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零四章 交易

林涛对此倒是不惊讶。

而是疑惑。

“有病!”

冷哼一声,看着满面冷笑冲上来,抡起一腿横劈在自己身前的玄信永徒弟,摇了摇头,皱着眉头伸手一腿。

“找死!”

那西装男见到林涛的动作,狞笑更甚。

只可惜,还不等他有什么动作。

一股恐怖的巨大力量,宛如惊涛骇浪,直接把他给掀翻在地,四脚朝天。

双方交手何其之快?

众人几乎都没太看清两个人动作。

便看到气势汹汹冲上去的西装男狼狈倒地。

这一下子,不仅费老等人一脸莫名的惊愕。

就连那玄信永也是眉头一挑,声音中带着惊诧意味:“什么?”

这怎么可能?

他为什么质疑林涛调查过他?

因为如果不是调查过他的话,那就无法解释,林涛为什么能够知道他是准圣之境的武者。

毕竟,他在林涛身上可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属于同类武者的气息。

就这样,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年轻人。

一把把跟随自己习武十余载的弟子,给掀翻在地。

这是巧合吗?

“我再问你一句,你是何人?”

说话间,玄信永已经站起身来。

双手负于身后,一双目光死死盯着林涛。

同时,还有那只有林涛所能感受到的气场,正在牢牢的锁定住他。

“你想干什么?”

林涛有些疑惑。

这玄信永可不是普通人。

严格说起来,在华夏武道界,他这种人都可以被列为高手行列。

至于在南韩,那基本可以理解为南韩国内前十的超级强者。

这么一个武道高手。

一言不合,这是要和自己动手?

“你是何人?”

答非所问,玄信永一字一顿的盯着林涛,冷冷吐出四个字眼,听得林涛一脸莫名其妙。

但实际上,玄信永这一句询问是没有答案的。

或者说没法回答。

难道说我是一名中医?

怕玄永信还以为自己大开嘲讽,当下便冲上来与自己鏖战一番。

结果,他没开口,玄信永便已经开始动手了。

“不想开口,那我便让你求着我开口。”

一声冷呵落下。

一阵风自众人面前刮起。

宛如突然席卷起来的风暴一样,让的众人下意识眯了一下眼睛。

就一下。

当众人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

玄信永已经跨越了十几米的距离。

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手持不知什么时候,从哪折下来的半米长树枝,抵在了林涛咽喉仅仅一厘米的距离上。

一脸倨傲的冷视着林涛:“今天你要是不说,那便是死。”

“你敢!”

这话一开口,费老勃然怒喝。

玄信永对此,侧过头,冷冷瞥了一眼费老,一脸不屑道:“你给我闭嘴。”

“玄信永,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警告你,我与冯彪冯老爷子那可是老相识,我劝你最好放开林先生。”

咬了咬牙,费老满面阴沉的威胁道。

乍听起来,这搬运名头唬人听跌份的。

但这话一出口,还真就让玄信永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脸上寒霜,更加阴冷几分。

为何?

冯彪,那是华夏成名已久的半步宗师境强者。

其实力有多强?

放在南韩国内。

那可以被称之为南韩当世第一武道强者的存在。

那是一个面对宗师境强者,而能全身而退的强者。

要说对于这种人害怕,那倒是不至于。

就好像冯彪能够从宗师境强者面前全身而退一样。

玄信永也有自信,能够在封冯彪面前全身而退。

但能够全身而退,不代表就没有敬畏之心,没有忌惮之情。

毕竟没事招惹这么一个强者,是嫌活的不够久?

“哼!”

盯着费老足足十余秒后。

玄信永终于发出了一声阴冷的轻哼,随即回过头,望向面前脸色不变的林涛:“小子,既然你知道我是准圣之境,那就也应该知道,我南韩准圣之境对应你们华夏,是什么样的武道强者。”

“……”

“杀你,易如反掌。”

“……”

“给你最后的机会,告诉我,你是何人,又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说话间,玄信永手中那支树枝,往前伸了伸,直接触碰到了林涛最脆弱的咽喉皮肤,目光森然如炬。

那态度很明显,要是再不开口,那树枝,怕就要直接洞穿林涛的咽喉了。

“好胆!”

一声暴呵,费老再度出声。

可惜,这一次玄信永根本没给费老面子。

甚至连瞧都没有瞧他,直接冷声道:“我可以给冯彪冯先生面子,但老头子,你要记住,你可不是冯彪。”

“你……”

费老顿时被这态度给噎住了。

玄信永当下不再顾及其他,直接望向林涛,目光之中,危险的寒芒跳跃闪动:“说,还是不说?”

“能做个交易吗?”

“恩?”

看着面色不变的林涛,玄信永可没有那么多耐心:“少废话。”

林涛脸上表情依旧,不急不缓道:“这样吧,你告诉我一下,你偷偷摸摸的来江林市干什么?”

“……”

“你说了,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

“这个交易如何?”

眼中瞳孔骤然一个收缩,玄信永表情森然道:“你也配和我谈条件?”

话落,玄信永手指那细软的树枝一个抖动。

后撤十余公分,随即,宛如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一般,蹿射向林涛肩胛骨的方向。

杀林涛?

那太简单了。

他更好奇,林涛到底是怎么知道他的身份。

所以,他决定先给林涛一点苦头尝一尝。

于是,当他手中的树枝,宛如离弦之箭,刺破衣服,欲要直接从肩胛骨刺穿林涛肩膀之时。

一切停止了。

树枝,停留在了林涛的皮肤上。

玄信永可以感觉到,但手中的树枝,却无法在前进一丝一毫。

“什么?”

眉头一挑,玄信永脸上闪过一抹骇然之色。

不是惊讶于手中树枝无法刺穿林涛肩膀。

而是,在这一刻,他终于从林涛身体之内,感受到那种同属于武者的气息。

真气!

极为磅礴的真气,山呼海啸一样,凭空涌现。

“这……”

一时间,玄信永言语滞涩。

而林涛却表情依旧的轻松道:“我之前提的条件依旧有效,怎么样,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