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岳父开导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百零八章岳父开导

此时此刻,岳父说什么,那自然就是什么。

林涛哪里敢反驳?

下意识点了点头,又随即,赶忙摇了摇头。

他是真有点奇怪楚江河的意思。

“正常情况下,你能养得起多少女人,养多少,那是你的事情,就好像古代的地主、贵族一样,三妻四妾很正常。”

“……”

“但你什么时候见过迎娶了公主的驸马爷,有三妻四妾?”

这下好了。

感情在楚江河眼中,还是拐着弯骂自己一个上门女婿,没资格在外面三妻四妾。

但问题实际上不是楚江河所想像的那样。

“这件事其实很复杂,我和那个董琳琳啊,我们……”

“不要解释!”

一摆手。

楚江河毫不犹豫打断了林涛的辩解:“我这个人喜欢看结果,现在的结果,就是那个叫什么董琳琳的闹上门了是不是?”

“也不是……”

“退一万步来说,你找小三小四,那是你的本事,我无权干涉,可你既然敢找,你就没有想过如何调和几个女人之间的关系?”

膜拜!

浓浓的膜拜!

这一刻林涛眼中的楚江河突然变得神圣起来。

浑身好像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一样,圣洁而让人仰望。

这是什么?

这是一个有钱土豪的自我修养独家见解啊。

但下一刻,神圣的楚江河就开始穷图匕见,化身为黑面阎罗质问起林涛:“事情已经发生了,逃避问题不是一个好选择,既然敢做就要敢当,你林涛堂堂七尺男儿,你现在给我说说,怎么办?”

“我……”

“别想着糊弄我。”

好吧!

林涛深吸一口气,一咬牙道:“我和那董琳琳,其实真没什么,我……保证就此一刀两断,绝对不再来往。”

“真的?”

林涛郑重点了点头。

可不是真的?

哪怕是假的,此刻也要是真的。

比黄金还真的那种。

否则金玲玲已经给出了答案,离婚。

“很好,既然你表态了,那我也表态吧。”

楚江河说着,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我这里已经查出了一点问题,华枫集团我也不知道还能管几年,只要你好好和小雪过,别再外面七搞八搞,这公司以后肯定是你们小夫妻两人的。”

林涛下意识点了点头后连忙问道:“心脏病?严重吗?”

“你别管这些问题,我楚江河就小雪这一个宝贝疙瘩,今天这事是第一次,但也绝对是最后一次。”

目光询问的望向林涛。

得到林涛坚定的点头后,楚江河很满意道:“我也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当兵十年,不仅荒废了你的学业,也荒废了你和这个社会相处的一些基本东西……我是这样想的,既然要安安心心和小雪过日子,以后就别在外面瞎混了。”

“那……”

“我给你安排一下,读个成人大学,尤其是多多少少学点金融管理方面的东西,要不然,以后这公司,你怎么接手?就和你之前收账一样,谁不服就干谁?现在是和谐社会,别整天动手,动动脑子,明白吗?”

林涛顺从地点头:“可我这人你知道,不是经商的料……”

“那就是到时候小雪管公司,你整天醉生梦死过钻石王老五的生活?”

“不是……”

“女强男弱,这婚姻十之八九要出问题的,时间一长,几年后,你就不怕小雪给你戴上绿帽子?”

林涛眼巴巴望向楚江河。

那意思分明就是在问,你对你女儿,就这么不放心?

“这是自然发展规律,男强女弱,几千年来人类文明社会的规律,你要颠倒过来,一个男人手里没点权力,没点金钱,那这婚姻不出问题就见鬼了。”

语重心长的对林涛劝导一番后。

楚江河话锋一转:“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阿姨那边的话,你不用多想,我去给你劝,你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如何让小雪释怀这件事。”

这话一出,林涛满面灰暗的无力点头。

吐血了!

被气吐血了。

这特么还怎么挽回?

楚江河说得好听,为自己安排好以后的路,但这有一个前提条件,楚梦雪怎么样才能原谅他?

要是不原谅,楚江河说的这一堆都是废话。

而楚江河好似知道这一点一样。

正当林涛满心无力的时候,就听到楚江河带着几分笑意道:“婚姻中最不害怕的就是女人精神出轨和男人肉体出轨,只要你心理还有小雪,死皮赖脸、死缠烂打,她能把你怎么样?”

好像有点道理。

林涛听得暗自点头。

随即就见楚江河站了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小子也别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自个好好想一想我之前说过的话,谁没犯过错?但犯了错要怎么补救,怎么避免同样的错误,才是最重要的。”

话落,楚江河转身向住院部走去。

留下林涛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作为一个男人,楚江河这一席话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作为一个父亲,楚江河这一席话,林涛感觉问题很严重。

呆坐数分钟之后。

林涛抄起电话,拨通了殷月她老爹的电话:“老东西,出大事了!”

“你个王八蛋上次竟然敢骂我……”

听到殷老头愤怒的咆哮,林涛根本没工夫与他扯淡,赶紧一五一十,把从董琳琳打电话,到楚江河所离开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殷老头。

然后殷老头沉默了。

也许是一分钟。

也许是三分钟。

殷老头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凝重:“你这下麻烦大了,被楚江河彻底给捏在了手心里面。”

“是啊!”

林涛十分赞同。

可不是吗?

现在的情况是,要不想离婚的话,林涛必须听从楚江河的所有安排。

去读成人大学,去学金融管理,可如果这个狗屁成人大学不再江林,而在外地那?

那林涛不就是一脚被踢开了?

“那你想怎么办?”

听着殷老头的询问,林涛当下就要骂脏话了。

我想怎么办?

我要是知道还问你?

“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殷老头迟疑了一下,叹了一口气:“看来我原来给你准备的支援计划,还提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