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一文不值

“徐公子,别来无恙啊。”

韩家族长韩衍生已经缓步走下了舞台,径直穿过晚宴的人群,像带着一大批少说四五十人规模的徐泽胜走了过去。

听到这声问候。

一身白色英伦范西装,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徐泽胜轻笑道:“韩老,今日你大寿,来得有些晚了,还望见谅。”

“哪里话,徐公子来者即是客,而且是最尊贵的客人。”

韩老好似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笑呵呵地说着侧身邀请道:“既然徐公子来了,那就赶紧入座吧。”

这份气度,着实让人感慨不已。

可问题现在的场面,哪怕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徐泽胜来者不善,人家怎么可能遂了韩衍生的意思?

“入座不急。”

轻轻摆了摆手,徐泽胜直接打了个响指。

身后保镖,很快直接弯腰送上一个精美的礼盒。

韩衍生一脸忍俊不禁的客气道:“徐公子这就太客气了。”

“祝寿哪能没有一点心意?”

笑着摇了摇头,徐泽胜双手插兜,一脸风轻云淡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珍贵之物,霍雄霍老先生的一份《兰亭序》。”

“霍老先生手笔?”

笑容一僵。

韩衍生满面惊讶之色道:“这,这太贵重了。”

“不,小意思,字画这东西,说值钱,也值钱,说不值钱,那既不能吃,也不能喝,一文不值,一直听闻韩老对字画颇有研究,这不,为了赶来赴宴,特地淘了一份,甚至险些错过晚宴,还望韩老莫怪。”

听闻这一老一少的交谈内容。

整个晚宴现场,已经开始低声嗡嗡了起来。

甚至包括董琳琳也好奇的竖起耳朵问道:“霍雄是哪位书法大师,你听说过吗?”

“书法是很厉害,不过他本人更拳头更厉害。”

林涛无所谓的笑了笑。

见董琳琳那一脸茫然,也不多做解释。

霍雄的书法真迹这东西,简而言之就是懂得人,自然懂,不懂的人,一文不值。

显然,韩衍生是懂行的。

所以这一时间闹的他还有些迟疑不定。

“徐公子有这份心意,老朽已然感激不尽。”

韩衍生拿捏不定的敷衍一句。

徐泽胜连连摆手:“宝剑赠英雄,哪有什么感激不感激的,这东西对我而言,就和天书一样,但对于韩老可就不是这样了。”

“老朽先谢过了!”

“哈哈!”

徐泽胜轻笑一声。

这一幕,让韩衍生心中一沉,低声道:“徐公子,既然你如此有心,那这份礼物,老朽就先违心收入手中。”

“这才对嘛!”

“什么也不说了,徐公子,赶紧入座吧。”

这是韩衍生第二次邀请徐泽胜赶紧入座了。

不过不同于先前。

正所谓江湖规矩,先礼后兵。

现在礼节做足了,自然就该掏出兵器,图穷匕见了。

只见徐泽胜轻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着急开口。

韩衍生不得不微微蹙眉,低声道:“徐公子?”

“韩老,有一件事,你可得为我评评理,今天我带着满满的诚意来给您祝寿,可你们韩家这些晚辈却太不识趣了。”

说着,徐泽胜不急不缓的挑起眉头,一脸鄙夷的望向身侧一脸讪然的韩副会长:“就这家伙,非得说什么不准我这帮兄弟进入晚宴现场,这是看不起谁啊?”

“小韩做的确实不对……”“何止是不对,韩老,你要知道,这帮兄弟那是和我徐泽胜出生入死,比亲兄弟还要亲,没有他们忠心耿耿,誓死保卫,我徐泽胜早就不知道被仇家干掉多少回了,结果你们韩家人非得说,这是一帮属下,不能进入晚宴现场,更不能上主桌……”“这个确实需要徐公子多做担待。”

韩衍生无奈一笑,伸手指着那张二十人座位的主桌道:“徐公子你也看到了,地方就这么大,你这帮兄弟,实在是坐不下。”

“韩老这不是寒碜人?”

“……”“我徐泽胜是来祝寿的,可不是来找茬的。”

仰起头,轻哼一声,徐泽胜转身指了指主桌之外的其他桌子:“你看看,这么大地方,怎么能坐不下我这四五十号兄弟?”

是了,这么大地方当然能坐下他四五十号兄弟。

但原本坐在这里的其他人怎么办?

全部轰走吗?

“徐少,今天家父大寿,有什么事,咱们回头再谈如何?”

韩衍生对于这么一幕没有急着开口,反倒是韩栋壬的大哥占了出来,冷声责问。

徐泽胜眼皮一翻,满面冷色道:“回头谈?

那我这一帮兄弟从天京赶过来,意思是连晚饭都不能吃了?”

话落。

徐泽胜冷哼一声,直接把目光望向韩衍生。

他知道,真正能做主的只有韩衍生。

而韩衍生也没让他失望。

几乎只有短短几秒,一个小年轻,小跑上来,恭敬递给韩衍生一份档案袋。

对此,韩衍生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直接示意给徐泽胜:“这是金江航运百分之十二的股份。”

声音很低,几乎除了围在人群之中的其他人,没有几个人能听到。

但徐泽胜对此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百分之十二可不够!”

“别太过分了!”

韩栋壬的大哥再度跳了出来。

父亲韩衍生连忙挥手阻止了他在继续说什么,转而质问徐泽胜:“徐公子不妨直接说一下,你要什么?”

“其实也不多要,金江航运百分之十八的股份就够。”

听闻此话,韩衍生眼帘轻轻掀起,直接摆手吩咐道:“那徐公子你还是把这《兰亭序》拿回家,自己慢慢欣赏的好。”

“果真?”

徐泽胜双眼眯起,一脸不善道。

韩衍生也不是个善茬,直接一挥衣袖,冷声吩咐道:“今天这里坐不下了,送客吧。”

徐泽胜是猖狂。

但韩衍生岂是善茬?

转身直接大步流星的走向主桌,根本不甩徐泽胜。

这一招,反而让徐泽胜给晾在了原地。

怎么办?

难道在这种环境下和韩家人动手?

徐泽胜目光紧眯,略作迟疑,直接手下左右道:“韩老是长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