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见鬼!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见鬼!

裸露的胸膛已经被锋利的手术刀划开。

一条辅助呼吸的气管,从咽喉位置插入。

这种场面对于林涛来说,算不了什么,不过这德尔塔的病情确实是十分古怪……

“泄压,立即给胸腔泄压。”

听着正忙活的斯克林教授不忘抬头呼喝一声。

林涛脸上立刻流露出了明悟。

“血液是因为器官破裂,从而在食道和气管之中上涌,呕出的对不对?”林涛皱眉低声看着手术台上的德尔塔,低声询问。

波尔立即点头道:“是这样的,不过主要问题是血管破裂,你知道的,血管就像是水管一样,破裂之后,血液挤压,造成压力上升,最后涌出……”

“那这就是血管脆弱的问题。”

林涛听着暗自点头。

一旁波尔见状,立即眼巴巴的看着林涛:“林,你能帮他止血吗?你知道你当初的止血手法……”

“别说话!”

伸手阻止了波尔说话。

林涛轻轻挪动脚步。

见状,波尔也不敢多问,立即跟着林涛,绕过忙碌的人群,一直来到手术台最为空旷的角落里,就见林涛缓缓走上前去。

“林?”

“我近距离看看。”

说着,林涛居高临下,来到手术台正上方的位置,直接伸出手,摸向那带着头套的德尔塔天灵盖位置。

“住手,你个巫医,立即住手。”

忙里抽闲的斯克林见状,在住手的提醒之下,立即愤怒低吼一声。

结果见林涛根本就不搭理自己,气的七窍生烟不说。

反倒是看到林涛手指轻轻按压在德尔塔的天灵盖上。

“胡,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保安也好,警察也行,去,立即去找你们的领导,把这个非法行医的巫医给我轰出去。”

手头还在忙碌的斯克林气愤归气愤,但还没失去理智,放下手头工作冲上去和林涛来一场拼命行动。

不过他倒是不傻。

知道在病房外,还守着一大堆的领导,于是立刻借刀杀人,冲市立医院打下手的医生催促道。

“这……好,斯克林教授稍等。”

嘴角狠狠一抽。

那个中年胡医生面对眼前的神仙打架,也不多说,立即调头向手术室外走去。

没办法,林涛是谁他不知道。

但波尔他却知道,能被波尔带着进入手术室,那能是普通人吗?

反正在对方阻碍手术进程之前,他是没有胆量去阻止林涛的,只能按照斯克林教授的说法,前去手术外寻找领导们。

结果……

“哦,见鬼!”

“上帝,发生了什么!”

“胸腔压力泄出,出血正在停止。”

“快,快,减缓泄压增持……”

胡医生正要打开手术室的门,听到身后宛如炸了锅一样的混乱惊叫,立即精神一振。

身为一名医生,他还是本能的更加专注手术室上的病人情况,哪怕不考虑对方的特殊身份,仅仅从职业道德出发,也不得不让胡医生面露喜色。

“发生了什么?”

比起胡医生,一直在手术台前忙碌的医生护士更加懵逼。

虽然手头动作都没有停止,但每个人都是心情无比紧张的注视着手术台上的病人,生怕再度发生其他什么状况。

结果就在这时候。

全程目睹林涛动作的波尔,以及激动的嘴巴张大,浑身肥肉乱颤的失声。

半响,这才颤颤巍巍,难以置信的尖角道:

“林,林,你成功了,上帝啊,多么不可思议。”

这狼嚎一样的声音。

立即让手术台的众人,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睛望过去。

却发现,波尔开心的像个两百多斤的孩子一样,简直是又蹦又跳,目光闪闪发亮的盯着那手术台上已经稳定下来的德尔塔。

发生了什么?

听波尔的意思,这并不是德尔塔先生身体恢复好转,而是在外力驱使之下?

“波尔,我希望你冷静一下。”

目光微微一凝,带着一脸阴霾的斯克林叫嚣着:“现在手术室需要安静,你也是一名专业医生……”

“不,不,我并不专业,教授你也不专业,对于德尔塔先生来说,唯一的专业时林,只有他才能拯救德尔塔,要不然,你以为血液停止喷涌是意外吗?”

说着,激动地波尔立即伸出手,虚按在德尔塔的天灵盖上,瞪大眼睛:“看到了嘛?几秒,就几秒,就是这样,所以德尔塔才会恢复稳定……”

“见鬼!”

听着斯克林送出的评价。

早已收回手的林涛轻轻摇了摇头,面对这个顽固而固执的老头子,说再多,又有何用?

“波尔,既然来了,我能做的,尽力去做,不过我希望你也能安静一下。”

“是,是,我一定安静……”

“好了,不要再说了。”

林涛说着,摆了摆手。

直接在斯克林与医生护士的皱眉注视下,挪动脚步,绕道来到斯克林身旁,面对手术台上德尔塔先生那已经被打开的胸腔。

林涛皱了皱眉头,伸出手指,在其胸部的几个穴位,进行轻轻几下按压。

动作很快,力度也不大。

还不等斯克林搞明白林涛在搞什么鬼,林涛却已经闪电般的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但就这样,在众人眼睁睁的注视之下。

神奇的一幕,以不可思议的方式上演。

如果说之前只是大出血被阻止。

那么这一次……

“不可能,血液流动怎么会停止?”

听着守在一旁尖叫的医生开口,所有人面色大变。

血液停止流动?

“见鬼,波尔,德尔塔先生出现了问题,这一切都要算到你头上。”斯克林毫不犹豫的把黑锅甩给波尔背上之后,立即慌乱的转身望向那仪器旁的医生:“怎么会停止流动,让我看看……”

“不,不是完全停止流动,而是在减速,非常慢的速度。”

“这怎么可能?”

“但仪器上的数据是不会出错的,除非仪器坏掉。”

“我们医院仪器肯定不会出问题。”市立医院医生立即急眼出声了。

对于这难以置信的一幕。

其他人都没有去找林涛麻烦,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在胸膛轻轻按压几下,虽然林涛的动作让医生们很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