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致命一击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百三十五章致命一击

听到命令。

那身材矮壮的中年人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朴素的衣衫,一张圆脸,加上一双小眼睛,看起来还挺和善。

可是那小眼睛里面的目光,却一丁点也不会让人感受到舒服。

“卢叶辉!”

眉头皱起,林涛沉声道。

“谁特么给你说话的资格了?”

看着卢叶辉瞬间调转枪口,满面不屑的望向自己。

林涛面色一怔,眉头紧皱:“我能问一句,卢剑臣是你什么人吗?”

此话一出。

卢叶辉脸上的不屑瞬间化为了错愕。

紧跟着,变成了嗤笑。

“我说那,还以为这徐泽胜怎么不找蒋生浑,反而找了个不知名的阿猫阿狗跑来,行啊,口气挺狂啊。”

说着,卢叶辉满面鄙夷道:“你想说什么?你认识我二叔,和他很熟,有交情?还是有过几面之缘……”

“没有,就是认识!”

“哦,就认识?”

点了点头,卢叶辉轻笑着:“特么听你的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我二叔认识几十年了,搞得一幅自己很熟的样子?”

“能听我把话说完吗?”

“行,说,你尽管说,我听着。”

卢叶辉一幅悉听尊便的模样,不过手上却娴熟的打了个响指,直接伸手指了指徐泽胜。

顷刻间,那已经站起来的黄伯。

整个人身形宛如离弦之箭。

一瞬间便让徐泽胜瞳孔骤然收缩,一种恐怖席卷心头。

可他是普通人,怎么可能躲过这致命一击?

甚至数米距离,几乎没有看到对方怎么冲过来,让他窒息的一阵破风声,已经直接笼罩他的脸颊。

死亡的恐惧,在这一刻彻底淹没了徐泽胜的理智。

他想大叫,想逃跑。

但身体却直接僵硬在了原地,动也动不了一下。

直到,啪的一声脆响。

自卢叶辉桌面上激射出来的咖啡杯,破碎在地面上,陶瓷碎片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宛如惊梦一场。

徐泽胜瞬间解脱开来,吓得浑身一软,几乎站都站不稳,但生存的本能,还是让他连忙下意识蹬蹬蹬后退。

与此同时,在他身侧,几乎擦身而过的那中年黄伯。

也是一幅狼狈至极的姿态,好似徐泽胜面前,有一块无形的巨石绊倒了他,让他猝不及防,踉跄自徐泽胜面前擦过后。

脚下宛如拌蒜一样,双手挣扎,竭力保持着身体平衡。

就像是醉汉似得,踉踉跄跄往前冲了数米,这才艰难站稳脚步。

随即脸色大变,目光如炬的怒吼道:“谁,是谁?”

他堂堂武道高手,自然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在袭击别人的时候脚下拌蒜。

那为什么突然失去了平衡?

尽管脚腕上火辣辣的疼,尽管徐泽胜就在他身前不到三米的方位。

但这黄伯此时却一脸怒火与惊恐。

几乎下意识转过头,望向咖啡桌上,那与卢叶辉相对而坐的林涛。

“……”

无声的沉默。

无声的恐怖。

定眼看着林涛桌面前那女子咖啡杯,已经消失不见,黄伯此时那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原本只是下意识的怀疑是为徐泽胜出头的林涛偷袭自己。

结果当真的看的林涛面前的咖啡杯砸中自己脚踝,让自己失去平衡之后。

反而一种难言的恐惧,开始在他心头泛起。

“有点意思!”

嘴角翘起,卢叶辉脸上闪过一抹惊疑不定。

开始用认真的目光,审视着自己对面那一脸平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林涛。

此时咖啡厅内其他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甚至侍者以为是谁的咖啡杯不小心摔了,可他卢叶辉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电光火石之间,几乎他都没看清林涛怎么出手,就直接用桌上咖啡杯,砸的黄伯身体失去平衡。

这意味着什么?

“身手不错,看来我倒是小瞧你了。”

赞赏的语气之中,卢叶辉满面阴冷的盯着林涛。

林涛摇头淡然道:“算不了什么,比起你爷爷卢升尘老前辈来,不值一提。”

“行啊,听你这口气,和我爷爷也挺熟是吧?”卢叶辉说着,眼底浮现出一抹怀疑之色。

不过不用他怀疑,林涛直接自己就摇头否认了:“不,我听过卢升尘老前辈的大名,却始终未曾谋面,这确实是个不小的遗憾。”

听到此言,卢叶辉紧皱的眉头顿时舒缓开来。

他与徐泽胜这事是什么?

说白了,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

林涛要真是认识他爷爷,那搞不好他还真拿徐泽胜没办法。

否则他爷爷卢升尘要是站出来,别说一个蒋生浑,十个蒋生浑也救不活徐泽胜。

还好,林涛并不认识他爷爷。

那这事在卢叶辉眼中就变得很简单了:“说吧,你想怎么办?”

“是这样的,我听说之前被徐泽胜打伤的那个女孩,其实也不是你的女朋友一类,就是一个最近刚刚认识的异性朋友,没必要为了这个朋友,搞得一幅腥风血雨。”

有的谈就好。

看到卢叶辉愿意与自己坐下来谈,林涛很高兴道:“这事你就别管了,反正徐泽胜他爸也答应赔钱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和你二叔卢剑臣来处理,你看如何?”

“不如何!”

轻哼一声,卢叶辉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不急不缓喝了一口,在林涛错愕的表情中,冷冷道:“十个亿赔偿,外加徐泽胜一条胳膊,这个条件不可能更改。”

“你……”

“有能耐,你把我爷爷叫出来啊。”

听着卢叶辉的讽刺,林涛的好心情彻底被破坏了。

之前他在徐朝德面前耍了一回流氓,结果天道好轮回,转头卢叶辉就在他面前开始耍流氓了。

这不扯淡吗?

别说他根本不认识卢升尘,就是认识又能如何?

没多大交情,卢升尘来了,那也是为自己孙子出头。

所以卢叶辉这态度很明显。

没办法,我爷爷就是这么牛逼。

“和我耍流氓是吧?”

林涛沉默一下,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

对此,卢叶辉的回复是摊开双手,一幅你能奈何小爷我。

那姿态要多欠抽就有多欠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