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跪舔失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零七章跪舔失败

很快,林涛就明白,理想是远大的,前路是曲折的。

当他不急不慢跟在三人之后走进包厢,刚刚坐下的金玲玲连忙脸色一阴,冷声道:“小宋,你给我开的房间就在这家酒店吧?”

“啊,是,是的夫人。”

金玲玲闻言,一伸手。

宋健连忙从口袋掏出房卡递给金玲玲。

“我不舒服,就不吃了,你们吃吧。”

说完,金玲玲也不多做解释,拿着房卡转身直接走出了酒店包厢。

林涛再一次,被晾在了原地。

“深呼吸,深呼吸……”

心中反复念叨了十几句后,林涛便走上餐桌,望向略显尴尬的宋健与王妈:“别愣着了,快,让服务员上菜吧。”

“那夫人那里我去看看……”

“不用,这样,我知道她爱吃什么。”

林涛一摆手,拒绝了王妈的要求,对宋健道:“你记一下,让厨房做好之后,直接送到阿姨的房间里面去。”

宋健闻言连忙点头。

结果刚刚掏出纸和笔,准备记一下林涛所说的。

王妈便掏出了手机,一脸古怪的接起了电话。

简短的几秒钟之后,王妈挂断电话,脸上带着几分尴尬道:“姑爷,你不用忙了,夫人说让我按照她的饮食习惯弄一点清淡的送到她房间。”

“好……好吧!”

抿了抿嘴,林涛脸上如常,倒也不计较。

半个小时后,结束了午餐。

林涛回到自己得房间,刚坐下,便忍不住一拍脑门:“早问候,中报道,晚问好,这么重要的事,怎么给忘了?”

暗自吐槽着,林涛离开自己的房间。

打了个电话,询问宋健之后,便来到了金玲玲的豪华套房门口。

门铃按下之后,开门的是王妈。

“姑爷你有事?”

“啊,就是来问问阿姨中午饭吃的合不合口味!”

“……”

王妈一脸怪异的盯着林涛。

林涛忍不住摸了摸脸颊:“有东西吗?”

“这样吧,姑爷你等等,我去问一下。”

王妈好像知道林涛要干什么一样,关上门,转身离去。

很快便重新拉开了门:“夫人说她很累,需要午休,姑爷你有什么事,还是下午说吧。”

“下午说?这是她的话,还是王妈你的建议?”

“……”

“没事,我就随口一问。”

尴尬的讪笑一声,林涛也不多说,转身就走。

留下王妈一脸无语的摇着头,关上房门。

回到房间,林涛躺下来,手机铃声紧跟着响了起来。

是殷月的。

告诉他董琳琳的踪迹。

“离开广济国际以后,她乘坐出租车去了蓝海湾别墅,之后又去了中海市委家属院?”

听着殷月的消息。

林涛忍不住搓了搓脸。

董琳琳那女人也不知道抽什么疯。

那女人也不知道抽什么疯。

好好她,莫名其妙的就留下一个纸条,坐着出租车离开了。

其实对于她的安危,林涛倒还不是特别担忧。

无论是董琳琳的身份,还是抓她的目的,真抓住,也是奔着自己来的,很少会有什么危险。

相反,田维天的那种例外,倒是有些让他无法平静下来。

摆脱殷月给查了一下,结果就查出这么一个消息:“那她去找的是谁?”

“副市长许昭君!”

“谁?”

“她的大学同窗好友,好闺蜜那种。”

林涛听着殷月不耐烦的声音,顿时恍然:“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不出意外的话,她最近估计会住在那个闺蜜家中吧,你就别管其他,等她搬家了再通知我。”

殷月冷冷道:“知道了!”

电话被挂断。

林涛也不在意殷月的态度。

而是彻彻底底放下了心来。

中海市政府家属院,有比那里还更安全的地方吗?

几乎没有多少了,这样一来,倒是不用再担心董琳琳的安慰。

“不过还是得抽空去找她问问,不辞而别几个意思。”

心中嘀咕着,林涛忍不住摇了摇头,继而开始思索眼前最头疼的问题。

很显然,岳母金玲玲对于自己的跪舔并不买账。

这可怎么办?

“难道要来一场持久战,用我的卑微温情,化解她那颗冰冷的心?”

林涛一想到这里,便腻歪不已。

上学时追女孩他都没什么耐心。

去跪舔金玲玲一次两次还好,天天舔,月月舔,这也不是个事啊。

“楚江河那老小子肯定有动静,不行,必须得尽快拿下金玲玲,打开她这个突破口。”

越想,林涛心中越是焦急。

干脆放弃了在房间内午休的想法。

走出房间,离开酒店。

直接来到马路对面中海医院后面那处供病人散心的花园中。

大中午的,炙热的阳光烘烤下。

这里没有多少人。

林涛给嘴里塞入一颗香烟,正准备找个阴凉的地方,坐下来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结果不巧,一转头,在阴凉的一个长亭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身素白的职场OL套裙。

看起来倒还是十分正经。

可它的主人却毫无形象的蹲在长椅上面,双手抱头,把脑袋埋在膝盖之中,无声的抽泣。

看着那一耸一耸的肩膀,林涛走上前去,伸手忍不住推了推她的脑袋:“让一下,给我屁股留点位子。”

女孩茫然而错愕的抬起头。

一双红肿的眼睛,呆呆的望向眼前的林涛:“你……”

“乔装打扮都能认出我,怎么,换了身衣服,就认不出我了?”

林涛轻笑着,一屁股坐在女孩身边:“我说你个谢家大小姐,从小锦衣玉食的,你二哥不是都送给你一个购物中心了吗?早上还那么神气,怎么这会就给委屈成这样子了?”

没错,这个无比委屈,暗自抽泣的女孩,正是谢荷香。

听到林涛的话,谢荷香扁了扁嘴,重新埋下脑袋,并不准备搭理林涛。

“别啊,我有烟,你有故事,要不,给我讲讲你的委屈心酸往事?”

啪嗒一声。

香烟点燃。

林涛吧唧吧唧抽着烟,见谢荷香不说,他也不催促。

等到香烟吸到一半,谢荷香脑袋仍旧没有抬起,却闷声闷气埋着头道:“我不想嫁人,我不想嫁给一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