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逃窜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四十一章逃窜

带着大量专业技侦人员进入这间廉租房内。

略显刺鼻的消毒水气味,让宋情很满意。

尤其是很快有人便找到了大量带血的绷带,还有止血、止痛的药物以及简单的医疗器械。

都是那种随处可以从药店买到的。

当然,除此之外更大的收获是,很快还有什么一系列的除了血迹之外的毛发,没有吃完的宵夜……

“她刚在?”

看着卧室床头那半桶泡面,宋情皱着眉头,伸手用手套摸了一下。

温热的触感告诉她,这廉租房的主人,离开不久。

“没有……”

一名下属面色难看的向宋情汇报着。

见其眉头升腾起一层怒意,连忙补充道:“不过宋队长,小区前后门已经被我们早早包围了,现在正在调取监控,以及挨家挨户的开始摸查,犯罪嫌疑人肯定就在小区内躲着。”

点了点头,宋情皱眉道:“那就赶紧去查吧。”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汪紫然的可怕。

在警队专业狙击手的射击之下,竟然没有被一枪毙命,这是一种何等可怕的犯罪分子?

要知道,在华枫制药厂门口的时候,一直是汪紫然手持手枪胁迫雪子下车。

所以,所有狙击手按照人质安全第一位的条例,第一射击目标就是汪紫然。

可偏偏,最终从狙击手的行动报告中显示,对方只是肩膀受伤……

“要是逃出了小区怎么办?”

来到阳台,宋情忍不住忧心忡忡地望向处于黑暗之中的小区。

……

与此同时,金河路!

一个距离鑫和花园仅仅一条街的沿河路段上。

昏黄的马路边,在靠河栏杆的阴暗处,有一个肩膀瑟瑟发抖,浑身湿漉漉的纤瘦黑影,步履匆匆的行走在路灯之外的黑暗之中。

一百米!

五十米!

三十米!

黑暗之中,那前往隐隐约约出现的一个红点,终于变得开始清晰真实起来。

浑身湿漉漉的纤瘦黑影,也在这个距离上,开始停下了脚步。

因为她骤然发现,那个时隐时现的红点不是她眼花造成的。

而是一个因为烟头燃烧所产生的。

在那里,正有一道黑乎乎的身影,依靠在河边的栏杆上,叼着一根香烟。

甚至她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对方就像是守株待兔一样的猎人,正在欢欣鼓舞的笑眯眯盯着自己。

“别傻站着了!”

“……”

“你跑不掉的!”

“……”

“说说吧……”

黑暗之中,听着对方那熟悉的嗓音,突然,远处街道隐约间传来了警笛声。

甚至金河路上还有警车呼啸而过。

“警察这反应,还真不慢!”

扭头看着眼前这一幕,那吸烟的黑影,调侃一声。

当下扔掉香烟,慢悠悠的走了上前。

十米!

五米!

三米!

借助这微弱的路灯光亮。

黑暗之中两人都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那浑身湿漉漉的,正是刚刚从喝水中爬出来的汪紫然。

脸色苍白,眼神惊惧的看这他面前的林涛。

“别害怕,我不是警察,我更不喜欢杀人,告诉我想知道的一切,我可以放你去任何一个你想去的地方,我在全世界有很多朋友,相信我的话。”

“我……我是受人胁迫的。”

“很好,谁胁迫你这么做的?”

“这……”

看着汪紫然那犹豫的表情,林涛却不着急,他很有信心,汪紫然根本不像是一个专业间谍。

眼下这局面,她不说也得说。

可惜的是,就在这关键当口。

三辆黑色轿车,突然从鑫和花园方向的路口冲出,并穿越马路,直接停在了林涛十几米外的马路上。

“不许动!”

“别动,放下武器!”

“立刻放下武器投降!”

“举起双手……”

骤变突生,一声声底喝炸响。

七八个身穿黑衣的人,手持手枪,声音冷厉,态度强势的接连发声。

当然,给于他们充足底气的是他们手上那一支支枪械。

“麻痹,还算计我……”

看着路灯之下,王队与许科长的面容,林涛有些被气乐了。

终日玩鹰,却没想到最终反被鹰啄瞎了眼睛。

当下,林涛眉头一拧!

“走!”

说着,林涛一拍汪紫然的肩膀。

连拉带拽,当下黑暗之中,两人翻身一跃跳入金河水中。

全程汪紫然都没有反抗,十分顺从的接受林涛带她走的命运。

至于马路上中海国安分局的一帮人,面对这一幕,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身处路灯之下的他们,是逆光状态。

在车内时还好,车窗玻璃相当于墨镜一样的效果,能够看到河岸栏杆处的两人。

但等到下了车,车窗玻璃没有。

一时之间光顾着大喊大叫,先进行威慑。

可还不等他们声音落下,噗通一声,两声重物跌落水中的声响,顿时让许科长暗骂一声:“跳河了?赶紧特么追!”

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容易吗?

这金河水中可没有什么路灯。

刚刚冲入岸边的国安分局一众人,适应灯光变化,就用了很长时间,这才隐隐约约中,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两道模糊黑影,已经从河水之中爬上了河对岸。

“许科……”

王队连忙着急的望向许科长。

谁知许科长却大手一挥:“立马上车绕路去河对岸。”

现在这情况,开枪能不能留下两个人并不好说,相反,这么远的距离,黑乎乎的情况,与其开枪,还不如开车。

可他这话刚刚落下,枪声却宛如爆豆一样,骤然响起。

“砰!”

夜空之下,许科长当下怒骂道:“谁,谁,那个王八蛋开枪的?”

闹市之中轻易开枪的后果,许科长可承担不起?

可他一骂完,就感觉不对。

枪声很响亮,但并不是从耳边响起的。

而是在河对岸……

“对岸,对岸的枪声!”

王队这一刻,心中惊骇不已。

警察大部分都在鑫和花园。

那么对岸开枪意味着什么?

林涛开枪,还是汪紫然开枪?

反正都不是警方和国安的人。

这才是第一枪,这要是再来一场类似于华枫制药厂门口的枪战。

“麻痹的,快,快,小王,带三个人跳河,其他人,上车,追,追……”当下许科长也反应过来,急不可耐接连发布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