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吴天求饶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吴天求饶

“你,你要干什么?”

楚梦雪都被吓呆了。

双手捂住胸部,满面惊骇道:“你疯了?”

“玉佩给我?”

见楚梦雪一脸宁死不屈的贞洁烈女模样,林涛当下也懒得动粗,直接一伸手:“你爸给你的那个玉佩给我。”

“你要干什么?”

“你不给,我现在就扒你衣服。”

“我,我……”

楚梦雪这可谓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面对林涛这不知道哪里抽风的粗暴嘴脸,她还真没有勇气反抗。

当下只能从脖子伸手一抓。

一个无比粗俗,用红绳串起来的佛雕玉佩,一脸恨意的咬牙切齿递给林涛:“你给我等着,我回头就给我爸说。”

“呵呵!”

林涛拉了一张板凳,抓过玉佩。

双眼微眯,感受着玉佩传递出来的阴凉感触,脸上泛起一抹不屑的笑意。

三分钟之后。

手腕一抖,在楚梦雪柳眉紧蹙之中,玉佩换给了她。

只是这一次,玉佩入手温润。

没有任何阴凉触感。

“这……”

“火云掌给你加温了一下,这东西太凉,戴的时间太长,对身体不好。”

听着林涛的瞎扯,楚梦雪当下阴着脸,重新把玉佩挂在脖子上,然后直勾勾看着林涛:“还有事吗?”

“没了!”

“……”

下意识的,楚梦雪想要让林涛这个抽流氓滚蛋。

但话到嘴边,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然后,于是,只能重新躺下来,捧起书。

数秒之后,书页挪开,小心翼翼的瞥向林涛。

只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

“什么眼神?”

“……”

“你想干什么?”

“……”

问了两句,见林涛根本不搭理自己。

楚梦雪冷哼一声,重新专注的看书。

一分钟之后,她选择了放弃。

满面不耐烦道:“你有事就说吧,是不是想要离婚多分你一点财产,想要的话,你说,我给,别用那种瘆人的眼神盯着我行不行?”

“很可怕吗?”

“差不多!”

林涛目光一闪,低头叹息一声:“有些话其实想对你说,但不知道该怎么说。”

“什么意思?”

“如果,我是说如果,假如真的有这么一天,我不得不去做一些让你悲痛万分的事,希望你能谅解,如果有必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提前给你道歉。”

“比如?”

林涛眼帘低垂。

心中暗道:比如,亲手砍掉你爸爸楚江河的脑袋。

林涛对此,准备很多解释之言,比如说什么楚江河叛国,比如楚江河做出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再比如,汪紫然和她男朋友徐冉的死。

还有那一夜玩具仓库中,田诚和八个枪手被炸死。

你父亲可能早已手沾鲜血,命案累累。

可惜,这一刻,面对楚梦雪那清澈美丽的双眼,林涛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心底话。

“你到底是说啊?”

听着楚梦雪那不耐烦的声音,林涛嘴角抽了抽:“别逼我,真的很难开口……”

“……”

“其实,我不想离婚!”

闻言,楚梦雪面色微微一怔。

嘴角不由自主勾勒出一抹欣喜的弧度:“为什么呀?”

“因为如果我不愿意主动离婚的话,咱们就得上法院走程序,到时候法院判决下来,我能得到你一半财产分配。”

“……你是认真的?”

额头浮现出一条黑线,楚梦雪强忍着怒意。

见林涛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楚梦雪伸手一指病房门口:“滚,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滚得远远的。”

“你看你……”

林涛好像劝楚梦雪消消怒火。

结果病房门,却不合时宜的被敲响了。

林涛转过头,扭头一看,就见病房门推开一条缝隙。

一张熟悉的面孔,露了出来。

谁那?

正是那位在明月楼四季包厢同学聚会上挥斥方遒的吴天,吴科长。

“你干什么?”

“林,林哥,能出来一下吗?”

看着吴天那一脸讨好的表情,林涛面色微微一怔,点头道:“行!”

说罢,起身来到病房之外。

林涛双手插兜,一脸神情自若的盯着满面谦卑憨笑的吴天:“说吧,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你看,林哥,上学那会我就这么叫,之前在包间里,喝高了,脑袋有些不清醒,多有得罪,还请林哥你见谅。”

林涛点了点头:“然后那,还有什么事?”

吴天之前确实很装逼。

但装逼归装逼,一没骂自己。

二没动手打自己。

林涛哪至于和他计较?

所以,林涛很奇怪吴天这表情:“怎么,想让我给你走走林主任那关系?这个抱歉,我对于这种事兴趣不大。”

左思右想,林涛感觉吴天找自己,也就这么一点小事。

可他想错了。

“林哥,要不我看这样,咱们换个地方详聊?”

“聊,聊什么?不用了,病房里面那是我老婆,你认为我现在哪有时间和你闲聊?”说完,林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了,回去吧,我和那林主任也不是很熟,你找别人走关系吧?”

话毕,林涛转身就要走进病房。

可他想离开?

简直痴人说梦。

吴天一着急,一把拉住林涛胳膊,满面乞求道:“林哥,帮帮我,真的,你要帮帮我,不能走啊,林哥,你要不帮我,我现在,我现在,我不走了。”

“帮你什么?”

“林哥,这一次你真的得拉弟弟一把,否则我,我就完蛋了。”

林涛见他这快要声泪俱下的一幕,叹了口气,往病房外的座椅上一座:“让我帮你,你总得说事啊不是?”

“谢谢,谢谢林哥……”

当下,吴天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开始叙述在他离开四季包间之后,短短时间发生的一切。

林涛走之后,脸丢大的吴天也没脸留下。

当下离开包间,返回市政办,上班去了。

结果上面一位副主任看到他之后,直接通知他,调整工作。

从以前给领导送文件,转变成为安安心心坐在科室里面,负责自己的工作。

其最重要的在领导面前刷脸机会,没了。

听完,林涛有些忍不住笑容:“这事你找我没用啊?”

“林哥,不瞒你,这肯定是林主任打电话指派下来的,肯定是之前包厢里,那尖嘴猴腮说的话被林主任听到了,这是恨上我了,我,我,林哥你要不帮我,我这仕途之路就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