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有效果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有效果

“嗯?”

金冶之目光一眯,带着惊诧,看着眼前的景象。

护士能注意到,他自然不至于察觉不到。

可问题是,没有真气。

好似一位普通的针灸大师一样,林涛的针灸手法,十分的精湛,但是金冶之却无法察觉到任何真气波动。

这是怎么做到的?

“七火针?”

目光微微一凝,金冶之声音不大的开口道。

正在施针的林涛闻言,侧头瞥了他一眼:“你为什么会认为这是七火针?”

“……”

“我是在刺激他的脊椎中枢神经没错,可却并不是为了通过穴位刺激,而对他经脉注入真气。”

林涛收回目光,一边轻描淡写地说着,一边无比认真的轻轻搓动手中的针灸。

七火针,是真气武者,经常用来作弊欺负普通中医的方法。

那便是以银针为牵引,对经脉注入真气。

但这一招,对于现在的金桥彦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虽然还未尝试,林涛却已经能大致判断出,经脉十有八九陷入了严重萎缩。

对此,林涛的在中枢神经的针灸,真的只是很普通的方法,就是为了试一试,金桥彦的脊椎神经,还能否控制双腿。

事实证明,还可以。

“呼!”

用了五分钟,让金桥彦双腿各颤动一次。

完美得到验证之后,林涛长出一口气。

这一下,刚才吹出的牛皮,很快就可以成为现实了。

心情大好的林涛,没有丝毫歇息,连忙拔下脊椎上的三枚银针,并转身对医生护士吩咐道:“帮忙按住他的背部、双臂、还有大腿,记住,他的身体很虚弱,别太用力,只要别让他待会乱动就好。”

“按照他说的做。”

林涛话音落下,家庭医生护士还有些迟疑,金冶之连忙冷声催促一句。

有了他的话,医生护士什么话都不敢乱说,连忙照做。

而林涛这时,已经拿捏着针灸,来到了床尾。

他没有急着下针。

而是目视护士医生准备好之后,这才不紧不慢的抓起一根银针,直接刺入金桥彦小腿肚上那已经完全干瘪,甚至看不出有肌肉存在的穴位上。

“这是?”

一股无形的气息荡漾而出。

金冶之疑惑的瞥了一眼林涛。

不是真气,尽管非常类似,但他却从未见识过。

很诡异的气息。

没等他来得及多想。

“啊~~~疼~~轻点……”

杀猪一样的嘶哑声音,从那被按住的金桥彦口中发出,整个身体,开始了剧烈的颤动,这一下,医生护士总算明白了先前,林涛为何那般安排。

而林涛对此,则是充耳不闻。

一脸平静的轻轻搓动银针,在金桥彦的哀嚎中。

很快,便再度拿出一根银针,刺入干瘪的小腿肚。

完全无视金桥彦的痛苦声音。

一根,两根,十根……

让人感觉胆敢的银针,泛着银光,无比密集的刺入穴位之后,只剩下的,便密密麻麻在小腿上依次刺下。

而这时,金桥彦痛苦的声音,已经渐渐成为无力的干嚎。

但这仅仅只是右小腿,左腿还没上针。

“林涛!”

当林涛再度摸出一根银针的时候,听着床头传来的低沉声音。

费解的抬头一看。

只见金冶之双手背负身后,眼帘紧闭:“你最好别耍我,后果你承担不起。”

他是一位宗师。

但更是一位父亲。

面对林涛这完全看不出路数的诡异折磨式治疗,听着儿子金桥彦那痛苦的声音,怎么可能做到无动于衷。

“别急,这是正常,这代表他还能感知到疼痛,其实是好事。”

林涛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也不管金冶之相不相信,很快便抓着银针,开始转移到左边小腿。

一针又一针。

虽然嗓子已经渐渐发不出声音,但金桥彦的痛苦挣扎,却开始越来越剧烈了。

“这……”

原本还心头充满了怒火的金冶之见状,突然心中一惊。

没有多说废话,上前直接一把推开按住儿子胳膊的娇小护士,亲自伸出宽大的粗糙手掌,按住儿子的手臂。

挣扎,十分有力的挣扎。

就像是三岁小孩一样。

但这种看似对成年人来说,完全无害的挣扎,落在金冶之的心中,却让他满心骇然,双眸如电,骤然转身看着还在不断埋头施针的林涛。

金冶之有些难以置信。

“真的有效果?”

要知道,他是什么身份?

为了治好儿子,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方法,拜访了多少名医。

甚至跳大神他都愿意尝试,但除非宗师境日复一日的真气注入,否则儿子金桥彦的病情就无可逆转的走向恶化。

而现在,在近乎绝望的深渊边界。

林涛那看似无比折磨的摧残施针,却让儿子金桥彦的挣扎,越来越加剧烈。

这怎么可能?

到底是什么治疗手段?

林涛又是什么人?

在金冶之的满心疑惑中。

林涛自然不可能给出解释,而是默默地施针。

一直等到银针完全刺入金桥彦的双腿之内后,林涛这才总算停了下来,擦拭一下额头那细密的汗珠,神色轻松道:“再等上三分钟,应该就可以了。”

三分钟?

看了一眼儿子金桥彦那满面因为疼痛而扭曲的面孔,以及汗水所打湿的枕头。

金冶之深吸一口气,也没吱声。

也许是因为太疼了,也许是因为折腾累了。

反正随着林涛停止施针后,金桥彦的躁动反抗,渐渐放缓了。

三分钟之后,整个人脑袋无力的耷拉在床头,好似因为疲倦已经睡着了一样。

唯一让金冶之庆幸的是,心率、呼吸一切指数正常。

而这时,在他的注视下,林涛也动作飞快的拔出一枚又一枚的银针。

收针可比施针简单多了。

也就不到十几秒,所有银针收起,林涛淡淡道:“可以了。”

“可以了?”

“恩,现在他已经能站起来了,有点心神消耗过度,你给他注入一些真气,然后把他叫醒试试看,就能知道了结果了。”

听闻林涛的解释,金冶之反手抓起儿子的手臂,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真气入体。

很快,那看似已经睡着的金桥彦,在金冶之的注视下,一脸心有余悸的睁开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