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猫腻

先是以伪造车祸,逼停楚江河的车,随后把楚江河打晕,仍在路边。

这帮家伙很有作案经验,他们不但把楚江河的车子给抢走了,连楚江河的衣服都给扒光了。

一直等到晚上晨跑的时候,才有人偶然发现了光溜溜躺在路边草丛里,满头是血的楚江河。

但在当时,楚江河被送到医院之后,既没有手机,也没有身份证。

警方这一下也傻眼了。

根本无从断定楚江河的身份。

直到第二天早上,一直联系不到楚江河的金玲玲,在林涛赶赴中海的时候,她回到家,找了一圈人,没有找到之后,连忙报警。

这一下,总算是找到了。

于是这两天,金玲玲实际上并不是消失,而是在市立医院这边照顾楚江河。

“伤的挺重的?”

听完秘书小郑一通讲解。

林涛忍不住起身,关切的看了一眼病房内正在熟睡中的楚江河。

小郑连忙摇头:“伤的其实并不重,只是被丢弃在路边耽误了紧急治疗,一直到今天下午,人才总算是醒了过来。”

“这样啊。”

林涛忍不住一脸庆幸。

当然,心底林涛比谁都明白,这根本就是在扯淡。

楚江河这被歹徒袭击,也太寸了吧?

鬼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心中想着,林涛坐在塑料椅上,打开手机,掏出耳机,若无其事的点开,倾听着楚梦雪病房内的动静。

很可惜,听了大半天,除了金玲玲的唉声叹气,什么都没有。

楚梦雪好像就从来没有醒过来一样,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林涛摇了摇头,摘下耳机:“楚江河既然已经醒来了,那么接下来,差不多也就该风平浪静了。”

事实证明,林涛的判断是正确的。

接下来,一连三日,再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除了楚江河的恢复比较好,甚至已经能坐起来吃饭。

除此之外,便是林涛心心念念的庆哥。

但这家伙好像是从失去理智的暴怒之中逐渐清醒过来一样,连续三天,根本没有再主动联系林涛。

这让林涛的内心失落不已。

终于,在几家医院两头奔波的第三天早上,陆一鸣打来了电话。

“林先生若是有空的话,咱们今天上午就可以草签融资协议。”

听着电话里陆一鸣的声音,林涛连忙道:“那好啊,你还在酒店是吧,我现在就过去。”

说罢,林涛收起手机。

离开医院乘车来到陆一鸣所在的酒店。

这一次没有在咖啡厅见面,直接来到了酒店顶层的豪华总统套房,陆一鸣客气的邀请林涛落座之后,便吩咐秘书,递来了一份草签协议。

认真翻看两下之后,林涛忍不住抬头道:“按照协议内容,博雅化妆品你的估值是七个亿,需要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陆一鸣端着咖啡杯,轻轻点头:“这是核心条款,只要林先生同意,其他的东西都是可以商量的。”

“不,你的估值多一亿,少一亿,说实话,陆总你的融资我还真不在乎,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那是我的底线。”

说着,林涛直接随手把文件扔在茶几上。

一副若是陆一鸣不答应,咱们就没得谈的姿态。

陆一鸣轻笑着,略作犹豫后开口道:“我大概能猜到林先生是想要什么。”

“那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陆一鸣在林涛注视之下,轻轻点头:“当然同意,不过这样一来的话,我必须具备一项权利。”

林涛没有开口,直接示意陆一鸣说。

对此,陆一鸣也没有任何隐瞒,坦诚的表示道:“公司CEO必需由我来钦点。”

“看来陆总是不相信我对于公司的管理能力。”

林涛笑着点了点头:“行,没问题,甚至我可以直接说,本来我就希望这个CEO,由陆总你亲自来安排,我对于职业经理人,一无所知,肯定不可能选出比你更好的。”

“问题就在这里。”

陆一鸣放下手中咖啡杯,一脸认真道:“江林我来的不多,在这里,朋友什么也不是很多,所以我有两个方案,你可以听一下。”

“洗耳恭听。”

“第一个方案是直接把博雅化妆品迁移到中海,或者燕京那种大城市,这对于博雅化妆品发展有利。”

说着,陆一鸣声音微微停顿,认真地看着林涛。

不出所料,林涛直接摇头:“不行。”

“从董小姐哪里得到的消息来看,我估计也就不行。”

陆一鸣莞尔一笑,毫不介意道:“第二个方案,是由董小姐来担任博雅化妆品公司的CEO。”

“这……有什么区别吗?”

林涛茫然的眨着延静,看着陆一鸣。

他感觉有坑。

这小子绝对是在给自己挖坑。

让董琳琳来当CEO?

“实不相瞒,我对于董小姐本身的能力非常信赖,而且她的管理才能和人脉等等,对于处于起始阶段的博雅化妆品百利而无一害。”

陆一鸣这话,林涛非常赞同。

开玩笑,前国有银行行长,董琳琳没有能力管理这么一家小公司?

“对于这点,陆总你尽管可以放心,我与董琳琳还是很熟的,说实话,非常信赖她……”略作停顿,林涛表示自己举双手赞同:“只是陆总你可能不知道,董小姐现在对于博雅化妆品不感兴趣,这个可能需要陆总亲自去劝说。”

“这就是问题所在。”

“你的意思是?”

陆一鸣无语的耸了耸肩膀:“我和董小姐谈过了,费尽口舌,可她就是对博雅不感兴趣。”

“然后?”

“然后我就想到了林先生。”

“……”林涛一脸蒙圈。

陆一鸣不急不缓解释道:“林先生应该知道,对于我们青禾资本这种做风险投资的公司而言,是否掌握一家控股权而言,并不是核心重点。”

“那你们的重点是什么?”

“赚钱!”

打了一个响指,陆一鸣坐起身,一脸郑重道:“对于控制一家公司,我们更是没有丝毫兴趣,我们所追求的是,投资出去的钱,能不能得到相应的回报收益。”