行动前的偷偷泄密,这个时候回消息,岂不是坑害宋情?

林涛顿时了却了那份心思。

删除短信,揣起手机。

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漆黑别墅客厅中那两具亡命情侣。

宛如漆黑夜色中真正的鬼影一样,林涛身形模糊的几个跳跃后,无声无息的便翻越了围墙,已经来到别墅之外。

只是,林涛终究还是小瞧了警方的速度。

……“哒哒哒~~~”不急不缓的坐进车内,林涛还盘算着先开车试试看,能不能在警方包围圈形成之前逃出去,结果连车还没有发动起来,远方已经传来了让林涛心悸的声音。

同时,还伴随着一道强光,从夜空之中照射而来,正对别墅大门前的路面。

直升机?

林涛心头一跳,哪里还敢开车。

没听说过,武装直升机那是连坦克见了也发愁的存在,这个时候开车岂不是嫌死的太快?

“下面的人听着,我们是江林警察,我们已经包围了银月湖,立刻放下武器,缴械投降,争取宽大处理……”灯光从天空扫来。

伴随着巨大的扩音器劝降声音。

刚刚溜下车的林涛只是稍稍迟疑一下,没有太多犹豫,立刻转身,一头扎入了茫茫夜色的漆黑之中。

他想走,他不相信警察能留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