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章棋局开始

让林涛惊讶的,自然不是这南韩老头子有多帅。

更不是其傲娇的仅仅冲费老微微颔首示意,随即带着呼啦啦一帮,也不知道是徒弟还是翻译,四个年轻人,大马金刀的往一张太师椅上一座。

那架势,那气场,简直比费老这个主家架子还要大上几分。

真正让林涛惊讶的是,这南韩人是个高手。

哪怕放在华夏,那也是绝对的顶尖武道高手。

如果非要用一个标准去比较的话,那么他绝对比武三洋还要强。

“这种级别,在南韩武道界,想来也是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没想到还有闲心跑来华夏找人比围棋。”

林涛忍不住感慨地摇了摇头。

当然,倒也并不感觉惊讶。

武道修行,讲究的是什么?

是修心!

心不修,武道之路是走不长远的。

于是,如果普通人有幸认识那些宗师级的超级强者,便会发现他们一个个大多都是身怀怪癖。

有人喜欢发呆静坐。

有人喜欢养花种草。

还有人,比如那位一代八极宗师霍雄,人家一幅《诗经》中的《采薇》狂草书法,在苏富比上,拍出了三百多万的高价。

“想来这位,大概也是借用围棋来修行武道之心吧。”

林涛内心正暗暗嘀咕着。

就见那风度翩翩的南韩武道高手一旁,一位西装笔挺,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子,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昂贵的手表,直接冲费老质问道:“费老先生,唐盛云的人那?现在比赛时间已到,难道他不准备来了吗?”

“距离约定时间不是还要五分钟吗?”

费老眉头一皱,轻哼道。

那一口生涩汉语的西装男,当即脸上泛起浓浓的嘲讽味道:“五分钟而已,我们自然不在意,就怕唐盛云他没胆子在上棋桌。”

“狂妄!”

这话一出,费老身旁一位胖老头当即一排扶手,怒声厉呵道。

对此,西装男脸上嘲讽意味不仅丝毫不减,反而越发浓重道:“我说你们这些华夏人真有意思,老是喜欢以一种别人祖宗的身份而自居,总是认为我们抄袭你们古典文化成果,什么中医啦,什么端午节啦,我们不与争辩还好,一争辩,便是狂妄。”

“……”

“那我且问你,这围棋桌上要是输了,怎么算?”

“……”

“让我想想,是南韩围棋大逆不道,你们华夏还有更厉害的围棋高人不屑出手是吗?”

这一番喋喋不休,字字诛心的话。

顿时让那胖老头呼吸粗重,脸色铁青。

偏偏,还无处发火,因为这家伙狂妄归狂妄,谁让人家昨天轻松就把唐盛云给击败了?

“我还以为费老爱国情操高尚,原来这帮家伙是真讨厌。”

嘴角一翘,林涛忍不住摇头轻笑。

自顾自的话音刚刚落下。

那脸色极其难堪的胖老头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老唐,你怎么才来?”

在这老头说话间,林涛抬头一望。

就见一个模样普通的秃顶五十多岁男子,缓缓步入后院。

顷刻间变成了人们目光之中的焦点。

这正是唐盛云。

“抱歉,让各位就等了,一点私事,耽误了一下罢了。”

唐盛云面对费老等人的关切目光,连忙脸上升腾起勉强的笑容,解释了一下。

结果那之前喋喋不休的西装男却忍不住冷声讽刺道:“我还以为唐先生不敢来了。”

“手下败将,有何言勇?”

唐盛云头都没转,目光微微一侧,便冷声回机击一句。

西装男顿时仍不住重重冷哼一声。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大家也不要逞口舌之利了。”

眼看唐盛云轻描淡写的打压了徒弟的气势,那自入场开始,便从未出声的南韩武道高手,不急不缓的飘出一声。

随即转头望向唐盛云:“唐先生若是不需要休息的话,我看咱们现在就马上开始吧。”

“就是,也不需要休息,我看就几分钟解决战斗的事。”

师傅开口了,那西装男无疑更有勇气的嘲讽一句。

这一下,唐盛云没有回击,而是深吸一口气,声音凝重道:“那,开始吧。”

话音一落,唐盛云当仁不让的走向庭院正中已经拜访好的棋桌上。

林涛见此,却止不住摇头。

实际上何止是他?

费老等人面对这唐盛云的样子,都只能感受到一种情绪。

没底气!

“老汪?”

费老转头望了一眼那被西装男给气的不轻的胖老头。

就见胖老头摆了摆手:“赢还是输,等下完了再说。”

说罢,这胖老头直接起身,来到桌子旁。

这一下林涛才知道。

这个汪老头原来是裁判。

“两位,可以开始吗?”

郑重其事的望了一眼双方,汪老头沉声道。

结果就见唐盛云举了举手:“等一下。”

掏出香烟,点燃。

深吸三口,吸完大半,踩灭。

唐盛云点头道:“可以了。”

“南韩,玄信永!”

唐盛云对面的韩国武道高手一本正经的自报家门后,风度翩翩的一伸手。

唐盛云连忙道:“华夏,唐盛云!”

“昨日我执黑子,那今日我便执白子吧。”

唐盛云没有意见。

于是,在老汪头皱眉喊开始之后。

这场堪称非官方的业余围棋最高水准对战便拉开了帷幕。

只是,这场比赛在开始之后不到三分钟。

就好像开场之前自信的武道超级高手玄信永与底气不足的唐盛云最佳真实局面反应。

在三分半开始。

面对一开局,便咄咄逼人,四处绞杀自己的玄信永。

唐盛云没抵挡几个回合,便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

双方交手很快。

尤其是那玄信永。

仿佛电脑运算一样,从头到尾,根本不思考,只要唐盛云一落棋子,他便紧跟着落子。

这副架势的绞杀之下。

唐盛云一根烟还没有熄完。

林涛便已对场中棋局有些不忍直视。

当即出声道:“抱歉,打断一下两位,询问一下,接下来我是否能够接替唐师傅完成这盘棋局?”

此言一出,场中众人忍不住齐齐一愣。

这,棋下了一半,还能换人继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