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混淆视听

有一个著名的历史梗。

一本流落民间的皇家秘闻,在已经泄露,且无法追回,还有大量人看过,并记住其中内容的情况下。

怎么防范杜绝影响的继续扩大。

以及皇家秘闻的世代流传?

于是,面对忧心忡忡的皇帝陛下,有位精明的大臣,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献上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招数。

“再写个几十版皇家秘闻,并让其流落民间即可。”

听到大臣的讲述,原本还有些迷糊的皇帝,很快就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高兴的立即赏赐这位大臣。

这可不是传说,也不是寓言。

据传,大名鼎鼎的可以预测历史的《推背图》,就被唐朝皇帝下令,造了几百本高仿赝品,撒入民间。

然后这一下好了。

那本是真的?

那本是假的?

对不起,随着时间的蔓延,就连皇帝也分不清了。

同理,眼前林涛这一招,几乎是如出一辙的手法。

“这本是高仿赝品。”

三分钟都不到,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的周朝先,放下才仅仅翻看对照了一页的复印件内容,并举起第一本。

也就是林涛所言,从黑市上买来的那本枫古铁书复印件。

“虽然做功几乎完美,只是在字体上动了手脚,难以让人辨认,但假的终究是假的,且在真本的参照之下,很容易分辨出来。”

周朝先若有所思的说着,放下了两本枫古铁书复印件,看向林涛。

“我的问题是不是这个。”

林涛摇着头,手指轻轻敲击着太师椅的扶手道:“我的问题是,这铁书的复印件是怎么流入黑市,是谁干的,现在又该怎么解决?”

“……”周朝先沉默了。

当然不是不知道,而是在想办法。

在良久的沉吟之后,周朝先摇头道:“谁干的,这我真的不知,若是林先生能够找出证据,那老朽愿意赔罪。”

“……”“怎么解决,其实倒不难。”

说着,周朝先伸手指着那本高仿的枫古铁书复印件:“这不是已经有求财心切的家伙,为咱们给出了解决办法?”

林涛在周朝先的注视下,依旧沉默。

周朝先并不着急,端起那已经凉了的茶水,润了润嗓子道:“既然这潭水,已经没法让他清澈见底,那就干脆给搅混了的好。”

“怎么搅?”

周朝先眼皮子一翻,心中暗骂道,你都差直接给我写明操纵流程了,老头子又不是智障。

“我这便去找人来,保证在三天之内,伪造出上千个版本的高仿铁书复印件。”

说着,周朝先一脸肃然的看向林涛。

有些事,大家心里明白就好。

说的太明白,就惹人烦了。

“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

林涛装模作样的沉吟一番,表示勉强接受周朝先这个提议后,话锋一转:“我身份这件事,我希望到你这里,就此打住。”

“明白,这种事肯定不会乱传。”

听到林涛的话后,周朝先立即点头道。

这说的自然不是林涛的身份,而是那个黑色卫队的身份。

“行了,走了!”

该交代的,该办的事情,至此已经全部完了。

被那个王铭可能复印过的枫古铁书复印件,林涛也找不到,甚至对于周朝先有没有私藏几套复印件,他也无法确定。

随意最终只能来个以假乱真。

借用大量的假复印件,来让不明真相的人,哪怕手持真复印件,也无法完全相信。

当然,做了这么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提醒周朝先。

“不用送了。”

摆了摆手,就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走出了周朝先的书房,留下周朝先一个人,默默地皱眉看着茶几上那两本枫古铁书的复印件。

……深夜,陇海大酒店,豪华套房。

“咔哒!”

房门打开,房卡插入电源槽,挺着啤酒肚,满身酒气的王铭踉踉跄跄的搀扶着站墙壁:“妈的,真把老子往死里灌,这帮混蛋……”嘭的一声,用力关上房门。

王铭晃晃悠悠的走进房间,却隐约看到一个年轻的身影,正坐在自己客厅中的沙发上,姿态悠闲的吸着香烟。

“你,你特么是谁啊你?

你进我房间干球啊?”

王铭用力的晃了晃脑袋,扯着嗓子不满的吼着。

“看来你需要清醒一下。”

沙发上的林涛转头熄灭了香烟,起身向王铭走去。

十分钟后。

洗手间内王铭浑身哆嗦的全撂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就是一个本分商人,不过作为跑销售的,人脉极广,所以偶尔也会干一些不太本分的事情。

这次找到周家便是如此。

根据他的交代,再三确认没有说谎后。

林涛在当天深夜凌晨,便乘坐航班离开了辽城,飞向王铭所交待的燕京。

不过很可惜。

虽然在燕京大半天的追查证实,王铭并未说谎,但他所交待的那个幕后主使,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对此早有心理准备的林涛,也谈不上多么失望。

尽力找了找,确实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后,林涛这一次北上之行,算是圆满的完成了所有任务。

虽然出现一些小瑕疵,但不仅得到了枫古铁书,且意外找到了自己的宗师之路,完全可以说是喜从天降。

不过林涛当天下午并没有急着飞回江林。

而是乘坐首都航班,先行飞向中海。

翌日清晨,三和茶楼。

这是一家老中海的弄堂式茶楼,同样也有特色的中海早餐供应。

只是这带有浓浓老中海特色的讲究早餐,在这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已经被逐渐淘汰,反倒是那些什么小笼包、油条一类,开始风行全国。

真正能在一大早来茶楼吃早餐的,也只有一些老头老太太。

萧伯生,萧老爷子就是其中一位。

七十多岁,穿着单薄的一身灰色大褂,一手鸟笼,一手折扇,优哉游哉的准时踩着点出现在茶楼。

“萧老爷子,还是老样子撒?”

老板一见面,立刻笑着问候道。

萧老爷子冷着生人勿进的一张脸,嘴里含糊不清道:“恩,这天越来越冷了,今天的茶,烫一点,先暖暖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