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楚江河邀请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百一十三章楚江河邀请

听到董老头这个提议,林涛骂娘的心态都有了。

和董琳琳一起吃饭?

现在看到董琳琳,他怕不是要按住董琳琳一通爆抽。

看看她干的好事,她倒是爽快,一通电话直接气的楚梦雪吐血了,可给林涛却几乎难以收场。

“那个算了,晚上还有点其他事。”

牙疼的林涛赶忙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甚至都不等董老继续劝说什么的,便匆匆给挂断了电话。

“怎么,发生了什么事?”

一旁金教授看着林涛突然情绪大变样,忍不住关切的问道。

先前林涛是来历不明。

可现在知道了林涛的身份,金教授自然对林涛产生了一种亲近晚辈关怀。

可惜,这种事林涛怎么会和金教授多说?

摇了摇头,转而询问道:“你的身上没有什么异常吧?”

“没有!”

林涛点了点头:“那行吧,今天就完了,明天我再来。”

金教授迟疑的点了点头,也没多问。

而林涛则带着满腔重重心事,一路离开医院之后,满脑子都在想的董琳琳那事怎么办。

可是一直等到他回到医馆,也没想出个头绪。

“就这样吧,先解决楚江河那边的麻烦吧。”

唉声叹气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不到四点,但林涛已经开始放下手头一切工作,悠闲的给自己泡了一壶茶,慢慢等着殷老头所说的事情发生。

五点左右打电话?

手机屏幕上的数字在不断地变幻、挑动,林涛几乎每隔几分钟,就看一眼时间,可是等到六点半,楚江河的电话并没有打来。

这让林涛实在无法安耐心中的疑惑与焦急,拨通殷老头的电话询问道:“你不是楚江河会给我打电话吗?这个点了,怎么还没打?”

“没打?”

殷老头迟疑了十几秒后,声音低沉道:“你先别急,再等等,如果今天晚上他都不给你打电话的话,那可能是计划出了问题,我再准备第二套计划。”

“不是,你这到底是什么计划?”

“我说林涛你别急,你也知道,你那边突发状况,搞得我很被动,这是被迫无奈的仓促提前了计划,你要理解一下我的难处。”

“……”

殷老头这话,让林涛沉底无语。

嘴巴张了张,最终叹息一声,直接掐断了电话。

摸出一根香烟。

林涛百无聊赖的点燃。

深吸一口,正在静心感受着烟草带来的辛辣味道,结果刚刚扔下的手机,却响起来了来电铃声。

林涛目光动了动。

斜着眼瞥了一眼,下一刻,林涛把香烟仍回到烟灰缸中。

整个人打起精神,带着惊疑不定的目光,小心翼翼抓起手机。

本以为是殷老头还有什么吩咐没说完,结果,打来着通的电话的却是楚江河。

那么,楚江河找自己干什么?

按照殷老头上午所说的,请自己吃饭?

“喂!”

林涛按下接听按键,轻声道。

声筒对面立刻传来了楚江河沉稳的声音:“小林啊,你现在没有什么重要事吧?”

“有事?”

“是这样的,海城酒店你知道吧,鑫汇区那边的,我看看时间……你尽量七点左右赶过来吧,能来得及吧?”

林涛倾听着电话的脸上尽是迷茫之色:“是要干什么?”

“你晚上有事?”

“没,也没重要事,就是在捣鼓药材,想给梦雪弄点中药药膳补补身体……”

“不必了,我刚才还打电话问了一下,其实小雪也没大碍,就是上午情绪收到了刺激,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既然没事,你就尽快过来吧。”

“好!”

迟疑了一下,林涛说完,楚江河那边便挂断了电话。

“要不要问问殷老头?”

到目前为止,他始终不知道殷老头在搞什么鬼,但他能预感到,正在有一件自己所不知道的大事正在向自己逼近。

是什么?

林涛想了想,深吸一口气,连忙抓起自己的外套,强忍着询问殷老头的想法。

出门,打车!

没用半个小时,等到海城酒店门口的时候,林涛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还不到七点整。

一脸心事重重的刚踏入酒店大门,一旁沙发上休息的一道熟悉身影,看到他后立刻快步走上前来:“林先生,你来了。”

“哦,宋健啊,你也在?”

林涛好奇地询问着。

宋健轻笑着:“楚总让我在这里接待一下客人,没想到林先生来的这么快,这样,我带你去包厢吧。”

“不用,你直接告诉我包厢位置,别耽搁你接待客人。”

宋健闻言点着头道:“那也好,七楼四季包厢,林先生你要是找不到,可以问问酒店服务生。”

“行,你先忙!”

告别了宋健,林涛径直走向电梯。

三分钟。

仰头看了看包厢门口的牌子,林涛轻轻起敲响,而后屋内传出了楚江河的声音:“进来!”

推门而入。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并不宽敞,但却装修布置十分考究而径直的高档小型包厢。

楚江河正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坐在休息的长椅上,看到林涛,含笑点头:“过来坐吧。”

“恩!”

林涛点着头,走上前在楚江河屁股后面坐下来后,就准备迫不及待询问楚江河找自己来干什么。

结果楚江河却率先询问他道:“小林啊,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十二岁之前,在被你养父养母收养前,一直是在东郊一家公办的福利院长大的是吧?”

“……”

林涛眨着茫然的眼睛,迟疑地点了点头:“对,当年福利院条件紧张,发生严重大火后,政府迫于无奈,只能组织一场大规模认领活动,我也就是那时候被认领的。”

“那你的姓名?”

“我随身带着一块玉佩,上面有刻蚀了两个字,就是我的名字,这个还是福利院的人告诉我的,他们说这估计就是我原本的姓名,以后凭借这个名字,保不齐能够找到我的亲生父母。”

楚江河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可林涛却不得不问:“怎么突然问起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